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40章 贺思言犯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我……我不冷。”4号低着头,一副娇小需要保护的模样。

    心想,只要你再问我一次,我就勉强将衣服穿上吧。

    心里寻思着这样会不会不太矜持,便见对方眼睛一亮,脸上挂起笑容。

    “那就谢谢你了,我正觉得有点冷,狱友给我的衣服又不太合身,我瞧着你跟我差不多胖瘦。这衣服,就谢谢你了啊。”说着飞快的将她床上还未开封的新衣服打开,一鼓作气的穿在身上。

    “哟,还是上好的冬装呢,一穿就暖和了。”周言词笑眯眯的,仿佛没瞧见对面4号紧抿着唇,眼泪都快落下来了的感觉。

    “对了,我瞧你不怎么怕冷,这被子你还要不要?”周言词指了指被4号叠放在一旁的被子。

    4号虽然睡的硬板床,但床上被子其实很多,只是叠放起来没用罢了。

    4号条件反射一般立马达到“要!要!还要!”那声音急切又大声,半点没有刚才的扭扭捏捏,只是才说完似乎就反应过来,这脸啊,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周言词才没空管她,只不舍得看了眼她的被子。似乎有些遗憾。

    “哦,这样啊,那,那就算了。那你不盖的时候给我啊?”周言词又不死心问了一句。

    天仙般的思言,一点也没发现,自己有被拉下神坛的危险。

    稍微迟疑了一下“好,好的。”心里却在惶恐,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每天打着赤脚穿着长裙,冻得浑身青紫都没想过要加衣服,现在却后悔将衣服给她了?

    明明主人最喜欢我如仙女般的飘逸啊,主人最喜欢硬板床啊,我争那么多被子做什么……而且……

    还一副争赢了的喜悦感……

    不理会4号的惶恐,周言词只贼兮兮的叫几人关上门。

    “来来来,有加餐咯。”说完,从床底下拖出个袋子,看着灰扑扑的很多灰,但是解开袋子里面很多华夏小零食。

    什么泡椒凤爪啊,干锅兔啊,全部被抽成真空放进了袋子里。

    “你,你哪里来的?”8号瞪大了眼睛,明明就只看见她在操场上喂了会鸽子,还有只长得怪异鸽子追着别的鸽子到处跑,飞的到处都是。

    周言词嘿嘿一笑,我有大鸾做信史啊。

    甚至里面还有个自热火锅,一群人眼睁睁看着她,关了门竟然吃上了火锅!!

    在这里,烟火都是禁止的,管制极为严格,而她,竟然悠闲地抱着小火锅吃上了。

    好在大鸾还准备了几个清汤的小火锅,等熟了时,那股味道几乎让她们飘起来。

    “你要吃点吗?”周言词眼神似有似无的看着4号这个室友。

    思言,呵呵,还挺有意思的。就是,不要照着标准长啊。大家一起自由生长吧!!!

    果不其然,那4号脸色变幻好几次,似乎是从喉咙里克制住自己发出来的声音“不,主人,不喜欢!”说着,强迫自己转过了头,看着被关上的窗户。

    不吃不吃不吃,主人不喜欢!脑子里不断的默念。

    但周言词肆意轻狂的形象却不停的冒出来,让她有点难受,主人主人主人!!不断的想着主人!

    果不其然,周言词不再问第二遍。

    只笑眯眯的给露易丝和8号,12号一边吃一边形容味道,馋的思言紧闭着眼睛,堵上了耳朵。

    鼻翼却在耸动。

    两个小时后,几个邻居打着饱嗝从屋里走出来。浑身一股奇异的香味,一脸满足又惬意。

    “果然,跟着她能过上好日子啊。”8号眼神都亮了,更加坚定了要一切跟着66号,紧跟66号脚步的方针。

    13号点着头,深以为然。

    “只可惜4号这个蠢货不知道珍惜……”几人还碎碎念了一通,殊不知4号心头都在滴血了。

    4号有自己的坚持,一直以来的信念在支撑着她。

    可是,可是最近不断的有人来诱惑她,24小时诱惑她。

    别人诱惑她,她不怕。

    可是那人顶着一张与自己极其相似的脸诱惑她,明明是差不多的脸,两个人却活的截然不同。她心有不甘,却又舍不下自幼的坚持。

    4号有点烦躁。平静的心里好似被人扔了一个玻璃瓶,炸的满地都是。

    眼神中隐隐有着光芒闪现,握了握拳头,此时周言词出去洗漱了,屋子里到处都是香味儿。

    鬼使神差的,走到她们吃东西的地方。

    地上掉了一粒巧克力的残渣,还有一块从火锅里掉出来的什么肉,她蹲在地上,眼神又出现66号肆意张狂的笑声。

    她伸出白皙的手指,捏着巧克力扔进嘴里,似乎有些无法控制自己一般,又捏着那指甲大小的肉,扔进了嘴里。嘴里下意识的咀嚼着,一股奇异的肉香充斥口唇间。

    是跟野果大不相同的味道。

    …………

    脑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4号猛地跌坐在地,嘴里残余的香味让她瞬间清醒,整个人疯了一般不住地干呕“不,不,主人不喜欢,主人不喜欢!主人喜欢的,我才喜欢!”不要,不要喜欢主人不喜欢的东西!

    她想要吐出来,哪里又吐得出来,整个人折腾一番满头大汗,却一点都没吐出来。

    4号有点心慌,突然意识到一直以来的信念开始动摇,她不能跟这个人同住!

    跌跌撞撞打着赤脚就往外走,那单薄的身影穿着那身长裙就出去了。

    她要换房间,她要找女教管员换房间,她不能跟她住!

    这一路走出去,不少人都惊了一下。

    那最角落的房间里,那个人怎么出来了?除了第一天,女教管员说那是个极度危险的人,不要去打扰她以外,就再也没见过她。

    众人看着她跌跌撞撞进了办公室。

    “去叫教管员,她管辖的狱区,又有人出来找她了。快告诉她,是4号出来了。哈,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人以前不都老老实实的么,怎么一下子都跑出来了。”有人转头喊了一声,这会女教管员不在,她出去打报告去了。

    进去片刻,便见男教管员站起身来关了门。

    那瘦弱的身影正背对着众人,仿佛极其单纯,极其弱小一般。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