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48章 禽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在贺思言面前,顿了顿,贺思言是他一手养大,就像是他的所有物。

    他可以不要,但却容不得别人觊觎。

    站在贺思言面前,伸出了一只手。

    邀请舞蹈的动作。

    白衣也说不清自己此时为什么做出了这个动作。

    大概是看不得谢岱齐得意的扶着老婆慢慢起舞,也可能是看到贺思言身旁环绕的男人太多有些不舒服吧。

    贺思言是他一手带大,他不要,可以,但旁人觊觎,就像偷他的东西一般。

    贺思言是个油盐不进的,总算有人突破防守打开了话题,正说到怎样把死尸演的逼真,白衣就伸出了一只手在她面前。

    那只白皙的手掌很是修长,犹如上天雕琢的最完美物品一般。

    曾经,无数个夜里她都想牵着那只手出去散步聊天,却从未有过机会。

    贺思言手里正抓着把葵花籽,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正嗑的咔擦咔擦响。

    白衣骄傲,不可能低头,本来应该躬身伸手邀请的动作也带了几分高高在上。

    周围人见到周氏的掌权人竟是邀请贺思言,内心都稍微惊了一惊,内心对贺思言也多了几分忌惮。好些算计这贺思言这副皮囊的,纷纷歇了心思。

    贺思言抿了抿唇,看着白衣。白衣依然那邀请她跳舞的动作。

    对视一眼,默默从兜里掏出了一把瓜子,恋恋不舍的放在了白衣手上。

    “没有了,只有这么多了,我是藏在帽子里带进来的。”这瓜子是卤制的,味道很好。眼神再次看了眼瓜子,这才转身离开。

    白衣摊开的手掌放着一把瓜子,那股味道极香,他几乎能闻见手掌上散发出来的味道。

    “噗……”注孤生,注孤生啊!!

    舒沅一口红酒差点喷了出来,眼睁睁看着那单身王老五朝着贺思言伸手邀请跳舞,贺思言掏了一把瓜子给他,居然还一脸舍不得。

    “这……这……咳咳,咳咳……这特么,也能嫁的出去!”舒沅笑的喘不过气来,几乎要咳死在当场。娱乐圈怎么会进来这个奇葩。

    白衣似乎也是没想到她居然来了这么个神操作,感觉到周围噗嗤噗嗤的笑声,正想发怒。

    便见周言词也捧着肚子别提多开心了。

    顿时散了怒气。

    “能搏你一笑,倒是好的了。”白衣轻声道,随即便移开了眸子。

    手掌握着一把瓜子,环视找了一圈垃圾桶,见也没有侍从过来,鬼使神差的,竟是拿起一颗磕了起来。

    只吃了一颗,便挑起了眉毛。

    这味道竟是该死的不错。

    随意靠在墙头,不少过往的女人都偷着斜眼看他,诺大的商业帝国,竟然是这么年轻的掌权人。

    简直是散发着万丈光芒的王老五啊。一个个过去过来都想往他身上凑。

    可他……

    专注的剥着瓜子,本来还慢悠悠的剥着,吃了两颗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慢。

    还真是,神一般的人儿。

    周言词慢悠悠的跳了两曲便去了甜点区坐着,拿了几个点心看了眼远处的柯老师,不由压低嗓音道:“我竟是不知三宝的老师,柯老师,居然是个钻石王老五。还是周氏企业的掌权人,这么厉害的人物去当幼儿园老师!莫不是,莫不是有什么缘由……”周言词瞪大了眼睛。

    老实说,第一次看到柯老师竟是周氏企业的掌权人时,她是惊讶的。

    难怪会在周家那处古宅遇见他。原来是主人。

    谢岱齐一听她在琢磨白衣当幼儿园老师的缘由便紧张了一下,难道她知道白衣是冲着她来的了?是因为她才潜伏在三胞胎身边?

    “我知道了,我听说有些有钱人家都有怪癖。天啊,他不会……不会是个恋童癖吧?”周言词猛地捂住嘴巴,想起柯老师那次呵斥自己,她便心头发麻。

    想起柯老师曾经还来家访,天啊,不会是看中二宝三宝了吧?故意来看看咱们的家庭如何,好估摸着要不要对她们下手!

    周言词分析出来的时候,谢岱齐是懵逼的。

    只傻傻呆呆的看着她,看着她两句话就把白衣给钉死在猥琐总裁的位置上。

    磕着瓜子的白衣,只觉得后背一凉,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呢。

    “我就说,他一个大忙人怎么来当幼儿园老师,只怕真是个衣冠禽兽。不行不行,下次我要给三宝说一声,一定要多注意些,防着点。不能让他害了孩子们。”周言词眉心紧皱,俨然看着白衣的眼神都变了。

    至于八千万买自己手中红绳,那红绳当初是三宝帮她做的啊。

    周言词脑回路弯了十万八千里,可怜的白衣还以为自己刷足了好感,这会正美着呢。

    “嗯嗯,长得好看的都不是好东西,真的,我除外。”谢岱齐点着头一脸赞同,除我之外皆情敌。

    “特别是那种总爱穿着一身白,板着脸,自以为很帅很酷那种人。实际上内心不知道怎么龌龊呢,我给你说啊,知人知面不知心。”谢岱齐碎碎念,为毛媳妇胖了显得更加可爱呢?这些该死的人能不能不要再看我媳妇!!

    谢岱齐就差没明说白衣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周言词深以为然。

    两口子缩在角落叽叽咕咕,肚子里孩子拱来拱去玩的格外欢快,一家三口成了个小团体,在这晚会中竟是少有的清流。

    白衣磕完瓜子,眼神不自觉的看向笑容柔和的周言词。

    这样的她,几世过去,他都不曾见过。

    曾经,他离她最近的一世,她穿着红嫁衣,近在咫尺,挑了红盖头,含羞带怯的她看着自己。那双眼睛动人又美丽,他轮回几世都无法忘却。

    犹记得她笑着对自己说:“我想,吃一碗汤圆。”说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红润诱惑的红唇轻启,让他几乎卸下所有心防。

    别说一碗汤圆,便是一碗毒药,他都能一口干了。

    内心的满足,至今都还在。

    那句话,至今也还在耳边回响。

    如今时间能够倒流,他真的很想对她说,不!我不吃!!!

    新房噎死,这是他人生中最憋屈的日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