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10章 来月事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卫澜握着茶杯,心中久久无法平静。

    八皇子看着他的眼神略有些笑意,似乎整个人都徜徉在欢乐的海洋里,浑身都在冒着粉红色小泡泡。

    而九皇子呢?

    对他没好脸许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又看到他的笑脸,不容易啊!!

    卫澜此时如坐针毡,他心里只想着自己马甲要掉了,秦氏一番辛苦都要在自己的女装下化作泡沫,心中还在组织语言怎么隐瞒。

    便见九皇子一脸了然的看着他:“收集起来很辛苦吧?平时也瞒的很辛苦吧?本宫清楚,都清楚。”姜玉珩喝了口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好像拥有了相同的秘密,就更拉进了彼此。

    但是,似乎心里又更痒痒了。曾经就总是梦见他,如今……

    “啊?”卫澜迷茫的眼神看着他。

    “本宫那里有许多女装,待会回去给你送过来。穿的时候记得看好门,别让人发现了。”姜玉珩白了他一眼,挑了挑眉毛便一副本宫恩赐你的表情。

    卫澜……

    所以,我这是误打误撞遇上了女装大佬吗?

    卫澜面上都有几分扭曲了,这样的事儿竟然也会被自己给撞上!

    八皇子从头至尾都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的眼神,格外柔和。

    “哥哥,哥哥,刚刚是不是又送了漂亮的衣服过来?哥哥,你给我穿好不好嘛?珠珠也好想要啊……本来说好给我留的,结果被哥哥你截胡了。我……都要说亲了。”少女由远及近的声音传来过来,话音刚落,人也走了进来。

    明媚的光打在少女脸上,小巧的面庞上还带着几分红润,嘴唇粉嘟嘟的,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仿佛会说话一般。

    哐当……

    九皇子手中的茶杯,直直坠在地上。

    八皇子微微瞥了一眼,虽有些诧异,但也只点了点头便移开了眸子。

    九皇子却是猛地站起身来,眼神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少女,直盯的那少女面色滕的红了,甚至连耳根子都红了。

    “澜哥哥,我竟不知道你有客到访,珠珠先退下了。”卫珠看着脚尖,低着头,转身便飞快的跑了。

    也来不及行礼,也来不及多问。

    该死的陶姨娘,明明是她说哥哥在看书的。

    待卫珠跑了出去,九皇子才发现自己竟然心头狂跳。

    那个人,那个人,竟然跟卫澜长得一模一样!!

    “你竟从未说过,你有个与你一模一样的妹子?”姜玉珩转头看着卫澜。

    卫澜捏着茶杯的手微微收紧,妹妹可以想做什么,肆意的做什么,而他,却要成为一个假男人。如今这般大年纪了,甚至月事都不曾来。

    明明秦氏那些汤药,早在他半岁那年,他就每日偷偷倒掉了。

    “京里都知道我是双生胎,龙凤胎,你怎会不知?再说,男儿家哪有议论没出阁的姑娘。”卫澜淡淡一句,刚说完便感觉肚子有几分隐隐的痛,绞痛一般。

    放下茶杯,面色有几分苍白。

    九皇子顿了顿,似乎是听说他有个妹妹的,却没想到,竟是,竟是如此相似。

    九皇子有几分失魂落魄,也没注意到卫澜的脸色,只匆匆告了辞便回去了。

    “等贴榜了我再来给你庆贺。”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九皇子不敢去看卫澜,就像有些逃避一般,明明心里有那个人,却不敢去想不敢去靠近。

    如今出现个一模一样的卫珠,瞬间就让他有种无法面对卫澜的感觉。

    心里也松了口气。

    也许,自己不用爱上男人了呢?姜玉珩失魂落魄的离开。

    八皇子落后一步又退了回来,见卫澜捂着肚子站起,连忙上前扶住他。朝他的座位上一瞥,眼神猛地一凝。

    看向卫澜。

    “你……你……”姜玉宁看着椅子上那抹红艳艳的血,向来脸色沉稳没有丝毫变化的他,愣是红的跟只虾一般。耳根子全都红了。

    卫澜似有所觉,转头一看椅子。

    整个人便僵在原地。

    “呃,这个,这个……我……”卫澜面色一紧,便见八皇子很快恢复了脸色。

    只见姜玉宁拿出手绢将椅子上擦的干干净净,见左右无人,一个打横便将他抱起,走进了房内。

    “你且在这里处理一下,我去给你买东西。”姜玉宁脸色发红,不敢去看卫澜。

    说着便急急忙忙跑了,好像身后有鬼在追一般。

    八皇子出了卫家大门,深深的吐了一口气,脚好像踩在棉花上一般,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卫澜,卫澜竟然是女的!!

    卫澜在外行走十几年,竟然是女儿身。八皇子也不敢将此事泄露出去,想来有不得已的苦衷。

    便顶着旁人变态一般的目光,去买了月事布。还红着一张脸,问了那老太太如何用,羞的八皇子出店门时差点摔倒在地。

    “哎呦,世风日下世风日下,这大男人都来买月事布了。哪家不懂事的小娘子啊。怎么能由男人来干这事!”八皇子走后,那老太太一个劲的嘀咕。

    在现在这时代,女子来月事被视为污秽,男人若是与之成了婚,这几日都是不歇在房中的。

    何况还亲自买月事带?瞧着他亲自请教,只怕对方都没成亲。

    难怪老太太一边摇头一边怒斥了。

    八皇子一路脸上都发着烫,回了卫家,进了房,才将月事布递给卫澜。

    “这个,这个该怎么用……咳咳,你,你记得处理好,别被旁人看见了。”姜玉宁不敢去看卫澜,卫澜伸手接过呐呐的哦了一声。

    “你换完的衣服给我吧,我带出府去扔了。万一被人瞧见……”卫澜便连忙将衣服打包起来递给他。

    八皇子见他收拾完这才将一个小食盒递给他。

    “听说女孩子来月事,要多喝红糖水。我猜想你在府中不方便,便给你送来了。趁热喝,喝完我将衣服塞里面带走。”八皇子想起他总是手冰凉,大概便是身子寒,以后便要多多给他补补身子了。

    卫澜红着一张脸,这还是这辈子第一次喝到养月事的红糖水。

    喝了一大碗,身子暖暖的,眼前也有几分薄雾。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