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18章 三日后问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九皇子前脚带着卫珠回府,后脚便传出卫澜是女儿身的传闻。

    哐当。

    九皇子打碎了手中的茶盏,整个人呆愣着听着小厮回话。

    “九爷,您说句话啊。您那小伴读是女子,现在外边都传遍了。今早小的也上去看了两眼,比起咱们侧妃还……”小厮正说话,便见侧妃卫珠走了过来,赶紧闭了嘴。

    “比我什么?”卫珠勾起几分笑问道,眼神微冷。

    九皇子单手握拳,内心很不平静。

    那种狂喜,几乎压抑不住。

    卫澜,是女子!

    他在梦中想了他十年之久,日日夜夜都梦着他想着他,而他,竟然是个女子!!

    “侧妃瞒的好紧呐,卫公子竟然是女儿身。且还连中三元上了朝堂。只怕陛下要大怒呢。刚刚打听回来,好似卫老爷正带着她跪在金銮殿外,陛下不见人呢。”小厮说了一声。

    九皇子拳头微微握紧。

    正要踏步上前,卫珠便淡淡道:“九爷还是莫要做无用功,难不成你要我姐妹二人共侍一夫?再者,后院那三人,九爷只怕说不清呢。”卫珠轻笑一声,说完又有点后悔。

    九皇子猛地转头看向她。

    “将后院遣散,谁若是传出半点,便割了她的舌头!”九皇子眼底有几分戾气。

    该死,卫澜是女子,那他成了断袖是什么意思?!

    想起曾经当伴读时,卫澜有意对他示好,他便恨不得撬开自己脑袋看看,到底脑袋里装的些什么。总是让八哥去打发了卫澜,如今卫澜与八哥关系越来越好,与自己却越来越生分。

    卫珠气不过,顿时咬着牙道:“九爷当真就没有半点看上我吗?他卫澜有什么好?身为男儿时到处勾人心神,就不是个好东西。如今恢复女儿身,你还要为她搭上性命吗?依我看,就让她以死谢罪!”

    凭什么,凭什么你的书房里,挂着全是他的画像!

    “啪!”一巴掌将卫珠脸都打歪了。

    卫珠捂着脸,九皇子脸上满是冷意没有半点温情:“将她囚禁府中,胆敢踏出半步,杖毙!”

    说完,九皇子便转身出去了。

    从头至尾,她就只是个替身。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

    曾经在那寺庙假山后,是她趁自己迷糊不知人事时冒充澜儿,小小年纪便如此,心性又好得到哪里去。

    九皇子急忙进了宫,此时早已下了朝,外边开始下雨。

    “陛下还生着气,在朝堂上直言要砍了卫家满门。是朝堂上与卫澜小姐交好的大人们求情,这才暂未发落。此时卫家父子正跪在大殿外。”有宫人小声禀报。

    九皇子远远站在拐角看了一眼,这一看,热泪都差点下来了。

    这模样,赫然便是他梦中的模样。一模一样,穿着女装,依然掩饰不住浑身的英气。

    那股淡然的气势,便是女儿身也遮掩不住。

    九皇子别提多心酸,她是女儿身,而自己却成了断袖,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男人,甚至还养了面首。

    如今更是娶了她的妹妹。

    澜儿啊,我被你害的好苦啊。

    九皇子转身就去求陛下,跪在大殿外的卫老爷却是心中难熬,只将那秦氏,将卫澜恨到了极点。

    当晚,卫家父女便在金銮殿外跪了通宵。

    随后,又整整跪了三日。

    每日朝中人来人往都避开二人,避如蛇蝎。

    卫澜嘴唇有些发白,这几日日头毒,时常让她头晕目眩,但她却很是轻松。

    “逆子!逆女,逆女,早知道你是女儿身,当初便该溺毙了你。省的如今让你闯下大祸,连累我卫家满门!”卫老爷气得发抖,如今年纪大些了,他跪久了就有些受不住。

    “父亲,女儿去做伴读,认真学习,再连中三元考上状元时,你可不是这般说的。”卫澜神色淡淡,跪的笔直。

    有用时便满脸堆笑,便是卫家人。

    犯错时,就恨不得早死早超生,千万别是卫家魂。

    果然很薄情,也很让人寒心。

    “我若是你,为不连累卫家,便该在陛下上朝时一头撞死在这柱子上,这才不连累卫家!不连累为父在朝中的脸面!”卫老爷气得恨毒了她。

    “秦氏那个毒妇,早知道她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宠妾灭妻时你就该想到了。”

    卫澜神色间满是鄙夷。

    当年迫于权势娶了高门嫡女,踩着岳父上了位,又舍不得曾经的表妹。世间哪有那么好的事呢。

    “逆女!”卫老爷一脚就踢到了卫澜身上。

    身形单薄的卫澜一个不察便扑倒在地,胳膊磕在青石板上,隐隐有几分血迹。

    这几日不知怎么回事,好似朝中有些动荡,皇帝几次沉着脸下朝都不曾理会卫家父女。

    此时瞧见见了血,脸色一沉。

    “卫家长女,欺君犯上,枉顾朕的一片苦心。将卫家人尽数收押。三日后问斩!”皇帝嘴角都有几分发红,可见内心着急上火。

    两人被拖下去时,所有人都战战兢兢不敢出来求情。

    这几日陛下不好过啊,朝中有兵权的,全都请了假不来上朝。这可不是什麽好事。

    仿佛有什么事脱离掌控了。

    卫家一家人被收押时,正是大晚上。

    甚至都没人敢围观。只觉得这几日京中局势突然转变,好似风雨欲来的架势。

    卫家被抄了家,所有人都被关在牢狱中。

    秦氏一夕之间白了头,谋算来谋算去,把自己也搭了进去。如今是悔不当初,也恨卫澜的不听掌控。

    陶姨娘捂着脸呜呜的哭,谁能想到风头正盛的卫家,一夕之间便下了大狱呢。

    三日后还要问斩,如今整个人都不好了。

    “闭嘴!哭哭啼啼的烦死人!要不是你们这些妇人之间闹龌龊,何以害得我卫家遭此大罪!”卫老爷恨都恨死了,这两人斗来斗去,却害了他。

    谁都没想过,从生下来就被决定了一生,要女扮男装承担所有的卫澜有多悲哀。

    “都怪你都怪你!生不出男孩就罢了,竟然想出如此瞒天过海之策,害得我全家陪葬!”卫厚涛红着眼睛看着秦氏。

    明明卫澜是女儿身,可他在卫澜沉寂的眸子下,却不敢对她怎么样。

    这让他极其憋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