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95章 打起来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隔壁几家都在打冷战。

    那拍摄氛围着实有些尴尬,摄制组都觉得气氛有点尴尬。这才第一季,直接打起来了……

    “言言,想吃包子还是饺子?酥脆的千层要吗?想吃甜点啊,那你等等,我去给你做点小蛋糕,待会放厨房,你饿了随时能吃。我刚给你烧了一锅水,里面放了安神的,吃完洗个澡,一定能睡个好觉。”谢岱齐正忙前忙后的揉面剁肉。

    跟隔壁,简直形成了天差地别的差距。

    “你等着啊,包子在蒸,你要不要先喝点鱼头汤,我在里面煮了鲜嫩的鱼丸,正好能吃。”说着,谢岱齐切了把小葱往碗里,那股香味儿简直馋的人流口水。

    隔壁几家冷锅冷灶,还在吵架。此时都停了下来,看着谢岱齐搬了张小桌子和椅子。椅子上铺着厚厚的毛绒被子。

    桌上放满了谢岱齐自制的点心和夜宵。

    “鸡汤明天白天喝,现在喝有点油腻了,吃点鱼丸汤。锅里还在煮着东西等下吃,今天你累了一天了,我给你按按身子。”

    众人嘴角都抽起来了,程柔刚从恋爱过度到新婚,此时瞧见这一幕,有点不太舒服,没忍住便笑着说了一句:“今天最舒服的就属周小姐了,出门有人背,在外有凳子坐,回来等着吃就可以了。咱们几个才累呢……”

    谢岱齐头都没抬:“爱你的人,站一会都心疼。不爱你的人,你累死累活都觉得你不累。言言是我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她开心快乐,一切安好,我就满足。程柔小姐吧,你累,不是你的问题。是你男人不够心疼你而已。”谢岱齐笑眯眯的蹲下身子,替她捶着腿。

    “你觉得委屈,你觉得不甘,觉得心累,那都是对方不够心疼你罢了。你跟我喊累没有用,对心疼你的人说。”谢岱齐满心满眼都是言言。说话自然毫不留情。

    程柔被这话堵得一滞,想起之前婆婆不喜欢她,汪帆要她改变成婆婆喜欢的样子。

    以前她爱穿齐膝短裙,婆婆却不喜欢,觉得太过暴露。她身在娱乐圈,却穿的跟个修女一样,甚至连喜好都在迎合婆婆。

    恋爱跟结婚不一样,她一次次体会到了。

    汪帆一见她脸色不对,就知道要遭,这丫头惯是见不得人家秀恩爱的。

    “看着干什么,烧水去!我去敷面膜了,烧火让我脸上干,你自己烧去吧!”甚至都顾不得这是在录节目,扭头就进屋去了。

    烧个屁。

    肖尧这会却更不舒服了,甚至还起来吐了一次。许曙光黑着脸打水过来给她擦了脸,闻见地上的味儿便捂着鼻子走了。

    “等下好些了你把地扫扫吧,我去烧水了。”略有些慌张的走了,肖尧躺在床上,看着那么多摄影机,眼泪直往下流。

    作为艺人最是能控制情绪,如今,她却不想控制了。

    反正,也没人心疼。

    许曙光最好喝酒,无数次夜里喝的醉醺醺的回来,吐得满地都是,全都是她没日没夜的收拾。半夜还给他煮醒酒汤,饿了还要吃夜宵。

    如今,肖尧竟是有种悲戚。想到隔壁院子的周言词,老公将她放在心尖尖上,肖尧就有几分悲哀。

    “活成我这样,你说失不失败啊?”肖尧流着泪自问。旁边导演组心都绷紧了,完了完了,这特么是要拆散的节奏啊。

    导演整个人都不好了,打出的口号是见证最恩爱夫妻,此时好像干坏事儿了。

    导演组眼皮子直跳,终于,在谢岱齐给周言词捏肩捶腿时,战火达到了顶峰。

    隔壁,首富独子王大龙,和新婚半个月的妻子,打起来了。

    “我说了让你滚,你给我滚啊!烧火不会,煮饭不会,捏肩捶腿也不会,你的温柔小意都只会给网红吧?是吧?为网红一掷千金是吧?为博网红小美人一笑,还专门打造个造星计划,让她们红是吧?滚,给老子滚!”王大龙一脚就被踹出房门。

    站在摄像机前的王大龙,一张脸黑到了极点。

    导演组摄制组,甚至不敢去看他的眼神。

    “你们,你们节目很好嘛……”当初打电话给他,说是能促进二人感情,他看了一下,促进战争倒是差不多。

    周言词惬意的吃着鱼汤,眉眼都弯了,倒是隔壁几家有点吵。不过谢岱齐按摩手法极好,没多时,她边沉沉睡去了。

    谢岱齐将她拦腰抱起,慢吞吞回了屋内。

    将就着媳妇没吃完的,三两口吃完也洗漱一番进去休息了。

    隔壁尤姿却是有些惊喜,才打完电话五六个小时,那礼物竟然就送来了。

    助理见摄像机下去了,便小声道:“我猜他就在帝都办事,只怕就在本地。尤姐你一定能马上见到他。”

    尤姿一张脸说的红通通的,打开礼物,那祖母绿的簪子,便是一眼,就能看出其中不凡来。

    尤姿打发了助理,美滋滋的放在床头睡了。

    此时周家前院。

    “父亲,我的簪子呢?那簪子是母亲说要传给我的,怎么不见了?我知道了,周锦那个贱人能进我屋,定是周锦那个贱人偷了!”周雨霖红着眼来找周无痕做主,周无痕的解释还来不及说便吞了回去。

    有人顶锅,那就更好了。

    “那簪子还是以前传下来的,要是丢了母亲饶不了我。这个贱人什么不拿,非要拿簪子!平时我都怕丢了,没敢带学校去!”周雨霖气得跺脚,扭头就往外跑。

    周无痕微微松了口气,他老婆有些厉害,他平日里几乎不愿与其起冲突。

    要是知道他将簪子送了新看上的小情人,只怕要生吞了他。

    好在尤姿平日里在他面前都是低调的,又不爱惹事,只要哄哄她,他还是乐意的。

    第二天一早,尤姿便简单梳了个发型,将簪子戴在了头上。

    昨天第一集已经播了出去,这是边拍边播,奇异的,引起了巨大反响。甚至几家的打架都火了。

    仅仅一夜的时间,谢岱齐秀翻了几对夫妻,已经传遍整个娱乐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