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45章 言姐带你们发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一袭红裙的她赤脚站在舞台上。

    嘴角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笑,那张白纸竟是又飘回她手中。依然软绵绵的耷拉在她手上。

    所有人面面相觑,若不是那诺大个吊灯将地面砸了个窟窿,差点就以为是身处梦中了。

    那张纸,怎会跟利刃一样尖利!

    竟是能杀人于无形!

    能容纳千人的会场此刻寂静无比,都傻傻的看着那女人,看着她的眼神,都不由打了个哆嗦。

    妈呀,这哪是朵娇花,这是朵食人花啊!

    “惭愧,让大家笑话了。”4号眯了眯眸子,真好,原来这样就能让大家闭上眼睛了。

    这可比,杀人有用多了。

    直到她走下舞台,好多人都没反应过来。

    但是她一路回周言词身边时,大家都让开了一条道,这就是个杀人的机器啊……

    “天啊,是华夏武术……”

    “是传说中的东方武术,我要去东方学武!”

    “东方武术是真的,传闻学到终极还能白日飞升,还能飞呢……”

    “不用终极,我上次看娱乐新闻,听说有个影帝拍电影时威压断了,而他,还好好的立在半空中!”

    4号离开舞台,底下喧闹一片,竟是都难掩震惊,只以为华夏真的有大师。

    几个混迹在嘉宾中的华夏人,都不由面面相觑。

    等等,他们不是说任务目标手无寸铁,手无缚鸡之力吗?甚至还为此专门派了人过去贴身在监狱保护?这,看着怎么不太对劲儿啊。

    就这手段需要保护?

    杀人估计都找不到证据,找不到指纹的!

    几人有点怀疑。

    此时他们的任务目标4号正屁颠屁颠的跑回周言词身边:“怎么样怎么样?我表演的好吧?我告诉你们,要不是怕吓死那群土鳖,我可以一次将十张纸扔出去,然后将他们脑袋割掉,却不沾一点血的。嘿嘿,我厉害吧厉害吧?”那翘着小尾巴的样子竟然跟某种犬类一毛一样。

    身后听到一丢丢的犯人,默默往后退了退。

    不可亵玩焉也就算了,还不可远观,算了算了,一个都惹不起。

    “我厉害不厉害?”偏要堵在周言词跟前,想要得个夸奖。

    “好好好,你厉害你厉害啊,但是不能随意杀人啊。你这好的身手,要是当个屠户肯定能赚钱。”随口夸着她,4号竟然还认真的点着头。

    “就是那衣服我不太喜欢,连身花袄子都不肯给我,小气的要死。以后不来了。”撅了撅嘴,坐在周言词身边。

    8号和2号默默往后挪了个位置。

    以为是青铜,特么的居然是个王者。

    算了,你了不起你坐号身旁咯。8号以前一点也看不起4号,此时倒是心甘情愿的退到后面去了。

    周言词不知道,这些人为了能做她的左臂右膀,其实背后还比试过一番。能站到她跟前,一个个可得意了。

    4号得意的挑了挑眉,哈哈哈哈……

    从今以后终于可以做号的狗腿子了。

    周言词看着她那傻傻呆呆的目光就扶额,这孩子,莫不是个傻的?

    “老大,你运气真好,居然被安排到压轴,哈哈哈……”几人笑闹着,台上缓缓喊了好几次周言词的名字,她才缓缓站起身。

    就这么穿着她的厚棉袄,也不换什么服装,就这么站上了舞台。

    主持人愣了一下,呃,你长得漂亮素颜出场也就算了,但为了以示重视,咱就不能换身裙子?

    转头看着站在一旁的教管员,教管员眼观鼻鼻观心,压根没有劝她的打算。

    呵呵,别人不造,她还不造吗?这个小华夏女子,已经将她老窝都给端了。

    她要是站起来喊一声,场上百分之百应和她。

    周言词拿过话筒,犹如大佬巡视一般在舞台上轻轻跺着步子,走了一圈,明明有些嘈杂的会场,不知为何竟是在她的注视下,慢慢安静下来。

    这气氛,好像有点不太对啊。

    这联谊晚会,好不容易气氛到达顶峰,嘉宾们脸上各个带着笑意,此刻都感觉到了空气中的那丝凉悠悠的气息。

    “大家很开心?这联谊晚会大家很满意?”周言词声音请冷,她不笑时有种威严,仿佛看见了学生时代的教导主任。

    大家面面相觑,想说挺开心的,却又在那眼神下张不开口。

    特别是周言词所处狱区,大家都缩着脑袋犹如鹌鹑一般,安静如鸡。

    “说好的仁慈,说好的和平呢?透过现象看本质,你们就没意识到这次主题晚会的重点?各位,摆清自己的位置,咱们是……犯人……请跟我一起念,犯人……”周言词眉毛一挑,轻轻嗤笑一声。

    会场有几分尴尬。

    “和平,你们要是爱好和平会呆在这里?会进来蹲号子?”

    “会手上沾满鲜血?会对无辜孩童下手?你们懂和平?懂仁慈,笑话!”周言词声音有几分严厉,那声笑话,愣是让人心底有几分惧意。

    “纵然是天崩地裂,正义也要得以伸张,任何时候,老天爷都盯着你们呢!”周言词阴恻恻的看着她们。

    “你们,都该忏悔!”周言词在这里,见识到各种人间惨剧,她们这里每一个人,只怕都是某个家庭的刽子手。剥夺了那个家庭的希望和欢笑,拿走了无辜之人的性命。

    或许有人罪有应得,但大多数人其实都对无辜之人下了手,而且都并没有悔改之意。

    老实说,周言词对惩恶扬善没兴趣,对掰她们会正途也没兴趣,但是,她一定会让她们认识到自己的错!

    替天巡视,不如说是替民巡视!

    底下人心里突然有点毛毛的,方才的喜悦半点都提不起来,只觉得心中有几分惶恐。

    她们知道自己有错,即使现在在服刑,其实能意识到自己错了的人也极少极少。

    大多数人,有的后悔,都是为什么没收好尾,让人抓住了呢?

    此时周言词毫不犹豫的指出她们不知悔改,也没有半点尴尬,好像,并不在意。

    “既然如此,我送大家个礼物好了。希望世人谨记,举头三尺有神明,正义会缺席,而我,不会!”周言词突然笑了,笑的极其灿烂。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