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26章 肚里揣着醋坛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汪帆和程柔闹翻了。

    那天在摄像头下,程柔将一切都倒了出来,节目播出时,果不其然这节目又登上了热搜。

    汪帆没钱,不够违约金,两人还得参加节目。

    本想花钱买下这一段视频,导演却铁了心要播。

    播出当晚,汪母就打电话来了。

    那时导演正劝好了程柔走出门接受录制,虽然全程黑着脸,但好在没有乱说什么了。

    “媳妇,我给你剥个橙子啊。”

    “媳妇多喝点水。”

    “媳妇你累不累?渴不渴?”汪帆也学乖了,学着谢岱齐对她。程柔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你帮我拿着手机,我给你捏捏肩。”汪帆见媳妇脸色好些了,心中才微微松了口气。昨日微博上全都是申讨他妈宝的,若是不能扭转印象,只怕这娱乐圈生涯就要败在此事上了。心中对程柔不是没有埋怨的。

    电话响了,程柔吃着橙子随手点开。

    “儿子啊,妈心痛啊。我儿居然被那个贱女人指着鼻子骂,都快爬到你头上了。你给我离了她!我儿子那么好,还怕找不到更好的?她算个什么东西,敢指责我和你,我俩是这世上最亲近的人。她有什么能耐插足?”汪母气坏了。

    汪母的声音穿透手机露了几分出来。

    程柔正面容冷静的拿着手机。

    “儿子你怎么不说话?你就是心太软了,女人不听话就是该狠狠打一顿就好了。你就不该让她蹬鼻子上脸,要我说啊,这女人嫁了人还去娱乐圈混什么,回来做做家务伺候婆婆才是正事。你不知道,咱们村里那些老太太都打电话来,说你儿媳妇又演了个什么妖精。让我好好管管。”老太太声音中气十足。

    也就是这两年汪帆事业好些了,才敢将她接到城里来。

    汪帆那套房子,还是程柔买的。

    空气中有瞬间的寂静,所有人都看着面红耳赤的汪帆。

    汪帆想拿过手机,便见程柔干咳一声道:“妈,我不只蹬鼻子上脸,我还爬到他身上骑在他身上呢。妈,你要不要也管管?”

    ………………

    众人都讶异的看着她。

    程柔和汪帆两人爱情长跑七年才结婚,在娱乐圈也算是一番美谈。只是没想到这才结了婚多久,就现形了。

    程柔不想听汪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汪帆此时感觉众人看着他的眼光就跟看跳梁小丑一样,脸上烧的滚烫发红。

    “分居吧。”程柔淡淡一句,放下手机,也顾不得录节目,转身就走。

    众目睽睽之下,又一对恩爱小夫妻分居了。

    说是恩爱小夫妻,不过是如今有了对比,其中一方不愿再忍下去了。

    樊悦看着这两人突然地分道扬镳沉默了一下,王大龙愣了好一会才没说话。

    “导演,违约金是多少?”很认真的看着导演,让众人尴尬的竟是不好回话。

    “我俩要是离婚了,导演估计别说娱乐圈,我看你连不穿衣服聊天的那种小电影都混不下去。”王大龙说话很直白,导演差点噎死。

    “你还撑着,哈,你说说你这节目是不是有问题?是有毒吧?来一对散一对,没见你这么毒的。导演,我说真的,你这节目跟夫妻八字不合。干脆改成劝离节目算了。”王大龙有几分急切。

    总觉得自己再参加下去,免不了离婚一条路。

    这才第一季,一个尤姿小三被打退出,一个肖尧怀孕打胎离婚,一个新婚夫妻程柔分居,现在就剩他强撑着了!至于谢岱齐那对,唉,不提也罢。

    这节目如今关注的人还挺多,导演真是急了。

    王大龙惹不起,干脆在网上开启了节目招聘会。但凡恩爱夫妻都可以来挑战节目。最好是有知名度的。

    招到了三对圈子里有点能量的,导演这才将王大龙和樊悦送走了。

    樊悦还舍不得周言词,走时拉着她的手长吁短叹。

    “你的人生才叫人生啊,我这就叫混日子。跟个不爱的人,混没意思的日子。”每说一句王大龙心都提起来了。

    周言词笑而不语:“你的姻缘,其实早就注定了哦。”她和王大龙二人,其实是很契合的一对。

    樊悦只以为她开玩笑,这才告别离去。她们不止是婚姻,也是两边家族的牵绊,真离了婚对谁都不好。

    两边家族已经坐不住了。

    五对夫妻,只剩周言词和谢岱齐了。

    随后来的三对,不论是借热度也好,还是不信邪也好,反正这节目是越发火了。

    “你这个子这么高,将来孩子一定长得又高又壮,肯定很……”

    “哎哟,腿肚子抽筋了,痛痛痛!”被夸的男人蹲下身捂着腿,顿时就矮了一截。

    周言词……

    “你这头发这么好,又黑又密,剑眉也好看…我家老谢啊都比不得呢。”

    第二天一早。

    “掉头发了啊!!!!!”拥有一头漂亮头发,好看剑眉的人在屋中尖叫。

    “我觉得你……”周言词端着碗干果吃的咔擦响,正想日常赞美让肚中宝宝得到胎教,便见对方啊啊啊的叫了起来。

    “别夸别赞,求放过啊!!!”那男子吓得一个哆嗦便跑开了,直接离她三米远才心惊肉跳道。

    “你可别夸我,我没你老公帅,没你老公体贴,没你老公高,没你老公好,求别夸啊。”男子双手合十求放过。

    周言词无辜的端着碗,谢岱齐看得失笑不已。

    拍摄的人差点笑的摄像机掉地上。

    这段时间也不知是不是巧合。

    周言词为了给宝宝胎教,经常赞美别人,还以谢岱齐为比较,谁知道,夸什么反着什么。

    夸人什么,人家被夸的那个第二天就会倒霉。

    反正就是不能夸。

    夸男人还好,夸孩子最严重。

    周言词摸着肚子,心里捉摸着,这熊孩子怕不是还学会护老父亲了?并且还吃醋自己夸别人的孩子…

    周言词想了想,发现了区别。

    自己说什么都能灵验的前提下,是不能跟谢岱齐和孩子有对比。不然,一切都会反其道而行之。

    这特么是个醋坛子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