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48章 白衣少年的过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回到狱区时,很明显的感觉到所有人不一样了。

    若说以前给她的感觉,那就是所有人混吃等死等着重新出去,要么就是等着处决。

    要说悔悟,那是没有的。

    她深入了解过才真的明白,有些人是思想有问题,而每天上两堂课是救不了她们的。

    既然救不了,那就亲自体会一下自己手中所犯下的杀孽好了。

    周言词很直白粗暴,当晚回来,几乎大家都做起了噩梦,与当初那连环杀人案一般,能完全体会到当初死者的痛感,能让她们亲身经历一遍,所有的一切!

    那天晚上,周言词站在走廊里,听着到处传来的尖叫和恐惧,面色平静。

    周遭两个室友,8号和12号依然没能幸免。

    4号站在她跟前“她们全都在做噩梦,好像很惊恐的样子。我刚刚在窗户,看到教管员一个个寝室跑,似乎想要唤醒她们。但是失败了。”4号轻声道。

    周言词裹紧了身上衣服,梦没做完,醒不来的。

    恐怕,教管员也知道这一切跟她有关吧?

    不过没上来找事儿,那就代表着,似乎在她接受范围内?

    女教管员实际可没她想的这么复杂,只是觉得,反正不会死人,教训一下她们让她们意识到问题,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这惨叫声太渗人了,只是想让她们压低些嗓音,别扰人清梦!

    “你跟我想象的不一样……”万籁俱寂,思言突然看着周言词的侧脸,开了口。

    “我见过不少跟你长相极其相似的人,你知道吗?”思言偏着头看向她。

    “我的名字是主人取的,我姓贺,他说那是他第一次产生遗憾的时候。这个姓,对他有纪念意义。我以前也不叫贺思言,主人叫我缘缘……几年前才改名叫贺思言,我猜,主人那时候是找到了他要找的人。”贺思言眼神恍惚,看着周言词的脸。

    “名字横竖只是个代号,叫什么,有什么关系。只要能跟着他。”贺思言抿了抿唇。

    “我自小就跟着主人,没有见过别人,小时候,只见过很多跟我长相相似的人。长大后,也见过几次跟我相似的人。我知道他在找人,这一生都在找人……”贺思言慢吞吞的,她小时候还以为是主人想给她找玩伴。

    还以为是故意找了那些人逗她开心。后来发现……

    那些人越长越不像,人,就这么消失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再大些,主人似乎有意将她往某些方面培养,似乎在照着一个人的影子,在养她。

    她才知道,自己只是他千挑万选出来的宠物,一个替身。

    她也曾经不甘过绝望过,想要将那个人挤出主人的心,自己住进去。

    她哭着说“我在你身边那么多年,为什么就不能多看看我,我来得很早很早了。”她那时三岁就跟在他身边,自以为来的够早了。

    主人甚至带了几分杀意告诉她“你晚的何曾是时间。是不甘,每次都是我炮灰的不甘!”是许多世,是再也无法追回的遗憾。

    她一直在想,该是怎么样的人才能让主人心心念念记挂一生啊。她羡慕过,嫉妒过,甚至希望那个人死了。直到遇见周言词前,她都是这么想的。

    现在,她明白了,也许,那个人恰好被她碰上了。

    就算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了解,但直觉告诉她,就是那个被主人挂在心尖尖上的人。

    那个,主人无数次从梦中惊醒,无数次错过的人。

    “我小时记忆力极佳,即便是只有两三岁,也总能找到回家的路。我父母,多年无子,后来收养了我。两岁时,她怀上弟弟,将我几次带上百里外的街道丢弃,我总能清楚无比的一个人走回去。顺着她好多次转圈的路线,一路找回去。”贺思言嘴角轻勾,半点没有愤恨。

    因为,她们若是不丢弃自己,她又怎么遇上主人呢?

    “后来,在弟弟出生的那一天,父亲喂我吃了药,我沉沉的睡过去了。他开了许久的车,带我离开家。等我清醒过来时,躺在深山老林中,周围黑漆漆的,我吓得大哭大喊,叫爸爸妈妈,求他们带我回家。我会少吃些,不会跟弟弟争家产,只求他们带我回去。可是传来的只有一阵阵的可怕狼嚎,和我的哭声……”

    “主人,穿着一身白衣,犹如神一般走到我跟前,带我离开。”贺思言抿了抿唇,从她第一天遇见主人时,主人就是那个模样。

    如今过去二十年了,主人还是当初的模样。

    “我的世界里只有他,他的世界里,也只有那个人。”幽幽的叹了口气,可现在看来,那个人结婚生子了都,唉……

    主人,你又晚来一步!

    周言词半响无话,贺,缘缘,她第一反应就想起了那个梦。

    梦里那个小和尚,和那个被报复的炮灰,似乎叫什么,叫贺意?贺意,似乎,当初那个与他错过的人,叫尘缘!!

    周言词紧抿着唇,脸色有些难看。

    贺思言看着她,从她的脸色一眼就能看出来,她不喜欢主人。而且,她很爱自己的老公和孩子。每次提起她的大宝,她就会说大宝老实憨厚。

    提起二宝就会说小机灵鬼。

    提起三宝就会无奈一笑,感叹自己甚至不知该如何教育她。

    提起老公,脸上的笑容灿烂如花开,整个人都犹如冬后化雪一般柔,整个人都柔的似水一般。

    而听到自己谈起主人呢,脸黑如墨,面无表情很渗人。

    “我的梦里也只有老公和孩子。”周言词挑着眉。

    贺思言瞄了她一眼,小心翼翼问道“就没有过别的人出现?”我主人长得那么好,你就没半点印象?

    “还是有的吧,不过大多数都是以倒霉的形势出现,相信我,被我梦到的,他们不会走好运的。而且,很多人很惶恐被我盯上。”周言词很直白的告诉她,我只有一心想虐别人,才会将人记挂在心上。

    贺思言顿了一下,哦了一声才转过身。

    周言词打了个哈欠,伴着她们的噩梦,正好睡觉!

    明天,好似该出狱了呢。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