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88章 我弟弟来头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三宝你去哪里?”

    “妹妹,在上早课呢,不要乱跑。”大宝站起来想要去拉她,三宝却猛地转头看着他。

    平时三宝懒散不爱笑闹,总是安安静静站在身后,也不会发怒。但此刻……

    那双黑黝黝的眸子看着大宝,大宝竟有几分畏惧。

    “你和二宝不准出来。”三宝说完便不理老师的喊声,朝着柯老师办公室去了。

    三宝沉着脸。

    中间有个小朋友从书包里掏出个鬼脸想要吓唬她,却被沉着脸的三宝一个眼神看去,直接吓哭了。在门口哭叫了起来。

    三宝推开门,办公室内只有柯老师一个人。

    此时正端着个茶杯站在窗户边。

    听见门开的声音转头看来,平静的脸面上顿时多了几分笑容,有几分真假不得而知。

    “三宝,你怎么来了?你不是最喜欢这堂课?”柯老师转头看着她,眼中有几分的冷意。

    三宝没回答,定定的看着他。

    “柯老师,我的弟弟你知道他是谁吗?”三宝眼神微眯,说出来我怕吓死你。

    “曾经他就与我父亲该有一段父子缘,只因我那老父亲愚钝,失了机会。如今他重新投奔我父亲而来,你说要是还失了这机会,会不会疯?”三宝偏着脑袋仰着头看他。

    即便是仰着头,都没有半点低人一头的感觉。反而让人有些心理发憷。

    “那我与你母亲,还有夙世姻缘呢?”柯老师捏紧了手中茶杯,眼眸深深,这一刻,浑身怨气几乎掩饰不住。

    “我命中该有个弟弟的。他叫,长生。”三宝沉了小脸,明明这么小个人,浑身气势却总让人心生颤抖。

    长生,便是在顾云澜时,就该是他们夫妻的孩子。

    三宝虽然不知到底何种缘由让他们没能成为夫妻,但三宝能感应到她该有个弟弟的。

    柯老师黑了脸。

    这小不点很显然,虽然不知道他和谢岱齐的生生世世纠缠,但确实感应到许多不同的东西。

    “呵,他就失去了做人的机会,那我呢?你以为你父亲是什么好人?”柯老师这一刻浑身怨气都能化为实质。

    他的倒霉他的抑郁跟谁说?

    第一次,谢岱齐是个小和尚。

    那时他是个闲散王爷,七岁那年唯一一次出宫去寺庙,便认识了一个小和尚。他与那小和尚成了朋友,走时小和尚说要赠他几句真言。

    好嘛,那真言就是二十之前不要成亲。且送上门的不要轻易答应,得来不易的才弥足珍贵。

    当时他还不懂,但脑海里已经记下了一些。

    后来,长大后尘缘对他死缠烂打,甚至求了赐婚。那时他想起这话,还觉得小和尚有先见之明。

    尘缘与姐姐落水时,他果断救了姐姐,并且娶了姐姐。

    哪知道,那小和尚居然自己爱上尘缘了!!

    第二次,他叫清衡,带着未婚妻黑丫头一起上山拜入师门!

    明明是师父说他们早已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要将心思用在情爱上,一切都要以长生大道为先。时常教导他,情爱乃过眼云烟,过几年就散了淡了。唯有修为唯有长生,能让他拥有一切。

    他信了,信的真真的。

    在黑丫头给他端茶送水在石室前,他从不多看一眼。甚至怕体内留有浊气,许多时候吃都不吃。

    后来,黑丫头被师父叫到跟前伺候。他还在想,师父对自己真好啊。

    你看,黑丫头天天给他端茶送水送吃的,见天的在跟前转悠,多耽误修为啊。果不其然,他没用多久就筑基了,然后顺利下山历练。

    然后……

    然后小师妹就成差点成了他的师母。眼睁睁看着自己将她推到师父跟前。他曾经有一次质问遇到过那老头带着灵智全无的黑丫头,那时黑丫头已经不认识他了,也没几年活头。

    那老头很坦然地说,是你自己不要的!!

    当时他就想杀人,只可惜那黑丫头挡在他跟前,很仇视的看着自己。最终,却没能下手。

    后来,二人相拥花海逝世。

    哈,他把黑丫头鲜花为绕水葬。

    将顾云澜那个贱人直接丢到山沟沟去喂了野兽。只可惜,他浑身还有曾经小和尚时的功德,那些野兽不敢吃他,最后化为一堆黄土。

    各种,更是有一世,他差点被他掰弯,差点就从此喜欢男人了!!

    夺妻之仇,不共戴天!!

    白衣男人毫不掩饰怒气,凭什么每次都是我倒霉!细数他的倒霉,他与所爱的错过,哪次没有那个禽兽的掺和!

    “我看你一口一个我的父亲,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爱上我父亲了呢。”三宝神色晦暗,明显,他对父亲的执念比对母亲的爱还深。

    柯老师滞了一下。

    “我劝你不要动我弟弟,你是伤不了他的,他迟早是我父亲和母亲的孩子。我想,他现在已经记上你了呢。”三宝阴恻恻的看着他。

    “真的不要得罪他哦,也许,也许你表现好的话,说不定没那么倒霉也不一定了。”三宝心中有所感觉,但其实她心里也没底。

    若真是那个家伙当了她弟弟,只怕自己都得夹着尾巴走。

    不过,不可能啊……三宝没多想,用来吓吓柯老师也不错。

    “呵,我能追到这里,我还怕更倒霉?”白衣男子已经冷笑出了声,手中茶杯握的更紧了几分。

    “杯子给我!”三宝摊开手,显然动了几分怒气。那杯中有她母亲的头发,上次来家中,只怕就是为了这头发而来。

    白衣男人笑而不语,眼中带着冷意。

    “我说了,杯子,给我!”三宝看向他。

    “你认识一个叫贺思言的吗?她,快要死了哦……”三宝突然轻声道,看到对面白衣男人手掌微微收紧。

    “我要是将她的存在告诉母亲,告诉她,你又找了替代品,那你可一点机会都没了……”三宝没说的是,现在贺思言成了母亲的小跟班,人家两人早就认识了!

    白衣男人浑身戾气几乎遮掩不住。

    眼睁睁看着三宝小手一挥,正在燃烧的头发乍然熄灭。

    茶杯,已在三宝手中。

    “看在你曾是我老师的情分上,警告你,千万不要动我弟弟。我怕你将来跪着来求饶恕……”三宝转身就走了。

    你非要作死,那谁都拦不住。

    突然想想,你特么倒霉不是没有原因的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