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87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柯老师是用了晚饭才走的。

    晚饭前,三胞胎也从幼儿园回来了。

    “怎么回事啊?不是要在幼儿园吃小点心吗?”柯老师看了看表,这会才刚刚到吃小点心的时间,怎么提前就回来了。

    大宝二宝看了看三宝,三宝说有人来欺负爸爸了,她们就找了个借口提前回来了。

    “柯老师第一次家访怕你紧张,我们来陪你。”二宝张口就说瞎话。

    柯老师哦了一声,眼睁睁看着三胞胎放下书包洗手吃饭爬上桌子。

    三宝屁股一撅,将坐在周言词左边的柯老师挤到了最远的地方。

    鼻翼间熟悉的香味儿没了,柯老师手中正捏着筷子,咔擦一声……

    “我好像听到什么东西断了,难道是柯老师不想看到我们回来啊?”三宝这么一问,老柯手里还握着的筷子顿时就不好放下了。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怕不是你们在学校闯了祸怕老师告状?”周言词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三宝一下就扭开了,哼,不要面子的啊?

    柯老师此时筷子正握成一副吃饭的动作,筷子被他从中间捏断,若是放下就成两截了。只能一动不动的握着筷子……

    我就说,姓谢的那一家子跟他都不合!生来就不合!

    谢岱齐慢悠悠的给老婆夹了菜,盛了汤,这才看着柯老师“其实,柯老师,你讲的那个故事,我还看过另外一个版本……”谢岱齐挑了挑眉,语气中带着几分凉意。

    柯老师眉宇间浅笑淡了几分“不想听。”

    …………

    就那么直白的拒绝知道真相,连谢岱齐都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大宝多吃蔬菜,男孩子不要挑食……”

    “二宝好好吃饭,你在学校就老是要老师喂,还要不要老师喂饭呀?”

    “三宝……三宝你高兴就好。”柯老师面带微笑的关注三个孩子,三个孩子摇头拒绝,看了眼正伺候着妈妈的父亲,默哀。

    父亲,有人撬您儿子女儿的墙脚呢。

    “那喝点汤,小孩子喝点汤能长高高的哦,会跟柯老师一样高呢。”柯老师笑眯眯的,比谢岱齐还像个父亲。

    二宝悠悠的看了眼爸爸,唉,你女儿在顽强抵抗糖衣炮弹,爸爸你真的不看看我们吗?

    这桌饭吃的有些诡异,两口子亲密无间,三孩子和老师跟亲生的一样。

    “希望下次幼儿园活动能看到三宝妈妈,大家一起参与孩子们的成长,成为他们不可或缺的部分。”柯老师走时连谢岱齐看都没看一眼就出门了。

    关了门,谢岱齐才转过头认真的看着周言词。

    “都说一山不容二虎,我觉得一个屋子也只能有一个盛世美颜。”指了指自己的脸,难怪跟对面那个处不来。

    三胞胎的脸瞬间黑下来了。

    “爸,你是说我们丑咯?”大宝哀怨的看了爸爸一眼,扭头就进屋了。

    谢岱齐一句话就得罪了三熊孩子,那呆滞的表情看得周言词笑坏了。

    “我总觉得这柯老师,很熟悉,好像,反正就是熟悉的感觉。”周言词抿了抿唇才笑着道。

    “熟悉什么啊,你瞧瞧他那文绉绉的样子,一看就没少骗小姑娘。自从他来幼儿园,每天去学校接孩子的年轻妈妈都多了。”谢岱齐干咳一声,想让自己使坏的没那么显眼。

    倒是周言词觉得这场景很熟悉,就像那对兄弟相处一样。

    “对了,你之前说那故事有另一个版本,是什么版本啊?”周言词还挺好奇。

    谢岱齐突然看着周言词,笑了。笑的整个屋子都亮堂起来。

    谢岱齐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显然心情好到了极点。

    “他啊,不止没有抱到美人归,最后还以为自己喜欢男人了……”谢岱齐至今想起都会笑出声,老子差点掰弯你!坑不死你!哈哈,横竖不是第一次坑他了!

    周言词张口结舌,啊了一声,那那这要是真的,柯老师,也真的太倒霉了吧!

    “那他哥哥最后跟那姑娘在一起了吗?”周言词开口问道。

    谢岱齐……

    笑容僵硬在脸上,眼神躲躲闪闪竟是不敢看她“走了走了,这都快十点了,吃完饭好好休息,要给孩子胎教呢。”转头就收拾碗筷跑了。

    周言词突然很好奇,他到底做作了什么死……

    第二日一早,孩子们自己垫着脚踩着椅子蒸了鸡蛋,热了牛奶,还煮了几个饺子,吃完要上学时,正好谢岱齐起床。

    “爸,柯老师会喂我吃饭,给我系鞋带,还会盛汤倒水,还给我扎个小辫子,爸,你可长点心吧……”二宝看着老父亲语重心长道。

    “那我也给你扎小辫子。”说完,直接将二宝头上扎好的头发弄散,气得二宝哇哇大叫,跳下凳子就跑。

    “哼哼,你再惹我,我去柯老师家当孩子去……”二宝气哼哼的,你咋那么能耐吗?不就是瞅着我没办法换个爹嘛……

    欺负人……

    三孩子打打闹闹玩耍了一会,才出门去了学校。

    周言词正端起杯子要喝水,杯沿还未放到嘴边,突然感觉心口一阵剧痛。

    “咔擦……”杯子猛地落在地上碎成几片,谢岱齐一个闪身就出现在她身后,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

    周言词面色有几分苍白,捂着肚子,竟是有几分隐隐的疼。

    “怎么回事?去医院,马上去医院。”谢岱齐打横抱起她便往外冲。才发现外面不知何时乌云密布,竟是打着轰隆隆的雷声。

    谢岱齐一路连闯好几个红灯,才将人送到了帝都医院。

    到了医院时,周言词已经满脸苍白,脸上全是细细密密的汗珠,鼻翼间的冷汗都掉了下来。

    “孩子,孩子……”周言词感觉像有一双大手在与她抢夺孩子一般,就像两方在不停的拉扯。

    谢岱齐抱着她一路上了楼,医生紧急做了检查,但却查不出半点原因。

    但,有先兆流产的征兆。

    当时,周言词便猛地抬头看向那滚滚乌云,眼中有几分怒意。

    此时在幼儿园的三宝却突然从凳子上站起来,面色沉沉的看着窗外。

    朝着柯老师办公室而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