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89章 作死好兄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在医院推着做了一系列检查,最后嘛事没有。

    本来还绞痛的肚子也一点事也没了,医生站在仪器前看了好几次。

    “怎么回事啊,刚刚还有先兆流产的迹象,这会胎像又稳固了。这机器还是今年引进的,按理来说不该有这么大误差啊。”那医生冷汗都下来了,见谢岱齐整个人都绷紧了,更是不敢抬头看他。

    刚刚,就在刚刚,周言词露出了几分难受的嘤咛,后面那男人,在电视上总是一派正人君子的男人。竟然一拳……

    将VIP病房外的走廊打了个窟窿,这会连人都能钻进去了。

    医生擦擦额角的汗心里在组织语言。

    “不疼了,哎呀不疼了……”周言词手附在肚子上,正笑着安慰紧张的谢岱齐,便感觉手底下好像有东西略微拱了拱,轻轻一拱,好似心都突然跳了一下。

    “哎哎哎……”周言词猛地站起来,把谢岱齐还吓了一跳。

    “你看你看,在动在动,孩子在动。他一定在告诉我不要担心……”竟然还挺有力的。周言词将谢岱齐的手附上去……

    半响,安安静静一点起都没有。

    谢岱齐脸上的笑容都快僵硬了。

    “咳咳,可能是孩子累了,累了吧?我肚子不疼了,医生也没查出什么原因,不如咱就回去了吧?我不喜欢医院的气息。”医院死气重,总感觉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谢岱齐扫了医生一眼,医生仰头看着天花板,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哈,还好买了保险,就算被打也有天价保险。医生还挺想得开。

    谢岱齐也知晓她的体质,再三确认她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这才松了口气。

    如今怀孕三个多月,她因为是二胎身子又瘦弱,胎动倒是早了些。

    “肚子里只有一个吧?你确定只有一个吧?”谢岱齐不知想起了什么连忙问道。要是再生三个,他干脆去结扎算了。

    不行,这个生了就结扎。

    其实前段时间他就想去结扎的,但是去了两次医院,一次车在路上坏了。后来叫助理将车开去修,车又好了。一次医院设备坏了,那医院护士还打趣,说是有命中注定的孩子还没来。

    他才打消了念头。

    “哪有那么多双胞胎,这福气可不容易。”医生瞪了他一眼。

    “我家已经有个三胞胎了,可不能再多了。”谢岱齐幽幽一句,堵得那医生想打人。

    谢岱齐刚扶着周言词出了病房,便见一个黑衣少年抱着一个瘦弱女孩子急匆匆过来了。

    路过周言词时,周言词看了一眼,这一看便眉头狠狠一皱。

    “跟上去看看。”她跟谢岱齐说了一句,谢岱齐从不问为什么,只扶着她往前走。

    “医生医生,救救我姐姐,我姐姐才二十一,还是个大学生,求求医生救救她。”周巡几乎要哭出声来,拉着周锦的手整个人都在抖。

    今天一早爷爷就陪周无痕去五福村了,周雨霖如今不肯与周锦一个学校,周锦便比勒令先休学在家。

    他们一脉从始至终就只能听他们的。

    周巡被医生推了出去。在门外焦急的走来走去。

    周巡大概二十不到,此时颓废的往墙上砸了砸拳头。那医生看了一眼,心中放心了一些,不是人人都那么厉害能把墙砸个大窟窿的。

    抢救室里边医生却是眉头紧皱。

    “怪了,怪了,这所有器官没有一点问题,颅内也没有问题,胸腔也没有问题。怎么……怎么心跳一点点减弱呢,连呼吸都有些不对劲了。”那医生面色有些难看,见戴上了呼吸机,但她呼吸依然没有变化。

    奇怪了,竟是抢救仪器都无效。

    周言词站在门外,周巡正双手抱着头坐在椅子上:“为什么不是我,为甚么不是我,姐姐那么努力了,她已经那么努力了!为什么不让她活下来!”周巡拳头紧握,几乎无法忍耐。

    为什么,为什么同是周家人。一脉极其强大,商业帝国遍布世界,一脉却始终活不过三十岁,总是在睡梦中就心跳停止离世。

    甚至要依附强的那一脉才能生存。他怀疑自己一脉是中了毒,但他这几年每年检查身体,几乎没有半点不对劲。

    爷爷是他们那一脉活的最长的,也是因为,他最听周无痕的话。

    还有,得那个年轻家主的赏识。

    周无痕只是在那年轻家主不在的时候代为管理族中事物。

    “哪位是病人家属?过来签个字。就你一个人吗?没有别人在?家中长辈呢?”医生见只有个年轻人眉头有点皱。

    “父母死了亲人死了,只有个爷爷也快不行了。”爷爷虽然最近脸色不错,但是现在他跟在周无痕身边压根不能离开。

    医生一顿,语气也轻柔一些了,看着那孩子眼神有些同情:“过来签病危通知书吧,病人情况不太好,一直抢救,但呼吸心跳一直在减弱,甚至找不到原因。你们有家族遗传史吗??”医生列行公事一般随口问了一下。

    少年沉默片刻:“族中,不论男女,三十以前就会以各种原因离世。”千年前便是如此。

    “可有查出什么病因?”医生眼睛一亮,紧紧的看着他。

    “并未。有人得癌,有人得感冒去世,有人车祸去世,有人摔下阶梯去世,全都在三十岁以前去世,不论什么原因。”周巡脸色都青了。

    他们的一脉永远定格在三十以前。

    如今,他家,就剩他和姐姐二人了。

    二房有一脉,唯一的孩子前年已经没了。彻底,绝了。

    听说千年前是四兄弟,他们一房是老大,老二前年绝了,老三后来监国娶了另国女帝,如今已不知在何方。老四,是个双胞胎,就是周无痕一脉!

    医生看了他一眼,又转头进去了。

    谢岱齐惊异的看着周巡,哎呀,这说来还是他们的子孙辈呢。虽然言言那时并不是周家亲生,但毕竟也是养在跟前的,算起来可不就是他们老祖宗!

    周言词站在身后脸色极其难看。

    谢岱齐:很好的大兄弟,你又一次挑战了她的底线……呵呵哒。就算我不引导你,你也能作死了,真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