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24章 诸事不顺白衣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白衣沉默了好一会儿。

    “你联系她,让她回来。”白衣其实明里暗里在贺思言身旁出现过几次。

    曾经的贺思言,不管在任何地方,只消一眼就能找出自己。准确无误的找出自己。即便是各种伪装,依然能一眼找到自己。

    并且极其甜美的跪在身前喊一声,主子。

    因为她的眼中从来没有别人。

    上次在电视上看到贺思言,他还惊了一下,当时就犹如被噎住了一般几乎喘不过气来。

    拉不下脸联系贺思言,便干脆装作无意间路过了几次贺思言窗下。

    因为贺思言被暗中保护了起来,他便只能穿着美团外卖过去了。

    呵呵,当时他就戴了个鸭舌帽,甚至连口罩都没戴。

    那女人,那死女人!

    开门时眼神亮晶晶的,盯着他……

    手中的红烧肉红烧蹄髈,直接接过外卖,顺带将垃圾挂到自己手上:“小哥麻烦倒一下,我会给你好评和小费的,谢谢。”

    砰的一声,门就关了。

    以前的披肩长发,现在成了小卷毛,还染的五颜六色。贼他么恶心,简直万紫千红了都……当时他还以为是个毛线团来开门了。

    曾经的白色长裙,如今成了棉袄,还是大红大绿那种。

    眼中半点他都没有。

    站在门外重重的喘了口气,才不至于气死在门口。

    周无痕纳闷的看了家主一眼,总觉得家主如今的口气有点怪。

    “不准告诉她是我的意思。”白衣吞不下这口气,仿佛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又来了又来了,其实他隐隐有种感觉,他和谢是相反的。

    谢在没有遇见言言时很倒霉。

    遇见言言后开始一切顺遂。

    而自己呢,在没有遇见言言时一切平平淡淡。

    遇见言言后,世世倒霉,好像所有的不顺心都找上门来了。就算顺心,强行也要让他不顺心!

    这种感觉,就像贼老天没看中他,深怕自己娶了周言词一般!!

    “cao!”白衣难得没控制住情绪彪了句脏话。

    周无痕略微低了低头,不敢触霉头。

    “去将房中那幅画取过来。”白衣摆了摆手,感觉头都痛了,好像那股倒霉运又开始找上他,锁定他了。

    周无痕应了一声才从地上爬起来。

    周家祠堂中历代都供奉着一幅画,那画像,长得与贺思言一模一样。平日里,谁都不准靠近那画。

    白衣想起那画,眉眼才柔和了几分。

    那幅画,是将八皇子火葬后,他才为卫澜画的。

    白衣又开始头痛了。

    当初他将八皇子火葬,将澜儿水葬,本意是舍不得澜儿被烧,也不愿两人死后同穴。

    便将两人分开。

    之后自己选择火葬,那是为了显示他大男人的尊严。凭什么他姜玉宁都能火葬,他不能?将自己是断袖的事情改写,他才放心离开。活着已经输了一头给他,死了坚决不肯!

    直到最近,他才觉得事情不妥。

    前几年有些专家将此事扒了出来,传闻,他是个断袖,这也就罢了!!

    传闻是他为亲哥哥姜玉宁陪葬,为情殉葬!世间居然还出现了他和姜玉宁的CP粉!

    粉你个大头鬼!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火中自尽,居然事后能传成这个样子!气得他想杀人。

    门外,周无痕的脚步停下了。

    似乎脚步极其踟蹰沉重,竟是不敢进门。

    “滚进来,站在门口干什么!”白衣心中有气,没忍住带了几分怒意。

    “家主哥哥,家主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雨霖找了你好久呢,父亲真讨厌,居然不肯告诉我你回来了!”周雨霖从周无痕身后钻出来,周无痕脸色急切想要拉住她,却没拉住。

    周无痕哪里敢说面前这是个老妖怪,只怕女儿到时候往外说,丢了性命。

    “雨霖不得无礼!不得对家主无礼!”周无痕瞪了她一眼。

    “父亲你怕什么,这是柯哥哥,最疼爱我的柯哥哥啊。父亲你怎么头上冒冷汗了……没事的,柯哥哥不会怪罪我的。”周雨霖笑看着父亲,见父亲竟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周雨霖更是怔了一下。

    他从来没见过父亲下跪的。

    他知道柯哥哥是新一任的家主,但从来不知道父亲与家主的相处方式是如何的。

    “求家主饶命,雨霖年纪小不懂事,她,她只是……仰慕家主已久。”周无痕哆哆嗦嗦的说着,手中的画捏的死紧却不敢拿出来。

    周雨霖本想拉父亲起来,此时见父亲说自己养母家主,脸上顿时就红了。

    “父亲,你,你不要乱说。”满脸的女儿家娇态,整张脸都红了。

    周无痕只恨自己对女儿疏于管教,也只希望家主能看在他任劳任怨,女儿心悦他多年的份上,饶过女儿。

    “画给我!”白衣神色淡漠,眼神一扫,周无痕只觉全身都凉了。

    周雨霖怔了怔,感觉柯哥哥语气不太对。

    “父亲……”呐呐的喊了一声。

    便见家主上前拿起画,将画缓缓展开。

    “柯哥哥对不起嘛,此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来国内做交换生,那时候你也知道,心情不好……我就进了祠堂……”周雨霖低着脑袋,她本来在国外长大。

    但那时柯哥哥带回来贺思言,她不喜欢那个总是装着神仙一般的贱人,便与之起了矛盾。

    干脆便选了周锦带回国做交换生。

    “柯哥哥你别生气,思言姐姐现在就在国内,我明天就叫她回来,到时候请画师重新画一幅。”周雨霖缩着脑袋。

    周无痕拳头都握紧了。

    周雨霖一直觉得那画中人便是贺思言,但只有他明白,不是,绝对不是!

    那画在爷爷时便供奉着了。且家主,看她的眼神跟看贺思言明显不对。

    白衣怔怔的看着那幅画。

    笑靥如花的脸庞,此时已经糊成一团,早已看不清原本的模样。

    屋子里,突然冷了下来。

    周雨霖打了个哆嗦,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也配,动她?”白衣直直的看向周雨霖。

    周雨霖只觉心口被重击,仿佛被什么锁定一般,极其恐怖又渗人。浑身一颤,便软软的瘫倒在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