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25章 退出节目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雨霖浑身仿佛僵住了一般,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惧意。

    瘫坐在地,傻傻的看着白衣。

    “柯哥哥,柯哥哥,小时候你说的,是你说的,我是属于你的。柯哥哥……”周雨霖有些害怕,周无痕将她拉到身后。

    “家主,是无痕没有教好女儿,是无痕让她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周无痕想起周家另外两脉,一脉几乎死绝了,另一脉只能为奴为婢才能活,心中便不由哆嗦。

    “你是属于我的,不止是你,你,你们,的命。都是属于我的!”白衣冷冷看着她。

    周无痕死死低着头,顺手捂着周雨霖的嘴,周雨霖能感觉到父亲的手都在抖。

    “哥哥……柯……”周雨霖不懂,为什么父亲这么恐惧这么害怕。在外人面前所有人都会弯腰低头的父亲,此时竟然浑身都在抖,都在冒冷汗。

    “周家后人不行了啊。”白衣看着周雨霖。

    眼神中的失望不加掩饰。

    周无痕心中一凉。

    “哪只手碰了东西?”白衣看着她。

    周雨霖不敢说话,只是右手条件反射般一缩,白衣轻笑一声,竟是在这屋中显得极其刺耳。

    “右手不必留了。你去办还是我去办?”白衣看着周无痕。

    周无痕无视女儿的惊惧,只忙点着头:“我去我去,定不会再让雨霖出现在家主面前。”周无痕脑壳在地上磕的咚咚响,用尽力气才将周雨霖拖了出去。

    等二人出去了,白衣才将画拿在手里细细摸索,若不是言言已经出现在了他跟前,恐怕,自己又要大开杀戒了吧?

    白衣住在了府中。

    谁都能发现这几日周家那些人好像一下子都变得严肃起来了,借用地方拍摄的导演和摄制组全都感受到了。

    “导演,导演,我们节目又上热搜了。被评为最佳离婚现场,现在节目组的电话都被打爆了,都问自己能不能带不愿意离婚的老婆参加节目。”助理兴奋的举着手机问道,这让导演眼皮子直跳。

    “导演导演,大家都在网上猜,程柔和汪帆什么时候离婚,王大龙和他媳妇什么时候分居呢。”

    导演……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她俩还是新婚呢!

    周言词拎着一串葡萄吃着,笑坏了,这节目是有毒吗?

    樊悦懒散的看着她,眼中有着几分难掩的羡慕一闪而过。

    “你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能遇见这么好的老公吧……我上辈子可能是个祸害呢。”眼神看向王大龙。

    王大龙正拎着条鱼打算表现表现,便听见周言词笑眯眯道:“我就觉得你老公很好啊,人帅又多金,才华横溢又……”

    “哎哟……”王大龙一声惨叫。

    镜头下的他,被手中鲤鱼一尾巴甩在脸上,啪啪作响,迅速打断了周言词的夸赞。

    周言词愣愣的摸着肚子,奇怪了,刚刚好像肚子里动了一下。

    “哈,你看看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脸红不脸红?夸你两句鱼都甩巴掌了。”樊悦笑死了,镜头下的她第一次笑的那么开怀。

    王大龙本就自尊心强,又是首富的儿子,平日里更是要面子。

    但见樊悦笑的开心,一时间竟看着她的笑脸痴了。

    “快拍快拍。”

    导演激动啊,压低声音拍了个正着。

    周言词莞尔,每对夫妻相处方式都不同,谁说一定要恩恩爱爱?有些人吵吵闹闹中感情不比别人差。

    只是有些人呐,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早就被对方收了呢。

    汪帆这会正跟母亲打电话,程柔站在旁边本来笑靥如花的脸微微下沉,慢慢的变得面无表情。

    “妈又说什么了?”程柔压抑住怒意问他。

    汪帆见机器拍着有些扭扭捏捏不肯开口,便拉了拉程柔的手。

    “有什么不能说的,我程柔行得正坐得端就没有不能说的东西。”程柔如今还算是新婚,若不是在家中与婆婆待的厌烦,与婆婆不合,恐怕也不会新婚出来参加节目了。

    节目组说的是还可以蜜月旅行。

    呵呵,信了导演那张嘴。

    “没什么,就是妈最近问了个先生,说咱俩今年不适宜要孩子,与我的八字不合,克我。让你,让你先不要怀孕。”汪帆拉了拉娇妻的手,他倒是没想那么多,只是母亲总是看自己找了个娱乐圈的老婆不乐意。

    “你妈不喜欢我穿裙子,行,我不穿,大夏天都穿个长衣长裤。你妈妈不喜欢我吃辣,行,见天的清淡。你妈妈也不喜欢我俩在她面前太过亲近,行,那就保持距离。新婚之夜,你妈妈说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公了,属于我了,你就不要她了。哭的可怜兮兮,你干脆丢下新婚之夜的我去陪母亲睡一夜。”

    “行行行,这些都行。结婚之时你母亲说跪天跪地跪父母,不让你跪我父母,这些,我都忍了。”

    汪帆见她气糊涂了,什么都往外说,顿时脸色一变,想要拉她进屋。

    程柔却甩开了他的手。

    “既然都敢做为什么不能说?你也知道这些事见不得人,这些都有问题吗?那你为什么总要我隐忍要我改变!明知道是错的,还要我去做!”程柔几乎要处在崩溃的边缘。

    在这个节目呆的久了,越发觉得,言言和谢影帝之间才是爱情该有的样子。

    “柔柔,柔柔,她是我妈!是生我养我的妈,我就这么一个妈,我父亲又走得早,别,别跟她计较好不好?”汪帆眉头紧皱,他心中是有程柔的,却又在程柔指责他母亲时,忍不住反驳。

    “计较个屁!你就一个妈,我又有两个妈了?结婚之时你连改口茶都站着敬,你倒是挺能的嘛。现在好了,我忍还不够,还要我将来的孩子忍!怀上还得打掉是不是?啊?你这么能,左一个妈右一个妈,你怎么不跟你妈生儿育女,找我做什么!”程柔劈头盖脑就是一顿骂,转头就将门哐当一声关了。

    交不出节目违约金,她也做不到退出这节目之事。

    众人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为什么事情突然变成这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