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42章 白衣少年宠物被策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4号在办公室做了什么,很快就报了上去。

    奇异的是,只让4号好生生呆着,不要招惹她,也尽量不要惹她发怒。

    女教管员自从死里逃生逃过一劫后,就再也不肯去4号住的那边,缺什么东西,都是让62号过去做卫生时带过去。

    之前还因为62号给66号做卫生而惩罚她,现在却不得不靠62号啊,唉。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

    4号自从那天也没再踏步出门过,似乎被周言词给吓着了。

    周言词来了半个月,她的几个邻居都胖了。大鸾每次扑腾着翅膀飞进来送东西,已经将她们深深的迷上了华夏美食。

    “人生那么漫长,为什么不做点让自己高兴地事情呢。我这个人比较霸道,谁要是让我不高兴了,我能让她知道什么叫绝望。”周言词很认真的奉行着人生格言。

    在这呆了一个月,这里人谁不认识她,谁不叫她一声大姐?

    但凡她出门,见了她的人都得尊称一声大姐。这地方,最是嫉恨拉帮结派,偏偏她一来,直接就凌驾于所有人之上了。

    而且,还让所有人极其信服,半点不乐意都没有。

    女教管员往上报了几次都没人信,不过是个小姑娘,犯了点事进来蹲几天,还能长成这么个祸害?你怕不是越狱看多了吧!

    女教管员也无奈了,既然没人信,她现在已经破罐子破摔了。

    这一天,上次送周言词进狱的男人又来了。

    女教管员给周言词倒了杯奶茶,给男子倒了杯咖啡。

    “一个月了,该长点记性了吧?希望这一个月能让你终生难忘。”男子不知道对面女教管员不住地眨眼什么意思,挑了挑眉嘲讽着周言词。

    “你若是给迟小姐道个歉,认个错,迟小姐说能保你出去。”男子抱着手笑着道。

    周言词一口奶茶差点喷出来。

    难怪当初上面说会借个名头将她送进去,哈哈哈,居然还有迟筱婧推波助澜。不过,那个傻孩子,不是跟了那变态吗?

    “迟筱婧,你确定她有这么大能耐将我捞出来?”周言词不由嗤笑。

    男子脸色一冷“她不能,自然有人能。”

    周言词笑了,摇摇头“你问问迟小姐,现在这种非人的日子好过吗?哈哈,别来冒充大尾巴狼了,要笑死人!”周负是什么样的人,没人能比她更清楚。

    而且周负被那残疾之身囚禁了千年,只怕更疯狂了。

    迟筱婧过的什么日子,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人前风光,人后绝望,哧……

    周言词头也不回的走了。

    女教管员一脸的面无表情,一脸呆滞。

    “迟小姐希望她在里边吃点苦头,你没安排吗?她竟然还不愿意离开,她是疯了吗?你是不是没认真做?”男子有点怀疑,瞧着那样子,怎么看都不像过的不好,倒像是……

    用华夏语就是,乐不思蜀了。

    女教管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让你背后那迟小姐滚去吧,折腾我就算了,还搭着我这里这么多人,爱谁谁,我现在只想把她弄出去,随便什么方法都可以!”女教管员都要被逼疯了。

    当初真是傻了才同意教训她,现在好了,教训不成,反倒被人连老窝都端了。

    “别问我为什么,不想说话!”女教管员气得发火,她无数次悔恨啊,为毛当初要一次次折腾周言词。

    一次次给她换房间,现在好了,攻克一个又一个,直接连老窝都没了。

    两人气哄哄的走了,那男子一脸懵逼。

    他都做好对方哭诉求饶认错的准备,结果……

    等他回去报告时,那漂亮的美女有如何绝望生气,那就不知道了。她过着非人的日子,而周言词……

    在这里,都能闯出一片天下成为大佬!

    周言词从办公室大摇大摆的出来,一边走还一边嘀咕“我才不走,这里逍遥又自在,谁能把我怎么样?让我来就来,让我走就走,我才不走!”

    4号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睁睁看着她从进来那天起,一步步走为大佬的道路。明明同样相似的一张脸,她过的小心翼翼,连自己的喜好都没有,就像一朵菟丝花。

    而她,大摇大摆成为了人上人!

    所有人都以她的喜好为喜好……

    现在她这室友可牛逼了,俨然成为了地方一霸。

    4号默默看着她,这半个多月,内心受到了极其激烈的撞击,在一次次冲击她内心的信念和多年的信仰。

    那赌高墙,隐隐有丝丝裂纹。

    “你开心吗?你爱的人会不会不开心你的改变?”周言词端着小火锅吃时,思言突然走了过来,坐在她身边。

    脸色平静的看着她。

    周言词抬头看了她一眼“开心啊,为什么不开心,这里没人能让我受委屈,大家都听我的,过的别提多自在。我不用为别人而活,我只为自己过好每一天。至于我爱的人会不会不高兴?”周言词罕见的带了几分真心。

    “我高兴他就高兴。我若不高兴,他一定会哄我高兴。如果因为他我就要改变自己,失去自我,那不是爱。”周言词摇摇头,她至死也成为不了别人的附庸。

    思言顿了顿,看着她,突然很羡慕她。

    周言词这段时间也多少了解她一些,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感觉。她大概能理解,这女孩子,似乎是某个人的替身。

    很多东西她不愿意深想下去。

    有些东西剖析出来并不是什么高兴的事。对她来说,谢岱齐,三胞胎,已是她所能看重的全部。

    她的心很小,只装得下所爱。

    周言词端着碗吃的吸溜吸溜的,这蹲号子似乎也没想的那么艰难嘛,还挺有意思的。

    在这里,遇见了不同的世界不同的一面,也遇见了这为爱执着的傻妮儿。

    “牛肉吃吗?”周言词见她发呆一般的看着自己筷子上的牛肉,嘴角一抽,随口问道。

    思言重重的看了她一眼,仿佛眼神中有什么东西不太一样了。

    “吃。”就着她的筷子,在周言词惊悚的目光下,叼走了那块肉。

    某位少年,你家宠物,被策反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