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28章 仙女人设已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贺思言看到那白衣男子,脚步顿了顿。

    那颗心好似突然凉了凉,看到那张脸的瞬间,有片刻的呆滞。

    随后便恢复了正常,只是大喇喇的脚步微微收回了几分,微胖的腰身,也有点躲着他。

    “坐。”白衣轻声道。

    睁开眸子,贺思言在那双眸子下心中跳了一下,好似重新活过来一般。

    从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幕幕都在眼前闪现。

    吧唧,心中想着,却一屁股坐在了白衣跟前。

    “呃……”贺思言惊了一下,以前都是主子坐上座,她坐下方的素食处的。

    而刚刚,她一愣神,就习惯成自然,坐在了大蹄髈的旁边。那烧的油汪汪仿佛嫩到了极点的蹄髈,让她唾液都快速分泌起来。

    白衣似乎没看见一般,便举起了筷子,神色淡淡,眼尾却看着贺思言。

    从头发丝到脚底,都透着陌生,跟从前,完全是,两个极端!

    “你什么时候出的大山?”贺思言一直住在山中,极少出来。

    贺思言艰难的夹起一片花瓣,端起冰冰凉的露水,如同嚼蜡一般难受,眼珠子看着各种肉,不断的吞口水。

    “啊?哦哦,一年前就出来了。那时因为想念主子,主子迟迟不归便没忍住,出了山。然后因为一些事……坐牢了。”贺思言一恍惚,差点没听清主子说什么。

    “坐牢了?想来吃了些苦头吧。”白衣随口道。

    贺思言这才呐呐道:“还好还好。”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主子多给她个眼神她都欢喜的要命,如今却总有几分心虚。

    总觉得赤着脚走路不舒服,觉得裙子不合身,觉得这头假发不好看,就喜欢那头红橙黄绿蓝靛紫。

    一点都不酷炫。

    “我猜你也是过的不错,都长肉了。”白衣看向她腰间的软肉。

    曾经自己最喜欢她那盈盈一握的小腰,如今嘛……

    贺思言如坐针毡,声音小小的:“大概是难受体胖吧。我觉得,有可能是思念主人,这才日渐发了福。”

    贺思言绞尽脑汁才想出这么个理由。

    总不能说是肉太好吃?零食太美味?以前天天吃草,能胖吗?

    白衣看了她一眼,嘴角一抽,呵呵,学会狡辩也就罢了,还学会撒谎了?

    “多吃点菜,知道你要回来,一早我们就准备了这些饭菜,你看看合不合你胃口?全都是你爱吃的。”周无痕觉得气氛有点尴尬,便开了口。

    这桌上一边素一边荤,全都是按照以前的规矩来的。

    贺思言从不沾荤腥,在山中风餐饮露,是个神仙般的人儿。让她吃肉,那才是侮辱。

    周无痕站在她身后,用公筷给她夹了些青菜,半点油水都没有那种。

    贺思言干笑着点头,往嘴里一塞差点吐出来。眼泪都快下来了。

    这特么也是人吃的?这也是人过的日子?

    “你自幼就不吃荤腥,我知道你不爱吃,你就多吃些素吧。”白衣没多想,随口道。

    贺思言苦哈哈道:“嗯,是,荤腥不好吃。吃了腻味还长肉……”口中这么说着,眼神却紧紧盯着白衣筷子上那块晶莹剔透的猪皮冻。

    天啊,一定很好吃。

    周家的厨子都是以前在宫里当差的,手艺一定错不了。

    周锦站在跟前,小时她也是见过贺思言一次的,总觉得有点不对啊。

    曾经的贺思言永远站在家主身后,也不多话,只静静的跟着他。唯有家主说话时才带了几分微笑,眼中看不到别的东西,那双那颗心,只有家主的位置。

    吃着素食,喝着甘露,很愉悦的模样。

    如今,就跟狗吃草一样难受。看着都难受,她那眼神盯着肉都快盯出个窟窿了。

    浑身哪哪都透着不对劲儿。

    “既然早就回了国,为什么不来找我?这里你以前是来国的,知道路。”白衣神色淡淡,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

    眼睁睁看着对面那人用极其痛心的表情看着他,面前满桌子的肉菜。

    贺思言啊了一声,总觉得自己满脑子都是不舒服。光脚不舒服,裙子不舒服,没好吃的不舒服,说话还得压低声音轻声细语的,也不舒服。连头上的假发都不舒服。

    此时的她还没发现,饶是她压低了声音,对以前的她来说,都算是极其大声的了。

    “主子不喜欢思言多事,便不敢出现在主子跟前。”贺思言低着头,那时她确实是这么想的。

    每次都只能主子来找她,她若是多事便会被责骂。

    开始是这样,出来久了,就发现外面风景多么美,美食多好吃,日子过得多有趣,虽然那些帅哥比不得主子,但也是极其养眼的。

    她,她就玩的乐不思蜀了。

    白衣放了筷子,贺思言也放了。这玩意儿嘴里都能淡出个鸟来,鬼才吃得下。

    “罢了,我也不责怪你出大山了。既然来了便在家中好好住着吧。这里一切都是按照你以前习惯备下的。”白衣说不清心里什么感觉,总觉得好不容易养大的宠物突然叛变了。

    贺思言想拒绝,她又不敢。

    她赤着个脚,在地面上踩着。突的感觉脚下有点滑,凉凉的,便见周雨霖养的那只狗正抬起腿滋尿呢。

    顿时怒火中烧。

    “这个犊子玩意,老娘今天不扒了你的皮!正好吃烤肉火锅!”说完就站起来要去抓那只作孽的狗。

    以前府里没有白衣,没有贺思言,都是周无痕当家,周雨霖自然骄纵惯了。

    她养的狗也是胆子大。

    此时更是汪汪汪冲着她直叫唤,贺思言那小胳膊,竟然在众人面前,抄起一根凳子便高高扬了起来。

    周锦突然剧烈的咳嗽。

    姑娘耶,马甲掉了!

    贺思言正抡着凳子呢,一见周锦,心里咯噔一声,转头看着主子脸色。

    只见主子沉着脸,一双眼死死的盯着她手中高高举起的凳子。

    此时那狗却又挑衅她来了,她脚一踹,哪知地上有点滑,吧唧一声……

    便整个人扑倒在地。

    一顶青丝从头上落下,露出个七彩头来。

    红橙黄绿蓝靛紫,全场最闪耀。

    贺思言不敢抬头看主子的脸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