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90章 兄弟如手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490章

    谢岱齐承认,自己有些坑。

    比如曾经是个和尚时,那会他与小皇子也确实是合得来的朋友。那时他才七八岁,刚刚跟着师傅学卜算。

    小皇子作为他唯一的好朋友,他当然要让他作为第一个卜算对象了。

    那晚他翻遍所有书,都没算出小皇子命格。一晚上心心念念念经都不在状态,就坐那打瞌睡了。

    打着打着瞌睡,他做了个梦。梦里他笑得嘻嘻的,醒来就给小和尚写了这么一卦。

    还正儿八经的要小皇子一定遵守,那是他第一次卜算。

    虽然是乱七八糟做梦梦到的,但好歹交了差啊。

    到二次嘛,那是他自己不要的,怪我咯怪我咯?

    谢岱齐绝对不会承认,后面几世,都有他的身影。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谁穿我的衣服,我砍他的手足。为了衣服,可以不要手足。每一世,他都贯彻的极其彻底,半点犹豫都没有。

    卖兄弟换媳妇,划得来!

    不过那兄弟怎么想,那就不在考虑其中了。

    就是不知道他追的那么紧,是爱周言词至深,还是恨谢岱齐数次夺妻之恨呢?亦或是每次被坑的无奈……

    谢岱齐表示,都不在意。媳妇已经抱回家,过程他就不想回忆了。自己也是吃了苦的头。

    他是算计了白衣,但言言也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每次都走得干干净净,让他也体会了一把痛彻心扉。

    “你姐姐是周锦?你爷爷呢?现在身体可好些了?上次瞧他,好像一副病态的样子。”周言词拢了拢衣服,如今怀孕倒是得注意身体了。肚里孩子似乎猜到她想法一般,也在肚子里动来动去。

    周巡转头看着出声之人。

    坐在椅子上颓废的年轻人眼神一阵恍惚,周言词站在灯光下,头顶仿佛顶着一阵阵光圈,显得格外祥和。

    “老祖宗!!”周巡下意识喊了一声,便猛地站起身来。

    这一站起来,才发现她并不如历代供奉的画像那般,穿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帝王龙袍,此时一身常服,褪去了霸气,反而有几分柔和。

    周巡呐呐的僵在原地,甚至有些分不清是否在梦中。

    他们世世代代供奉着一张画像,那,是能解救他们的老祖宗。

    周巡恍恍惚惚看着他,谢岱齐干咳一声,隔开那目光。

    就算知道是子孙辈也不乐意了,现在这可是我媳妇儿……抢夺了这么久才得到的媳妇儿,你们随随便便就能看?凭啥啊凭啥啊?

    谢岱齐如今记忆恢复的越多,就越为自己以前擦一把辛酸泪。论作死,谁比得过他们兄弟二人呢?

    “你你是……我姐姐还在抢救,爷爷现在还好,她……”周巡一开口就声音颤抖,如今姐姐是他唯一的血脉至亲了。

    周家真的绝了吗?周巡脸色青白一片。

    这千年来,周家历代都在寻求破解之法,甚至当初还有人求上了医圣,当时医圣似乎找到了些苗头,然后……

    医圣死了。

    他们就更加明白了,自己一脉是被人控制的。

    “身上可有你姐姐平日里经常佩戴之物?若是有头发更好。”周言词看着抢救室,里边死气很重。

    她如今肚子里还有个人,不便多待。

    “有的有的,我姐姐的胎发在我身上。”周巡将脖子上的三角形护身符取下来。

    “胎发就更好了。”周言词松口气。

    将胎发接过,才发现竟是从出生就有一股死气缠绕在上边。周言词眉头一皱,直接抹去。

    将一股浓郁的生机凝聚其中,紧紧封锁。

    “等你姐姐出来,只要留有一口气就戴在她身上。会保她平安。这是我的电话……”周言词将电话写在纸上递过去,周巡手都在颤抖。

    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在机场碰见的女孩。爷爷,好像就是从那一刻好转的!!

    是她,真的是她!是他们找了千年的人!

    周巡嘴巴动了动,直到周言词离开眼中滚滚热泪才落下。

    “是她,是老祖,是老祖。是那幅画像的老祖,我们参拜了千年的老祖。”他们只谨记一句话,这画像上的便是老祖。

    居然,居然真的有这个人,可解周家命运!

    周言词离开之后,周巡便冲进了抢救室,不顾医生打骂将东西塞到了姐姐手中紧紧握住。

    有救了,周家有救了。

    周巡出了抢救室大门,就被护士赶出去了,连抢救室都不允许靠近。

    周巡却一边哭一边笑,站在大厅中间,爷爷爷爷我们都有救了。

    他却不敢给爷爷打电话,那周无痕不是什么好东西。

    若说家主平时从不管他们,那周无痕便是个走狗了。周雨霖是他女儿,周锦在他手上吃了很多苦。

    “金身像频繁出现世间,如今与金身相似的人也越来越多,光是咱们拍到的就有三四位……”此时电视里播放着八卦新闻,周巡随意一撇,却怔住了。

    只见那穿着花棉袄的女人正平静的看着摄像头,身后还有几个与她相似的人。

    这几人无一例外都跟刚刚的老祖,极其相似。

    他幼时,曾见过家主一次。那时他四岁,家主穿着一身白衣,身后便跟着一个穿白裙的女孩。那时他还以为是老祖……

    后来,他发现家主找的人竟是跟他目标一样。那个人,不过是个替代品。

    过了十来年家主依然如当初的模样。不老不变,岁月仿佛遗忘了他。

    那女人依然站在家主身旁犹如一朵高岭之花。当时周雨霖第一次见她,气得眼睛都红了。

    如今……

    这朵高岭之花,竟然一股大汉的感觉……瞧瞧那站姿,都跟以前不一样了。浑身透着几分……

    很诡异的模样。

    周巡眼泪都顾不得擦,死死地盯着那朵高岭之花嫌弃的看着身后几个白莲花。就如她以前穿白裙那般柔柔弱弱,眼里的鄙夷嫌弃,丝毫不加已掩饰。

    妈呀,家主你后院起火了!

    同样看着电视的柯老师,看着那浑然不同的人,面无表情的砸碎了面前大桌子……

    人生啊,为甚么踏马老是跟我作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