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00章 你也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小少年在茅房站了好一会,才满脸纠结的出来了。

    “哥儿别担心,老爷只是考究一下学问,你自小就是个聪明的,且放宽心呢。”丫鬟看着小少年。

    卫家老爷是从寒门出生,当初与家中表妹私定终生,想着考取功名便娶她。

    哪知道进了京考取功名后才发现,原来中了状元只是一个起点,那时他心中有几分动摇。

    后来,母亲擅自替他定了更高府邸的亲事,表妹哭过闹过,他虽然心有愧疚,但实际是乐见其成的。

    后来,顺着岳家的势往上爬,不出三年就超过岳父,这才以正室无所出重新纳了表妹回来。只是回来时,身边有个三岁孩子。

    那姨娘进门好些年,又生了二胎,她才生了一对双胞胎。

    卫澜是长子,双胞胎妹妹卫珠,名字都是卫老爷娶的。

    卫澜跟着进了前院,才发现几个哥哥已经到了。当初那表妹就是如今的陶姨娘,也是庶长子卫厚涛的生母。

    卫厚涛,只怕卫老爷每次见了都极其得意吧。等候,陶……

    “父亲。”小少年卫澜站进屋内,对着父亲拱了拱手,他的三个庶兄看着他,卫厚涛眉眼带笑。

    卫厚涛十六了,当初陶姨娘进门时就带了这孩子过来。对外,这孩子是陶姨娘路上心软捡的,但谁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呢。

    此时那陶姨娘和正室秦氏都坐在旁边,秦氏沉着脸看向他,倒是陶姨娘眉眼带笑。

    “宫中皇子要从清贵中找伴读,你父亲想要找个学问好的去伴读。你父亲考究了几位兄弟,你厚涛哥哥学时最好,本定了他。只是你哥哥觉得你还未参加,这才找了你过来。”陶姨娘显得很大方。

    “都是为了卫家好,咱们总要将最好的送过去,将来才有卫家的好日子呢。咱们呐,总归是一家人。”陶姨娘这话说的卫老爷直点头,看向表妹的眼神略带几分满意。

    若是,若是她是当家主母,那该多好。

    只可惜,家世不如人。

    秦氏沉着脸“老爷,阿澜才刚刚高烧退下,如今问话如何公平?再者,阿澜年纪小,学时如何比得过他?”秦氏半点也不想称呼他为卫澜的哥哥,进门时已经三岁,那时他们成婚三年!

    呵,也就是说,他们成亲时那个贱人已经怀上了!

    卫老爷见秦氏这般说话,更是衬的陶姨娘通情达理,都是为了他好为了卫家好啊。

    卫澜看了看父亲母亲,看着十六岁已然快长大的卫厚涛。

    “父亲,敢问是哪些皇子找伴读?”卫澜小小年纪通身气度却不凡,这是普通人家养不出来的。

    卫老爷对这唯一的嫡子脸色倒是不错。

    “太子今年十七,已有太傅家的孙子伴读。如今只有刚刚十二岁和十一岁的八皇子九皇子找伴读。两位皇子同出一母。只是,九皇子受宠些。”说起来,皇子,一个生在年头,一个生在年尾。

    当初贵妃娘娘被好生笑话了一通。

    卫厚涛看着卫澜的眼神,眼角讥讽闪过。

    “你大哥如今在京中享有名誉,若是成为伴读只怕于卫家有大好前程。”卫老爷略一思索,出了个题目。

    那题目,俨然不是卫澜这个年纪能看懂的。

    秦氏黑着脸要起身,却见卫澜眉头一皱,便顿了一下。

    “父亲,儿子认为,这题答不答都不重要。会与不会,都是儿子去更好。”卫澜目光平静,明明还只比卫老爷腰高了几分,整个人却一点不似孩童般稚嫩。

    卫老爷眉头一皱,见儿子竟是这般大言不惭不为家中着想,微有些失望。

    卫厚涛却猛地看向他。

    似乎是第一次正室才八岁的弟弟。

    “父亲,皇家乃天下之主。哪有将嫡子年纪正好,却将庶子送进宫中伴读的道理,这不是看低陛下和皇家吗?只怕要降罪卫家呢。”

    “再说,涛哥哥虽是我卫家庶长子,但毕竟只是养子,是陶姨娘在外收养的孩子。这般身份不明的送进去,若是有政敌弹劾父亲,父亲恐怕在朝堂站立不住……卫家就我一人嫡子,我不去,谁还配去?”卫澜声音还带着几分稚嫩,此时这话掷地有声,竟是让秦氏都没反应过来。

    “胡闹!什么身份不明不白,这是你哥哥,都是我…”卫老爷声音一顿,那句都是我的孩子差点脱口而出。

    陶姨娘本来十拿九稳的笑容绷不住了,手掌放在椅子上,直接都生生掰碎了。

    秦氏笑了笑“老爷,澜哥儿说的是,这有头有脸的家族,哪有将庶子送进宫的。平时我们这些世家夫人都有夫人外交,你见过哪家世家递帖子,有邀请姨娘的?嫡子与嫡子之间也是有联系的,咱们都知道涛哥儿是个好的,但旁人不知。只怕送进去,咱卫家要被众人排斥了。”秦氏就差明说了,你送个庶子进去,只怕那些嫡子要抱团排斥卫家了。

    卫老爷一怔,这才有些愧疚的看向了眼泪都要包不住的陶姨娘。

    当年,她也有机会做正室的。只是,自己选择了秦氏。

    若无助力,这官场不好走啊。

    卫厚涛袖子下的手都捏紧了,眼眸微垂,看不清他的神色。只是依稀能看出他紧绷的嘴角,到底年纪小,沉不住气。

    对方一口一个姨娘,一口一个身份不明,那巨大的差距,巨大的鸿沟,一次次提醒他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罢了,澜哥儿你准备着些。三日后便去伴读,既身为卫家人,自然要时时刻刻为卫家着想。涛哥儿,你……我书房内那一套砚台,你不是喜欢已久,等下你拿去。”卫老爷愧疚的看着庶长子。

    陶姨娘听完眼泪哗的落下,扭头就往外走。

    这让卫老爷更是愧疚心痛,连忙追了出去。

    屋中,很快就只剩下卫澜和秦氏了。

    秦氏与卫澜回了后院,秦氏这才脸上带了几分笑容,连碰见卫珠正偷吃糖葫芦都没发脾气。

    倒是吓得卫珠连忙往身后躲,想推给哥哥背锅都没机会。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