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41章 在她面前全是鹌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女教管员听到消息时便急匆匆赶了回来。

    4号也跑出来了。今儿到底是怎么了,一点也不安生!

    女教管员内心都在垂泪了,为毛短短半个月什么都变了。啊对,就是66号来了后,好像就越来越不平静。

    这平静的地方,好像被一尊大佬给打破了。

    回来时,办公室门正关着,大家都围在不远处。

    “怎么了?”女教管员内心有点不安。

    “她进去十分钟了,怎么还不出来?刚刚还听到一声惨叫耶……”有个犯人怕怕的开口。

    女教管员心里咯噔一声响,办公室那位总是管不好自己的眼神也嘴巴,虽然在这里不敢做什么,但那眼神有时候却极其让人不舒服。

    生怕4号吃什么亏,赶紧一脚踢开门。

    门边一滩鲜血。

    4号正握着两颗血糊糊的东西捏着玩儿,男教管员早已昏死过去,此刻正倒在地上。眼珠子那里,空洞洞的。

    “啊!!”身后接连响起几声尖叫,围观的人都惊了一下。

    女教管员腿都有点哆嗦,“你,你手里捏的什么东西?”心里虽然有点猜测到,但此时见她咧嘴一笑,竟生出几分阴寒。

    有人赶紧去报告,还能加分呢。

    “是眼珠子呀,我不喜欢他看我的眼神,能这么看思言的,只有主人。谁这么看思言,思言就挖了他的眼珠子!”4号声音清清脆脆的,似乎很是干净纯粹。但在场所有人见她捏着那对珠子玩儿,都感觉心中有点恶心。

    女教管员此刻有些相信当初她犯下的事儿了。

    当时她被指证杀害上百人,她出现的地方是有名的寻欢作乐之地。在哪里,能用那种眼神看她,甚至动手动脚的大有其人。

    但是,她明明只是个女孩子,看着还毫无武力的娇滴滴女孩子啊。

    当时送进来的时候,上面只说她危险性很高,不要触怒她,也不要招惹她,谁都不知道她怎么杀人的。

    但那时,女教管员其实内心里是不信的。

    此时见她笑着坐在血泊中,心都在发抖。

    “不喜欢你离开就是了,为什么要挖了他双眼?你……”女教管员下意识回道。

    “我不喜欢。”仅仅是不喜欢而已。

    主人也是这样的啊,思言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错。

    大家都在做的事情,凭什么她不可以做?主人喜欢的她也喜欢,主人不喜欢的她也不喜欢。现在,她连在外人面前都不能做主了吗?

    她们凭什么呵斥她,凭什么管教她该不该做?!!

    4号眼神似乎有几分变化,屋子里的空气有点冷,她的裙摆无风自动,头发都微微飘扬起来。

    这一刻,女教管员感觉到了危险。明明4号什么都没做,只淡淡的看向她,她却觉得心中发憷,一股凉意将她锁定。

    她浑身,好像动弹不得了。

    牙齿无意识的开始打着抖,浑身有几分颤巍巍的模样,似乎能听见她心跳在越发急速的抖动。

    4号赤着脚,微偏着脑袋看向她,一步步赤脚踩在血上走过来。眼神有几分恍惚有几分迷惘。

    “为什么你们都想要左右我的想法呢?主人配,但你们配吗?为什么呢?为什么都想要欺负思言呢?”声音似乎在呢喃一般,缓缓走进。

    女教管员感觉膝盖发软,却半点动弹不得,身后围观的犯人早吓得跑开了。

    修长的小手凉飕飕的,轻轻抚在她脖颈前,轻轻摩挲。

    她触碰过的地方,都冒起一股鸡皮疙瘩,让她心中警铃大作却又无可奈何。

    这么冷的地方,她头发里两旁都冒起了冷汗,她能感觉到冷汗从头发滴下,顺着滴入眼睛,眼神有些模糊了。

    手掌在微微收紧,她甚至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你在做什么?”清脆的嗓音打破屋中诡异的寂静。

    女教管员能感觉到那双手抖了一下。

    “你来这找教管员做什么?啊,你不会跟她们一样,是来请求换房间的吧?”话音一落,女教管员脖颈前的那双手飞快的收了回去,躲在背后。

    阴气沉沉的冷风也没了,头发也不敢乱飘了,她甚至将头发拢在两旁,规规矩矩的站着。

    4号缩着脖子,看着周言词突然阴恻恻的勾起了嘴唇。

    “你不会真是来换房间的吧?我会很失望的哦,我一失望就会不高兴,不高兴就会做出不好的事情哦。你不会这么伤我心的吧?”周言词眨巴眨巴眸子看着她,眼神之下,4号根本动都不敢动。

    嘴巴呐呐了好久,才动了动嘴唇“我,我,我没有的。我是看你被子不够,来教管员这里,帮你多拿两床。”声音小的很,甚至不敢大声说话。

    反正,只要一看见她就心虚,甚至,在她的目光下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哦,拿完你就回去吧。”周言词努了努嘴,转过头吹着口哨就走了。

    “呼……”

    女教管员和4号同时松了一口气,两人对视一眼,都干巴巴的移开了眸子。

    女教管员是怕4号。

    而4号,怕周言词。

    女教管员还能感觉到喉咙间的冰凉,好似那双手还在脖子那,掐着她的喉咙,仿佛下一瞬就能捏断她的脖颈。

    “请问,请问,我能拿一床被子吗?”4号声音文文弱弱的,一听就胆子极小,似乎还极其怕生。

    但如今女教管员是真心怕了。

    那种被死亡锁定的感觉太过恐怖,她甚至不明白,自己身子为什么根本动不了!

    “我给你拿,你等着吧。”女教管员见她踩在血泊中毫无感觉,又恐惧与她离得太近,赶紧去给她拿了一床。

    本想给她送进房间,可如今,她真的不敢过去了。

    “如果,如果她问起,我来做什么?我就是,就是来给她拿被子的。”

    “我从没想过换房间,从来没有过。你,你不要胡乱说话。”走时,4号还不忘嘱托一番。瞧那样子,深怕周言词知晓她不愿跟她一起住。

    女教管员看的心惊,这么恐怖的4号,居然这么怕她!

    那66号到底是怎么个禽兽啊!

    她到底有多眼瞎,亲自接了这么尊大佬回来!搅得她这一方小天地,不得安宁!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