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40章 周无痕造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岱齐认命了。

    多了个来讨债的儿子,谁让自己曾经断绝了他来做人的机会呢。

    周言词从床上起来时,就看到谢岱齐一脸绝望的表情。

    那表情,是认了命的无奈。

    “你怎么了?昨晚我又做梦了,梦见自己身处鸟语花香的世界,有个白白胖胖的孩子甜甜的叫我母亲母亲。我还梦到自己出门就捡到好多钱呢,脚下一踩就是钱,可幸福了。”周言词说着便换了衣裳,跟谢岱齐一起下了楼。

    底下三胞胎正吃着早饭,勉勉强强煎了个心形的鸡蛋,还有一碗香菇肉丝面。正冒着腾腾热气,还撒了几分葱花。

    “你是不是把妈妈养的草吃了?”二宝端着盆光秃秃的树枝跑出来,问着大宝。

    “家里忘了买青菜,就把妈妈那盆花借用了一下。你不是说好吃吗?”大宝踩着凳子炒了个小菜,那味道简直香喷喷的。其中还有许多气运夹杂,一看便是周言词平日里很是滋养了一番。

    三个孩子吃的满嘴是油,说起来,自从爸妈醒了后,他们便是靠着坚强的生命力活着了啊。

    特别是大宝,这生存技能已经全部点满。

    等两个无良的爹妈出来时,三个孩子已经一人一个苹果准备出门了。

    “苹果洗洗。”周言词见三人要出门便说了一句。

    大宝二宝正想说时间来不及了,便见三宝猛地喝了一大口水便跑了“我已经先把水喝下去了,等下在肚子里一起洗。”

    大宝二宝一愣顿时端起杯子便是一大口“妈妈我们跟妹妹一样。”

    “这熊孩子……”周言词被她几人这神操作唬的直咋舌,待吃完饭才看到电视新闻。

    “你还记得那周氏集团吧?在国外融资上市那个?突然传出消息他们以天价收购了目前发现的好几座金身……”谢岱齐看着电视播报的新闻道。

    “插播一条消息,在京郊发现两具尸体骸骨,已经化作白骨还有一身衣服,请家中有人失踪的前来认领。”屏幕中担架上有人抬着走过。

    周言词看到那白骨唬的坐直了身子。

    “怎么可能……”周言词面露惊异。

    她因为身负能力,对这世间许多奇异之事都有涉猎。自然也知晓曾经显赫一时的借命之法。

    但这法子极其损阴德,但凡被正道知晓都会被诛杀。

    如今竟是又出现了在京中。

    谢岱齐同样面色幽深,时间会改变一切,同样也能将一个人变成恶魔。

    “我去一趟五福村。”周言词拿起衣服,已经一刻都不愿意等。

    乌骨鸡这段时间长得越发圆滚滚,走起路来都是摇摇晃晃,真不知她如何能用那小翅膀飞起来。

    乖乖巧巧站在周言词身后,周言词都不曾发现,自从她传出怀孕开始,大鸾俨然压抑住了所有本性,俨然将自己当成了一只鸡般乖巧。

    谢岱齐看了眼她的肚子,既然长生为投奔她而来,自然不会轻易离开。

    “我马上订票。”

    当夜,两人就连夜去了五福村。如今五福村已经管理极为严格,进去需要超高的票价也就罢了,似乎那气息也不同了。

    周围人都神色匆匆,朝着那金身而去。

    金身外此时已经汇聚了许多人,甚至还有许多人隐隐有些狂躁。

    “金身不能毁,谁给你们的权利敢毁坏金身,这是保佑我们的金身。”

    “就是,谁告诉你们金身是邪恶的,你们敢摧毁金身,上天一定会报应你们!”底下人群情激愤,周无痕站在那金身前,身后黑衣人给他打着伞。

    仰头望着金身,周家世世代代那张画,定然是你吧。

    周无痕知晓那张画对白衣的重要,只怕这金身毁了,他更是痛不欲生吧?

    周无痕红着眼,双手颤抖。

    他的儿子,他养在外头的儿子,死了。

    他已经这般年纪,不会再有后代了。唯一的儿子,死了。

    他将周氏集团都快转移空了,等他欢欢喜喜回家时,却发现唯一的儿子竟然惨死家中。那惨剧,几乎快让他站不住脚。

    “溶金身!”周无痕一身令下,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人将那些化学物品全部倒在金身上。

    “哈,我偏要毁了你最心爱的宝贝。我要让你,生不如死!”你这个老妖怪,你就是个老妖怪!周无痕红着眼,横竖已经架空了周氏集团,他不觉得自己会输给白衣。

    周言词站在人群中,看着周无痕亲自点了一把火朝着金身扔去。

    此时远在京城的白衣一张脸冷到铁青。

    几乎是一阵残影到了周雨霖的屋中。

    此时周雨霖正盘算着将周氏落入囊中后自己该如何是好,想到自己将来便是首富独女,整个人都是心情亢奋的。

    “谁?”声音一落,屋中的灯便灭了。

    白衣出现在她房中时,几乎没有一丝血色,就跟个死人一般。在月色下,周雨霖生生打了个寒颤。

    “从未想到,养狗多年竟是被狗咬了。”白衣冷冰冰的看不到一丝人气儿。

    “家主哥哥,你说什么呢,你是不是想通想要雨霖了?”灯灭的一瞬间周雨霖惊了一下,但见到是白衣整个人都热络了。

    所有产权都变成了父亲,便是家主,她也敢肖想了。

    “自不量力!真不知是谁给你们的错觉!”白衣只一个闪身便出现在她跟前。

    等她发觉身上一凉时,左右手臂已经被齐齐砍断。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生不如死。他能挑战我,不代表你们这些蝼蚁也可以!”白衣神色淡淡,眼睁睁看着被割了舌头的周雨霖在地上挣扎。

    我会让你们都活着的,活着见见我的手段。

    白衣想到金身被毁便心中剧痛,那是他唯一的念想了。

    此时的现场,那火却无论如何也点不燃。甚至还有人浇了汽油,甚至连个火星都没冒出来。

    周无痕身上已经带了细细密密的汗,怎么可能,那些化学物品几乎能将一切烧毁,怎会连点都点不燃?

    周无痕心中咚咚直跳,周言词站在人群中摸着肚子神色莫名。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