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43章 棉袄棉裤东北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在女子监狱过上了皇帝般的生活。

    虽说这里不允许有这种存在,问题是,她就是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了。

    就这么在众人眼皮子底下长成了大佬。

    女教管员至今都在反思,每天都在眼皮子底下,是怎么让一个个犯人敬她为王的?

    啊,是了,她们全都怕她。

    所有人都害怕她,但凡她走过,那些眼神或是畏惧,或是尊敬,总归就很是害怕她。

    周言词轻笑一声,这天气越发寒冷了,她穿着一身厚棉袄,外面套着个囚衣,整个人裹得跟头熊一样。身后还有个身量与她差不多的女孩子,外边同样穿着厚衣服,里边还穿着套裙子,脚上也穿上了袜子,嗯,在她的强烈要求下,才未曾穿秋裤。

    “你说说你,穿厚袄子就穿袄子咯,非要穿你这破裙子,这裙子有什么好穿的,都不方便。你瞧瞧我,穿条秋裤多好?”8号一个劲儿的碎碎念。

    这姑娘吧,以前让她很不喜欢。来第一天就不喜欢。

    整天穿着白裙子,赤着脚,一双眼睛极其动人又单纯的模样,柔柔弱弱仿佛风一吹就倒,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还不食荤腥,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看得人火大。衬的她们都像个俗人一样。

    好在没多久,现在就让66给掰过来了。

    穿着大棉袄子,大口吃着肉喝着汤,这有什么不好?

    思言嘴巴动了动,拉扯着身上裙子。到底不愿意放弃最底下那层白裙,是对主人的执念。

    不过言言说得对,既然主人不在,嘿嘿,那偷偷吃点头,做点他不喜欢的事情,应该也没事吧?反正,反正他也不知道。

    不过,言言是真厉害啊。

    这一路走过来,大家都跟她问好,平时想要的什么衣服,零食,打扫卫生,大家都会抢着帮她干。

    反观自己呢,还要靠迎合别人。

    这一刻,4号思言心中有什么东西在生根发芽,只待某一日破土而出长成苍天大树。

    而面前那个跟她差不多身高的女孩,虽然依然瘦弱无比,却挺直着脊背犹如一柄利剑,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的尊敬和慰问。

    这样的人生,她从来没有体会过。

    周言词不知道,她如今在4号心里是怎样一个颠覆她人生的存在。

    “明天各大监狱有一个联欢晚会,主旨是和平和仁慈。66号,你,你准备个节目吧。”女教管员哆哆嗦嗦说完,生怕66号以及身后一票大兄弟造反。

    自从进了监狱,这里面各个都不老实了。

    身后跟着62号随行伺候,8号和12号犹如左右护法,4号就是逮什么学什么,全都跟着66号学。

    周言词眉头一皱,女教管员又转头看着8号和12号“你们有什么特殊技能?可以拿出来表演的?”

    8号幽幽的看了她一一眼“我会演无意识分尸。”没有意识下进行分尸,你看嘛?我倒是敢演,怕你们不敢看。

    12号也没吭声,看着女教管员“我可以给大家表演犯个病,看吗?”

    女教管员缩了缩脖子“算了算了,到时候给搞出恐慌来了都。”摆了摆手,这群不省心的家伙,赶紧找人表演节目去了。

    “你想表演什么?”4号突然很好奇,看着周言词。

    大家都好奇的看着66号,周言词轻笑一声,半点没泄露出来。

    女教管员好歹挑了些人报上去,平时没事就出来练练,唱歌跳舞随便你,反正这种联谊晚会都只是周围两个狱区的活动。

    周言词进来快两个月了,终于,在某一日接到消息,再有几日就要出去了。

    周言词摸了摸鼻子,就是不知道她给4号来了个翻天覆地大改造,你们接不接受。

    “我秋裤呢?我秋裤呢?快把我秋裤拿来,这天这么冷还要上去表演,我能不能穿棉衣上去,不想穿裙子!”4号到处找秋裤,找着就往身上套。

    那厚厚的秋裤穿上有几分臃肿,偏生上次下雪周言词给她穿了一次,就那么一次,竟然就脱不下来了。

    “你说你这审美,你这审美有毒啊。非要穿这大红大绿秋裤……哎哟……”周言词看的眼睛疼,你说你要么不穿则以,一穿就什么大红大绿的东西。

    “以前我主人喜欢白色,我就只穿白色。现在主人不在,我当然穿自己喜欢的。我就喜欢有颜色的东西,颜色越鲜艳越多越好。”思言看着身上绿的刺眼的袄子,红的发亮的裤子,别提多满意了。

    那头披散的头发也扎了起来,扎成了两个小辫子,左边一个右边一个。

    “我以前小时候出过一次门,那时候天下着雪,我穿着裙子,赤着脚在外面走。大家都穿着大红大绿的袄子,可羡慕了。现在终于能穿上了……想了好多年了。可惜……”可惜主人不喜欢,她也不敢提。

    之前总是思念主人的小姑娘,此时丝毫没发现,主人在她心间的位置变得小了那么一些些。

    “嘿嘿,以前主人不在我就觉得好难熬,现在嘛……”她竟然觉得很自由,真是疯了。

    周言词看着她一个人在那傻乐就头疼。

    这是突然打通了她的任督二脉吗,为什么朝着相反的方向狂奔去了。

    周言词傻傻看着她“你高兴就好,你穿吧你穿吧。”哎哟,看多了这大红大绿眼睛疼。

    今天大家都被允许不必穿囚服,可以穿自己喜欢的衣服,走出去,想来也不是太亮眼啊?

    “你有没有花袜子啊?很多花那种,还有帽子有吗?“思言还不死心,穿着她的花棉袄到处找袜子。

    有花的她都喜欢。

    天啊,简直太幸福了。以前只有在梦中才敢想,自己穿着花衣服跑啊跳啊。

    嘿嘿,其实主人不回来,其实日子也不是那么难熬,还是,挺有意思的嘛。

    此刻的白衣少年,突然打了个重重的喷嚏。

    垫着脚的小朋友颤巍巍递上纸巾“柯老师,你感冒了吗?我麻麻说要吃药哦,生病了吃药就好了。”小朋友见柯老师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自己也笑了。

    柯老师长得真好看。

    不知道柯老师有没有女朋友呢。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