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47章 白衣吃瘪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临时将身上的红毛衣拆了。

    她一个人坐在那里将毛衣扯的噗嗤噗嗤响,三两下就打了个结,让人给如今的余老太太送去。一姐给她面子,但她不能坑一姐吧。

    反正有个二傻子,人傻钱多,卖给他好了。

    谢岱齐突然笑了,为什么自己要跟二傻子计较呢。横竖都是二。

    “给了给了,给了余老太太三个,给了小嘟嘟三个。对了,我连王大龙他老婆都给了一个呢。”舒沅偷偷回来坐着,自己也拿了一个。

    周言词定定的点头,看着台上那条红绳以八千万成交。

    白衣内心的窃喜还未升上来,突然就破灭了,被人重重的浇了盆冰水。

    此时直播上已经满屏幕的惊叹号,所有人都在惊叹,一条红绳竟是买了八千万。

    突然,一条评论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你们发现了吗?余氏和王大龙突然停了竞拍……”

    “不止停了竞拍,他们的手上……”

    “好像都多了一条红绳子……好像,还不止一条……”

    弹幕突然全都空白了一瞬间,此时恰好有镜头拉近,众人全都瞪大了眼睛细看。

    只发现余氏老太太手上拿了好几条,珍宝一般戴着,余氏小公子也有三条。王大龙旁边的媳妇也有。

    “卧槽,也就是说,只有那人周家破了八千万买了根绳子。还是旧的……”弹幕上红色加粗的大字。

    “这一刻,我突然好同情那努力坐直了身子,面无表情的周氏掌权人!!”

    “同情+1……”

    “同情+身份证号……”

    黑衣老者周望断这托盘将红绳躬身递给白衣,白衣看着那红绳,紧抿着薄唇。不知道为毛,众人从他背影上感觉到淡淡的忧桑和蛋疼。

    八千万买了条红绳,这不算杯具,悲剧的是人家转身就人人送了一堆,就他没有……

    尴尬不尴尬……

    白衣板着脸将手抬起来,让周望将红绳系在手间。

    系了半天没系好,周望僵了僵,抬头看向有些不耐的白衣“主子,您手腕粗了些。”

    手腕粗了些………………

    “噗……”旁边嘟嘟差点笑出声,这才笑眯眯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叔叔,你胖了些。”

    白衣紧紧握着红绳,活了无数岁的老脸皮都感觉有点烧。

    直到晚会结束,谢岱齐夫妇已经是个人捐款最多的代表。

    为了给肚里孩子做个榜样,谢岱齐又另外加了两千万凑了个一亿。

    现场有人对他做了调查,这些年他所建造的学校超百所,他所资助的退伍老兵上千人,还有许多贫困学子。

    他所产生的能量和付出的金钱无法估量。

    现场的掌声雷动,谢岱齐隐隐瞄了眼媳妇的肚子,小兔崽子,看着。你爹始终是你爹,就不信教不回来了!

    肚子略微一鼓,似乎在回应什么。

    谢岱齐上台讲话,看着底下闪光灯咔擦咔擦响,白衣木着一张脸看着他。

    举了举手腕间的红绳。眉宇间有几分得意的笑。

    “很感谢这位好心人士的帮助,我代替妻子和山区的孩子们谢谢你。我们的孩子马上出生了,想来也会感谢这位好心人。让我们把掌声送给好人。”谢岱齐亲自给他发了张好人卡。

    白衣…………呵呵,去你妈的。

    随后便是来参加的歌舞表演,俞成林也报了个合唱,此时脸上极其难看,颇有几分下不来台。

    “你们这简直太豪了,一个亿啊,天啊,我出道多少年都挣不到一个亿……”舒沅知道这里记者多,虽然她有一个亿但也不敢说。但讲真,一个亿,她也得奋斗不少年头了。

    天后又怎么样,在那些权势人家的圈子里,不过是个助兴的戏子。

    俞成林脸上青一块白一块,一个亿,他出道这么多年赚都没赚到一个亿。

    周言词莞尔“善心不论大小,都是好事,只要肯捐,那就值得尊重。一个亿,与五十万八十万又有什么区别。”虽然不知都为着什么样的目的捐款,但好在受助的都是可怜人。只要捐款,那都是好事。

    舒沅一愣,随即释然道“倒是我看不破了。”

    俞成林低着头,看了眼谢岱齐,突然发现他争来争去,对方全然没放在眼里。是真的不放在心上。

    两个人的高度早已不在一个层次。

    随后便是宴会。

    宴会上竟然也请了贺思言,据说本来是不够资格的,但她捐了大笔捐款,让不少人侧目,都在猜测她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金主。

    许多看中她那张脸的,都不敢多加骚扰了。

    倒是她,竟是越长越不像周言词了。

    似乎是为了避免自己作为替代品,几乎避开了与周言词相似的所有点。

    白衣远远的,第一眼便看到了贺思言。

    “柯总你也看中了那女孩是吧?这是最近新冒出头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后台,我示意了几次她都没接招。你要是喜欢,我帮你弄来?”旁边几次想要搭讪白衣的大腹便便男人,见着贺思言眼神一亮道。

    “不过这女人有点不太吉利。一出道就是演尸体,什么自杀的,落水的,毒死的,摔死的,十八般死法全都死过一般。而且极其逼真,甚至还有人上去看过,连呼吸和心跳都弱得很。”胖男人吞了吞口水,但做他们这一行又有点忌讳。

    周望看了眼主子,发现主子明显的心情更加差了。

    “你是杨氏企业的吧?你们公司我记得,每年都有周氏的投资吧?”白衣神色冷淡的看了口。

    胖男人一愣,随即狂喜道“对对对,难得柯总能记得,我们今年申请新投资项目还请……”话还未说完,白衣便朝着周望看去。

    “抽离所有杨氏企业的资金。天亮以前我要看到他们破产。”说完,沉着脸便走向了贺思言。

    柯总身后传来哭天抢地的声音,却被人拖了出去。

    有好几个女人试探着朝他伸出手,打算跳一支舞,都被无视,一双眼睛扫过,那些女人全都浑身发凉。

    站在贺思言面前,顿了顿,贺思言是他一手养大,就像是他的所有物。

    他可以不要,但却容不得别人觊觎。

    站在贺思言面前,伸出了一只手。

    邀请舞蹈的动作。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