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03章 春心荡漾九皇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搜山搜到几人时,他们正在山上烤野鸡。

    找了处烂房子,好歹夜里能遮风避雨。

    门外竟然还有个栅栏围着,卫澜拿了火折子,点了火,这夜里才带了几分暖意。

    门外是狼王叼来的野物,有野兔野鸡,卫澜还跟个泥鳅一样爬上树取了些蜂蜜。

    奇异的是,那些野蜂竟然不蛰他。

    另外两人醒来时,就有些巴结卫澜,之前都听到卫澜自报了家门,此时全都巴结他。卫澜杀鸡,他们就拔毛,简直配合的极好。

    “哼,你看他那么高兴,都围着他转多高兴呐?还笑还笑!”九皇子裹着烂衣服碎碎念,他因为长得好看,另外两个都有点排斥他。

    反正他习惯了,宫中也是这样的。

    八皇子瞄了他一眼,你……怎么语气酸溜溜的?按照正常操作,你不是该怒斥那些蠢货看不清眼色,不知道谁才是真正该巴结的吗?你的关注点有点酸啊。

    “瞧瞧那两个人,都快扑他身上去了,他不知道自己长得好看吗?”九皇子气得咬牙。

    黑夜里,那火堆前烤的滋滋响的野兔野鸡正滴着油,又香又馋人。

    “卫澜弟弟你懂得真多,居然会掏蜂蜜,还会烤肉。不过那些坏人,怎么突然都没了啊……”他们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破屋里,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卫澜笑笑没说话,将鸡腿递给八皇子和九皇子。

    “哼,长得男不男女不女,长得好看就能什么也不干还能吃鸡腿……”看着九皇子那张脸,旁边两人都翻了个白眼。

    九皇子这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这张脸有点用,得意的拿着鸡腿狠狠一咬,那味道,简直比他前十一年吃过的山珍海味还要好吃。

    门外,一群急匆匆的脚步由远及近的跑过来。

    到处都是火把,照的灯火通明。

    几人脸色一变,还未起身,便见门被人砰的撞开。

    “下官无能,让八皇子九皇子受苦了,求皇子恕罪!”那穿着铠甲的人噗通一声就跪下,来之前看到满地尸骨当时心都拔凉拔凉的了。

    “起来吧,好在上天垂怜,竟然惊动了山神。山上漫山遍野的野兽出来救了本宫二人,也多亏了卫澜小兄弟的一路照料,这才没吃苦。”八皇子率先开了口。

    九皇子看了卫澜一眼便点了点头。

    能通天地,召野兽,传出去,只怕不是什么好事。有些东西,他们知道就可以了。

    旁边两个少年目瞪口呆,皇子?皇子?那两个长得跟娘们一样的人,竟然是皇子。

    噗通一声,二人就跪下了。

    没抱上大腿不说,竟然还出声嘲讽得罪了,两人冷汗都下来了。

    几人却看都没看他们。

    一群人很快便回了京城,**皇子被带回了宫。

    “本宫叫姜玉珩。准许你叫本宫玉珩哥哥。”九皇子扭扭捏捏的看了卫澜一眼,想想反正他要进宫做伴读,这才走开了。大不了回去求父皇将他赐给自己做伴读。

    八皇子见弟弟走开了,这才笑眯眯的走到卫澜跟前:“我这弟弟不懂事,澜宝不要跟他计较。他只有对小姑娘,长得漂亮的小姑娘有耐心。”那声澜宝说的别提多自然,卫澜都没觉察出是何等的亲近。

    九皇子哪里知道,他前脚刚离开,后脚哥哥就黑他。

    这,还只是个开始。

    跑远的九皇子,后脑勺升起一抹冷汗。

    八皇子拱了拱手:“多谢卫澜小兄弟的搭救,等将来进宫,定好生答谢。我叫姜玉宁。”

    卫澜拱了拱手将二人送走,等偷偷从狗洞爬回卫府时,才发现府上灯火通明。

    一路走来竟是一个人也没有,到了自家小院外,才发现竟是围了几圈人。

    见他走来,丫鬟小厮纷纷退开。

    “父亲,待会弟弟回来便不要责罚他了吧。毕竟年岁小,得知自己要进宫伴读这才得意忘了形。待大些,兴许就好了。”卫厚涛正低头劝解。卫老爷沉着脸坐在一旁。

    秦氏紧紧捏着帕子:“老爷,定是澜哥儿有什么要紧事,这才偷偷出了府。我……”

    “就是因为你这做娘的百般包庇,孩子才长成这样,你看看涛哥儿?多懂事!陶姨娘教孩子,确实比你有一套!”卫老爷没控制住语气。

    要不是涛哥儿担心弟弟,过来找他帮忙寻找,只怕还不知道那逆子什么时候跑的。

    卫澜刚一进屋,一个茶盏便朝着他脑袋过来。

    卫澜顿了顿,没避开,故意迎了上去。

    “逆子,你还知道回来,你才八岁就这般无法无天,若是进了宫冲撞了贵人如何是好?从今天起,你就在家闭门思过。伴读的事,交给涛哥儿。便是旁人说我卫家无礼也罢了!”卫老爷说完,也不听卫澜解释,扭头就走。

    卫厚涛笑看了他一眼,跟着父亲出去了。

    秦氏沉着脸看向他,见他一身狼狈,额角被卫老爷砸出血也没叫大夫。

    只冷冷看着他,一句话都没说。

    “谁都别管他,还长心眼了,我看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娘放在眼里!出了这卫家大门,你什么都不是!”秦氏隐隐感觉这大女儿如今不好把控了,只让人关紧了门,不许任何人探望。

    卫澜嗤笑一声,能把亲女儿当男子养,不许有一切女儿家的娇态,甚至每日的吃食都放了那种东西。

    卫澜眼眸微深。

    孩子,不过是她争宠的工具,是她不甘心用来报仇的物品罢了。

    卫澜自己在小院烧了个水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衣服躺进被窝睡觉。

    两日后,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卫家只怕在准备着送卫厚涛进宫伴读了,便又掏出那身脏衣服穿上。头发扯的乱糟糟的,额角砸出的血已经干了,明明没什么伤,却显得有些可怖。

    整个人一片狼藉,可怜兮兮的模样。

    卫家外。

    “宫中来人了!请卫家公子出来接旨!”带着圣旨而来的太监眉眼带笑看着卫家人。

    卫厚涛脸上一怔,陶姨娘拉了他一下,卫厚涛这才压抑住狂喜站了上去。

    只是还未跪下,太监便脸色一冷:“卫家便是这般不通礼数吗?什么时候庶子也能替嫡子领旨了?”眼神扫向卫老爷,卫老爷膝盖一软就把卫厚涛扯回来,立马推开,当即便请人去唤嫡子卫澜。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