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22章 你给我趴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八皇子幼时因弟弟出生,被抱到皇后跟前养着。

    那时不愿离开贵妃,不愿离开母亲,便很是生了场大病。

    自那以后便闻不得其中一味药材,但凡靠近便浑身发红,起很大反应。

    他从遇见卫澜第一天起,回去便浑身起了红疹。

    很久以前,他就知道自己碰不得卫澜。

    九皇子姜玉宁拿着剑踏着鲜血进殿时,身后侍卫全都铁青着脸。谁都没见过这般模样的九皇子,即便是昨日陛下大婚,他也只是喝个烂醉,一脸绝望的看着帝后二人。

    此时都同房了,一切都成定局了,九皇子却突然发了疯。

    “滚开!谁挡在跟前别怪我手中的剑!”九皇子功夫不好,但他是陛下唯一的弟弟了。

    大家都顾忌着,侯在门外的太监此时也着急上火,昨晚陛下要了两次水,但之后殿内就再无动静。

    这会都到了早朝的时刻,今日帝后二人是要一同接受万民朝拜的。

    太监心中有些不祥的预感,见九皇子僵持着,便冒着砍头的危险打开了殿门。

    “陛下,陛下……该上朝了。”小太监曾经是跟着先皇的,但与八皇子关系极好。

    里边没有半点回应。

    太监心中咯噔一声。

    猛地推门而进,才发现帝后二人和衣而眠躺在床上,面上带着几分微笑,勾着唇,二人手牵着手躺在一起。

    “陛下……”太监声音都在抖,九皇子剑上还在滴血,猛地上前喊道。

    “澜儿……澜儿……”伸手在鼻子下一摸,没有半点呼吸,浑身冰凉,他想将两个人的手分开,却发现拉的死死的,若是强行分开只怕会伤了卫澜的骨头。

    太医署的人全都来了,一个个面色苍白,浑身发抖。

    “陛下,皇后,早已在昨晚,升天了……”话音一落,地上齐刷刷跪了一群人,全都面色惨白。

    “不,不!不可同房,不可同房!你就是死都要跟她在一起吗!”姜玉珩一张脸铁青,只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

    有个人走进他的生命,将他坑成了断袖。哥哥成了缺心眼,为了媳妇不要弟弟也就算了,居然死都要死在一起。

    “请王爷节哀,陛下已经升天,帝后二人即将合葬,请王爷三思。”太监将姜玉珩拦住,此时看着姜玉珩那模样太监便心头发憷。

    谁不知道这二人为夺卫澜都快成仇人了。

    “合葬,哈,想得美!”姜玉珩恨呐,说不清是恨这二人成婚,还是恨卫澜没有选择他,亦或是……

    姜玉宁坑他,也或者,是因为二人决意一死。

    帝后二人双双去世,没留下半个孩子,这监国便落到了姜玉珩身上。

    “你抢了我的媳妇,坑我成了断袖,你死了,老子还得给你披麻戴孝,还得厚葬你,还得年年来祭拜你。你怎么这么不是个东西!”姜玉珩红着一双眼睛在殿中乱砍,吓得一群太监浑身瑟瑟发抖。

    “将姜玉宁火葬,将卫澜水葬。”姜玉珩孩子气一般的发泄着怒气。

    太监抬头看了他一眼,你只是个监国……

    不过姜玉珩是铁了心不让二人合葬,干脆找了个假的葬入皇陵。然后将真正的帝后水火而葬,势同水火。

    看着面前燃起的熊熊烈火,将姜玉宁烧毁,姜玉珩紧抿着唇,眼眶微红。

    另一边,鲜花搭成的木筏,卫澜被鲜花围绕,花团锦簇,端看脸跟活人一般。

    反着火葬的方向漂流而去。

    “我不会原谅你们的,死都不会原谅你们的!死都死了,还要我监国,我来收拾烂摊子,凭什么凭什么!”姜玉珩气得发疯。

    抢了我的媳妇也就罢了,还算计我帮你监国!你是不是个东西!

    姜玉宁你是不是个东西!

    姜玉珩回宫后,坐在空落落的大殿中,感觉心里缺了好大一块,什么东西都填不满。

    说不清是因为卫澜,还是……因为哥哥。

    随后的几十年内,姜玉珩将关在别宫的先皇接了出来。将帝印还给他,然后……

    自己果断纵身烈火中。

    穿着一身白衣,眉心间一点赤红的圆点,站在熊熊烈火中,美的惊人美的让人心惊动魄。

    “姜玉宁,我做鬼都不放过你!你个贱人,老子咽不下这口气!”

    转身,便赤足进入烈火中,被烈火淹没。

    ……………………

    周言词趴在小圆桌上,似是感觉到浑身有几分凉意,动了动手指头。

    挣扎着睁开眼,感觉眼皮子有千斤重,睁都睁不开。

    “又做梦了,这怀孕就是多梦,走哪都能睡……”周言词慢吞吞的坐直,摸了摸微微凸起的肚子,怀这一胎,没有半点孕吐和反应,这孩子就像天生旺她的。

    旁边一道视线让她有些不舒服,转过头,才发现竟是有个男人站在此处。

    “柯老师,柯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周言词眼睛一瞪站起身,很是吃惊。

    一身白色休闲装的柯老师看着她抿唇一笑“我与这宅子的主人周无痕私交甚好,见这边景色不错便过来看看。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周言词还有些讶异,周无痕竟是与柯老师认识。

    “咦,这里的画作呢,方才还在这里呢。”周言词再看亭子里的画,却发现空空如也,哪还有什么画作。

    “主人家说是画价格非凡,已经带回去了。你若是喜欢,我帮你去借用几日。”柯老师似乎很有风度,连池子边吹来的风都帮她挡了。

    周言词点了点头,见天色已晚便准备回去。

    此时天边有几分下雨,台阶上有些青苔,地上有些滑。柯老师站在她身旁,右手微微一抬,便想要伸手扶住她的腰。

    仿佛,这样的动作已经在脑海里过了无数次,自然无比。心中的窃喜一闪而过。

    还未碰到周言词腰间,耳边便传来一声缥缈的童音,仿佛只有他一人能听见般。

    “你给我趴下!”

    吧唧……

    柯老师膝盖不受控制的一软,整个人四肢着地趴在地上。

    周言词转头震惊的看着他,两人四目相对,一股尴尬的气息在周围蔓延开来。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