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29章 家主回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贺思言很绝望。

    躺在地上时,才感觉事情要遭。

    坐起身,膝盖都青了一大片,心中还有些犯嘀咕,这裙子哪有大红大绿的花棉袄好看耐穿。

    手中抓着那头假发,从地上爬起来,缩着肩膀和脑袋站在那儿。

    低着头盯着脚丫子,这一看心里才哎呀一声。

    脚丫子涂了颜色,她怎么给忘了!居然还赤着脚在地上走了这么久。

    “噗……”周锦站在后边死死的捂住嘴,爷爷瞪了她一眼才把即将出口的笑给憋了回去。

    那满头的七彩头发啊,天啊,跟只漂亮的野鸡一样。

    白衣沉着脸,看着她,看着她,半响都没说话。

    空气有瞬间的寂静,好似时间都凝固了一般。白衣面上看着平静,心中却犹如被累劈了一般。

    辛辛苦苦养的宠物叛变也就罢了,如今还被人拿着盆墨水泼了盆山水画。

    “这个,这个……这个其实还是挺好看的对不对?”贺思言抬起脑袋干巴巴的看着主子,指了指满头头发。

    白衣眼角抽抽,看了一眼就移开了眼神,感觉自己要瞎了,要被她气瞎了!

    看着看着,又看向她大了几号的脚,脚丫子上也涂满了颜色。

    “这个……这个其实是给主子的惊喜。哈,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贺思言一副惊喜的模样看着白衣。

    白衣依然沉默。

    面前这个智障,这一年到底在外面经历了什么,谁来告诉他!

    白衣内心有点忧愁,深深的叹了口气,突然有点无力。

    这种感觉,就像那次。

    熬死了老对头,终于苦尽甘来娶到言言。他却在新婚之夜因为一个汤圆,噎死了。

    这种感觉,别提多么无奈。

    反正你想要什么,老天爷都跟你对着干,就想整死你整死你!

    “跟我来书房。把你那头,那头乱毛给我染回来!”白衣憋着一口气往书房走。

    贺思言呐呐的哦了一声,这才急匆匆跟上。手中正将那假发往头上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他二人走后,周锦捂着嘴便笑出了声,几乎要笑的直不起腰来。

    “天啊,贺小姐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变成了这个模样。”周巡也瞪大了眼睛。

    小时候贺小姐来时,她几乎夺走了几乎全府人的目光。那般不食人间烟火,那般让人痴迷。当时才十岁不到的他,都感觉美的惊人,美的不可方物。

    “来人间久了,大概是烟火吃多了,飞不动了,胖了,干脆在人间吃吃喝喝了。”周锦捂着嘴轻笑,见爷爷摇了摇头这才止住了话语。

    心中不知为何却轻松了许多,连挚爱家主的贺小姐都能改变,他们的命运,也能改变的吧?

    贺思言心中忐忑的跟着进了书房,心中七上八下,一路跟个鹌鹑一样。

    可是你要让她学着以前的模样,如今,她还真学不来。

    以前她是真清心寡言没有,心中没有**也没有世俗所有种种,所以什么都不在意。如今心都不一样了,你要让她装,都装不出来。

    虽然,爱主子那颗心还是真的。

    但是,她更有了自我。

    贺思言在屋中待了半天才出来,她走后,白衣怔怔的站在窗前。

    脑海里那个白衣飘飘总是迎合他的女子,突然破碎,碎的渣渣都不剩。

    “哎……”白衣重重的叹了口气,突然觉得心好累,累觉不爱。

    他这些年,收养了许多与言言相似的孩子。他见过言言许多世,知晓她幼年是什么模样。

    便按着那模样找。

    找了十几个,只有贺思言与她相似度最高,他便将她留在身边了。虽然不曾刻意教导她什么,但她知晓自己的脸是他心中白月光的模样。

    便刻意往那完美的不似人间烟火的模样上靠近。

    一切都是按照他的喜好长成的,他喜欢的,她全都有。

    那个替代品,在他每次思念言言求而不得时都会去看看她。就像养了只小宠物,喜欢了便摸摸,不喜欢了便丢在一旁一年半载都想不起来看看。

    她的模样是一直以仙女般的样子定格在他心里的。

    如今,反而让他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了。

    那替代品,好似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朝着自己本该有的道路自由生长了。

    白衣心中空落落的,再叹了一口气。

    周雨霖这段时间断了手便呆在家中不出门,时常发个小姐脾气,却都不敢大声闹出来。

    家主在府中,她便不是周家的大小姐了。

    “我要去学校,我不要在家里了。”周雨霖有些气愤,以前还有周锦可以出气,如今家主回来了,父亲非要她低调些,连门都不让出了。

    “学校那边已经请了假,您父亲让养好了伤才可出门。”门外的人语气平淡。

    周雨霖气得又是在家发火,不就是那幅画花了吗,既然贺思言长得一样,为什么不让再画一幅,有什么不同的!

    “柯哥哥也变了,柯哥哥不是以前的柯哥哥了……”周雨霖一边摔东西一边哭,门外的人却鄙夷的笑了笑。

    这家,从来都不是周无痕的,从来就不是你周雨霖的。

    家主不回来,恐怕你们都忘了自己的位置。

    周无痕此时在屋中也沉着脸,家主曾经三五年才出现一次,几乎不会掺和家中事物。这家中全都是他代劳。

    久而久之,他都忘了自己也不过是个代替管理了。

    “怎么还不走,怎么还不走。这都住了一周了,竟然还不离开。”周无痕有些焦虑,家主每次来一趟便会离开,他从来不会多想。这周家产物,早就让他视若囊中物。

    如今,他怎么不走了。且还让人将那尘封已久的院子打开,自己住了进去。

    周家那座宅子,都有一处小院,只有主人能住。

    周无痕脸色阴沉,只感觉在自己割肉一般难受。那么大的产业,富可敌国的财富,如今正主回来了……

    周无痕惦记那富可敌国的财富,又忌惮家主,心中一直徘徊不定。

    他们家历代都是为周家掌家,每代家主都只出来看看,便能得到泼天富贵。

    不,不,他不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