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39章 胎儿也是有脾气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那天晚上,白衣静静在月色下站了一夜。

    他再一次感受到了来自上天深深的恶意。

    曾经他以为,以为谢岱齐是跟他一样被上天舍弃的可怜虫,都是不被宠爱不被看上的倒霉鬼。直到=……

    直到他跟言言结了婚在一起后,所有的一起都顺遂起来,他才明白!!

    妈的,对于谢岱齐那是准女婿一般的考核,也是为了不让旁人染指的手段。只有遇到言言,他才能一生无忧。在这之前,还得保持初心不变,身心都干净。

    而他,一开始就是没被看上眼的那一个。不论哪一世,身边美人环绕,给他的环境和条件都容易让人迷失。

    白衣不觉得是自己内心不够坚定,只觉得是老天爷故意整他。

    “哈,你不让我如意,我也偏要让你心难安。你非要凑合他们,我就偏要拆散他们!”白衣站在湖边,月色下湖里没有半分涟漪,仿佛一切都被禁锢住了一般。

    “我倒要看看,跟她在一起,能不能改了我的运!我倒要看看,你能将我如何!”白衣眼神有几分执拗。

    不远处贺思言看着他的背影,心中说不清什么感觉。

    有失落,也有淡然,主子对心中挚爱已经成了灭不掉的执拗。她早该知晓的。

    主子这么多年也从未掩饰,自己只是个替身,只是她不在身边时打发时间的玩具罢了。

    若是以前的贺思言,大概会觉得连生的意义都没有了吧。

    贺思言打了个哈欠,没有了真爱,还有美食美景美人啊,昨晚厨房卤的鸡jiojio就挺好吃。算了算了,真爱就先放着吧,吃俩猪脚心头也高兴些。

    贺思言走到湖边的脚步就顿住了,转头往厨房去了。

    湖边的白衣直到她离开到了拐角处,才转头看了一眼,紧抿着唇,双手紧紧握在栏杆上。

    将那栏杆捏的粉碎。

    这下好了,连贺思言这个代替品都没了!

    白衣整夜无眠。

    此时谢岱齐一家子却是欢欢喜喜吃了顿火锅。

    谢岱齐早早便买好了只鸡熬了清汤,又用牛油熬制了辣汤,直接做了鸳鸯锅。他和三胞胎要吃辣,周言词怀孕要清淡一些。

    “多多放肉,多多放肉,我觉得他想吃肉,真的。自从怀了孕,你瞧瞧我都胖了多少,每天吃完又在吃,嘴巴都没停过。”周言词惆怅的看着面前那火锅,冒着热腾腾的火气,正咕咚咕咚往外冒泡呢。

    即使嘴里这么说着,手上的筷子可没停过。

    “肚子里这孩子说他想吃卤鸡翅。我觉得他以后肯定爱吃肉。”周言词摇着头。

    三宝咬着筷子呐呐道“不可能吧,他,他不是吃素的吗?”

    妈,你别带坏他。

    周言词吧唧一口,连皮带肉咬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怀着这一胎我感觉格外安心,好像,他生来就是我儿子的。没错,就是儿子。”周言词没说的是,每天晚上梦中,都有个奶娃娃甜甜的叫着她娘亲,娘亲。

    谢岱齐噎了一下,儿子。

    他还以为是个小棉袄呢。

    “弟弟叫什么名字啊?”大宝瞪着大眼睛很兴奋,以后就有弟弟一起保护爸爸妈妈啦。

    “叫长生,他,他叫长生。谢长生。”周言词举起筷子,脸上通红发烫,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哐当……”谢岱齐手中的筷子直直落下,手还僵硬在半空中。呐呐的看着周言词。

    长生,长生,他曾经在幻境有个孩儿,叫顾长生。后来,为了追求大道,将孩子一剑斩了破心境。

    他哪里知道,本来幻境是没有那孩子的。

    只是为了挽救他和黑丫头的姻缘,这才有了顾长生。只可惜,追求大道的顾云澜,依然毫不犹豫的破了幻境。

    “我这几日经常做梦,梦到孩子左胸有个伤口,好像被一剑穿透。到时候生了正好看看准不准。”周言词轻声道,抚着肚子,肚子正好鼓起,让她惊喜极了。

    谢岱齐心神剧震,看着她的肚子失言。呆呆的望着。

    幻境中的那个孩子,其实,一直是他的心病。他总觉得,自己是亲自斩了那孩子一次的。

    如今想来,只怕当时本该是有父子缘的。

    谢岱齐有些失魂落魄,吃饭时都显得心不在焉。好几次肉都差点塞到了鼻子里。

    一直到晚上收拾完东西爬上床,谢岱齐内心都无法平息。

    晚上入梦。

    “人家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儿子是父亲上辈子的债主。我今生是来像你讨债的哦。”一整晚谢岱齐都在做噩梦,梦到那熊孩子满身是血的看着他,叫他爸爸,一会又叫他爹爹。

    周言词轻轻叹了口气,开了盏小夜灯,轻轻将手附在谢岱齐额头上。

    他额头上已经布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对于他的情绪,她能感知到一些。大概也能猜想是那道亲自斩了幻境中孩子的心病。

    “睡吧,既然投生在我腹中,将来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来偿还。”周言词轻轻在他身上拍,一道道气运叠加在他身上,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其中。

    没多时,呼吸才渐渐平缓一些。

    第二天一早,谢岱齐便发现自己浑身精力充沛,便知是媳妇又帮你自己了。

    在她脸上浅浅一吻“何德何能,能娶你为妻。便是再追你千百世,依然甘之如饴。”那双冷眸变得温柔,柔的似水一般。

    将手附在她肚子上,谢岱齐轻轻靠在肚腹上,轻声道“我知你恨我当初夺去你出世机会,但我会用余生好好偿还。我也不知你有多么强大的能力,你只是我的孩子。父亲亏欠于你,将来,会用尽一身补偿。”

    谢岱齐刚一说完,便感觉脸上被重重的踹了一下。

    摸了摸脸,竟然还有点痛。

    脾气居然这么大?谢岱齐傻乎乎的瞪着眼。

    “这么小脾气就这么大……”谢岱齐摸着脸,正说着,便眼睁睁看着房中那水缸中养的鱼群全都跳了起来。

    噗通噗通仿佛在抗议一般。

    “喂,我给你说啊,这弑父是不可能的……”

    “咔擦……”

    窗户边养的那盆植物突然断了,花骨朵落了一地。

    呵呵……

    谢岱齐算是明白了,这家伙,就是典型的外人说我爹,不行。有外敌一致对外,但对内,他还是没原谅自己的!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