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80章 飞机下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啊……”

    “求保佑求保佑求保佑……”

    “迟少校,你们只说此次行动会给我带来好处,没说给我带来生命危险啊,你们要全权负责!”

    “我要回家,我要回去,迟少校你要保护我,好好带我回去!”文律师系着安全带,此时在颠簸的空中已经将他甩的头昏脑涨,偏生还各种叨叨,听得迟少校几乎想要打晕他。

    “坐个飞机都能遇上这种事,这是人力可以控制的吗?你以为我们愿意的吗?你给我闭嘴,你再叫就把你扔下去!”助手黑着脸,能见过这么怂的软蛋。

    还不如两个女的。

    反观两个女的,一个只静静的看着窗外,一个反而极其兴奋。这是她第一次坐飞机。

    那文律师紧闭着嘴,眼中却满是慌乱,一个大男人,此时已经被吓得尿了裤子。

    “啊!”又是一阵颠簸,晃来晃去,几乎能把人苦胆都吐出来。

    “你在,你在说神马?我好像,从上飞机就看到你嘴巴一直在动,你在偷吃东西吗?”贺思言抓住扶手,还好她穿得多,安全带系在身上,颠簸时没那么勒人。

    要是穿裙子,现在可受罪了。

    只见她面前的周言词嘴巴不停的轻声说着什么,每说一句就感觉她浑身气息不一样,好似有什么东西从她身上出去了。

    “我啊,我在召唤我的守护神呐……”转过头,一双眼睛灿烂如星辰,美的不可方物。

    贺思言都看呆了。

    飞机上越发颠簸,此时已经连月亮都看不清了,外面能见度很低很低,只能依稀听见耳畔传来轰隆隆的雷声。

    飞机刚平稳下来,众人只来得及微微松了口气,便感觉天旋地转的起来,所有人都没控制住尖叫。

    只有周言词嘴唇动的越发快了。

    “飞机,飞机在下降!”助手猛地白了脸,大喊一声,整个人都懵了。此时飞机天旋地转的在往底下坠落。

    “下方,是海!”众人心中一沉,那文律师更是直接大哭起来。

    “娘啊,儿子都还没来得及给你尽孝啊,娘啊……媳妇啊,我对不起你啊,我在外面养了个老三,对不住你啊……下辈子我一定好好待你。”一边哭一边喊,整个机舱内乱糟糟一团。

    此时的地面却慌了神,方才他们联系上那架客机,他们遇上了气流,如今很不稳定。

    已经在紧急迫降,却不知道能否成功。

    “还记得多年前一起飞机失事吗?那架飞机似乎还有来华夏的很多重要人士,也是突然遇上了空难……”微博中有人隐隐提起了此事。

    所有人见了都静默片刻。

    此事,直到现在都是未解之谜。所有人守口如瓶,好像在坚守着什么秘密。

    “那……那不一样的。当时那飞机在外面半天都没消息,几乎各国都举行了默哀仪式,甚至还有领导人通稿都发了。全国为他们祈福……结果……结果,结果踏马的,他们居然走回来了,说是在外降落的。鬼才信呢,有人查出来,明明当时他们落到了海边,海边能降落,别闹了好吗?飞机都好好停那呢。”说起此事,这几乎算得上历年空难最玄幻的事了。

    偏生到现在,都查不出原因。

    “虽然这样不太好,但我真觉得此事肯定有猫腻。说起来你们不信,我有个朋友,是专门研究此事的。他跟了那些空难生还的人,发现她们都走了三年背运。”这条微博被人顶了几下,又回复了两句。

    “那些人无一例外都很倒霉,好像他们生还违背了某些因果,需要从另外的地方挽回一般。”

    这话语里隐含的意思就是,本来他们该死了,却因为某些特殊原因逃过一劫。但上天是有因果循环报应的,便出现了三年的倒霉事。

    此事太过玄幻,众人看了也只一笑而过。说什么的都有,他们已经听得看的够多了。

    嫣然一笑:那可不一定,万一今年又出现奇迹呢?你们可别忘了,华夏是一个神奇的国度。连锦鲤都有,还能没个奇迹出现?

    华夏魂:你们听说了,最近国外掀起了一股华夏热,都传闻华夏有巫女,有什么神灵,都要来华夏朝拜了。

    众人聊着聊着便没边了,只是心中都还是惦记着那两辆起飞的飞机。

    此时的周言词浑身散发着一股奇异的力量,离她最近的贺思言首先发现不对,见飞机起起伏伏她都没有半点表情和动静。甚至一双眸子冷静的可怕。

    心中便猛然抖了一下。

    却见那周言词转头看着她,一双眸子幽深仿佛带着某种奇异的力量。

    偷偷凑到她耳边,轻声道:“看见什么,都不要说出来哦……”朝着贺思言眨了眨眼睛,突然脑海里闪过两个字。

    天宠。

    主人经常噩梦醒来后说天宠天宠,有人是上天的宠儿,有人是上天的女婿,而他是上天的弃儿……虽然不懂他说的什么意思,但此刻,却真的冒出这两个字在脑海里。

    只见周言词右手张开,贴上透明玻璃,一双狭长浓密的睫毛将眼睑盖上,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

    那只手,仿佛在召唤什么一般。

    贺思言紧抿着唇,突然觉得她活的多么精彩,自己需要依附别人而活,而她,是别人依附她而活。

    强大的女人。

    “砰……”又是一阵巨响,下降的飞机突然停止,好似还抖了一下。

    “呲呲呲……”好像什么东西从飞机上划过,正死死的抓住,发出的金属接触声。

    “啊!什么声音!”

    “要死了要死了,我不要死啊我真的不想死啊,救命啊救命啊……”文律师极其惜命,此时早已哭的不能控制。

    迟少校额角眉头狠皱。

    一个手刀砍在他脖子上,直接将他打昏过去。

    “怎么突然没下降了?飞机好了吗?”贺思言看着外面,此时已经跌落云层下面,几乎能看到底下海水在月色下泛着光,没多时,飞机甚至还在缓缓上升。

    驾驶室内,两个驾驶员看着漆黑一片的仪器,面露恐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