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44章 我会纸片杀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监狱联欢晚会很快就开始了。

    因为有些人参加完节目,过两天还要吃枪子儿告别人世,所以女教管员尽力让大家都能参与。

    犯了错要受到惩罚,或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但并不被同情。

    因为在她们手上遭罪的人太无辜,该死就该死,该蹲号子就蹲号子,谁都没得说。

    “今天是三个狱区一起联合晚会,媒体也要过来,要记录你们的改造生活,这次要是表演的好,听说还可以争取宽大处理。”女教管员说出那句宽大处理,大家好像没什么反应。

    愣了一下,怎么都这么淡定。

    22号还没处决,还有几个月活头,此时倒是随意的很。

    “她们现在跟着号根本不想走,像我们这些,反正都会要死的,宽大处理也没用。”现在这加分项,已经没什么用了。

    以前是争着要宽大处理要出去,现在有号,这日子过的还挺有意思,谁还想走啊。

    女教管员有点心塞,心想这次晚会结束,还是得问问,什么时候把她弄出去。

    “好了好了,大家穿上新衣服,等会媒体来了记得好好说话。”眼神看了众人一眼,随后便穿着高跟鞋哒哒哒走开了。

    难得她也能穿上漂亮衣服。

    这次三个狱区联合晚会,人倒是不少,统共一千多人,竟是将会场坐了个满满当当。

    到处都扎着气球,欢迎各界莅临指导。倒是办的有几分意思。

    那主题和平和仁慈,也被人挂在正中央。

    开幕式依然老套无比,先感谢了各方支持和表达了重狱友的忏悔之情,然后才正式开始。

    “第一首,我猜……”8号和2号对视一眼,百无聊赖的撇了撇嘴。

    “肯定是先歌唱祖国啊,万年不变的套路,全国际通用!”几人坐在角落,4号依旧穿着她的花棉袄。

    “今天还来了些大人物,他们来这些地方不害怕吗?”

    “不怕咱们暴起伤人吗?哈哈哈……”8号声音不小,甚至有些肆意张狂。

    女教管员眉头皱的都能夹死苍蝇了,转头瞪了她一眼,却又拿她毫无办法。

    脑子有问题,她来这里一是接受治疗,二嘛,外面容不下她谁都不敢收,放这里都是度日的。

    此时见她指着那些大官感觉头皮都在发麻。

    “哈哈,快看快看轮到咱们这里的了,那些傻子居然还真上去表演歌舞,你说22号是不是傻啊?再有几个月她都要告别人世了,还上去跳什么鬼!”几人碎碎念,一会点评谁胖了跳的跟肥鹅一样,不好看又搞笑。

    周言词也没管她们,只专心看着节目,顺带转头看着4号。

    “马上轮到你了,你待会表演什么?”周言词有点好奇,4号身份其实有些神秘,但多多少少从相处中能猜到几分。

    只怕是从小就被圈养起来的。

    4号脸皱巴巴的,脸蛋纠结的快皱成一团。

    “我真的不能穿我的花棉袄上台吗?我以为,只有主人才会喜欢这些白裙飘飘,长发飘飘的感觉。”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花袄子,怎么看都觉得很好看。在她眼中,这就是自带金光全身镶钻一样的衣服,顶好顶好的了。

    对于她的品位,周言词没吭声。

    大概,她家主子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早知道是这么个审美,还不如让她穿白裙子装逼。

    “我等下给你,表演个魔术。”是主人教的。

    思言想起主人心里有些忧伤,不过这会闹哄哄的又赶走了这些情绪,让她很快就开心起来。

    “马上到我了,我去后台了。”4号被人带走了。

    周言词并没跟过去,女教管员大概知晓她的危险系数,便抛下手头事自己跟在屁股后头,一步不落的跟着。

    没多时,又过去了几个节目,虽然主旨是和平和仁慈,但实际大多数都是歌舞啊之类的,到底在牢狱中有没有反思和后悔,那就不知道了。

    周言词看着台上缓缓走出来的女人,那张脸,经过化妆和打扮,竟是比起她还像那金身女像。

    虽然各国之间有着审美差异,但美好的事物众人都有共鸣,此刻看着她一袭大红色长裙缓缓走出来,赤着脚在冰凉的地上走着,她内心竟然冒出:“卧槽,真冷啊……”的想法。

    “女神……我的,女神……”底下隐隐有人惊呼。

    面容娇小精致,锁骨暴露在空气中,不少视线都若有若无的看了过去。

    其中,不乏有些眼神猥琐之人。

    若是平时她早就发了怒,但自从跟在号身边久了,似乎也学会了控制自己的脾气。

    号曾说:“你得让他们看见你的实力,让她们惧怕你,不敢正眼瞧你的实力!”

    “今天,我给大家表演个小节目吧。”思言站在台子上,本来是白色长裙,可是……

    天杀的,她现在竟然看见白色长裙竟然有种诡异的想吐的腻味感觉。

    就像以前逼迫自己穿多了,现在一看就厌恶就恶心,竟是怎么都不想穿了。

    女教管员只眼睁睁看着她一把将旁边的窗帘扯下,三两下缝缝补补在身上打了个漂亮的结,一套高端洋气的晚礼服竟是就这么诞生了。

    简单没有丝毫花纹的料子,竟是让她穿出了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唉,这会儿才发现4号和号好像,长得很像啊……”女教管员正自言自语的,便感觉底下人的眼神看着4号很露骨。

    心中才开始担心4号会不会突然暴起伤人,便见4号很淡然的从背后拿出一张抽纸。

    “我给大家表演个小把戏。”嘴角勾起几分诡异的弧度,眼睁睁看着那片软绵绵的卫生纸,在她手腕轻轻一动,卫生纸竟是划出一道尖利的声音,直接朝着头顶吊灯而去。

    “哐!”

    仿佛有什么尖利之物划过铁器之物的声音。

    那声音听的人耳朵刺痛又心头猛跳。

    众人只见纸片犹如一道利刃,将吊灯重重割开,轰的一声……

    吊灯突然掉落,底下坐着的嘉宾吓得魂飞魄散,竟是四下逃窜开了。若是仔细看,就能发现,那露骨眼神就是从那发出来的。

    此时露骨眼神没了,惊恐的眼神倒是收获了一大片。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