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38章 探监妈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在外面溜达了一天,到中午时便通知她是会客室。

    每个月都有一天可以跟外界通话的机会。

    每次半个小时。

    周言词被两个人带着去会客室时,谢岱齐正带着一家老小站在玻璃外。

    这个小房间只有她一个人,一堵高大的玻璃将一切隔离起来,中间有个小窗口,里面的人坐着,拿着电话,可以与玻璃窗外的人通话。

    “妈妈,妈妈来了……”大宝二宝三宝顿时也不吵闹了,都垫着小脚看妈妈。

    没办法,爸爸霸占了位置拿着电话正含情脉脉的看着窗户,好似将玻璃都要戳个洞。

    “爸爸你不要跟个怨夫一样,拿出点骨气来……冲上去打碎玻璃,将你老婆接出来,咱们欢欢喜喜回家去。”二宝正打趣爸爸,谢岱齐转头瞪了她一眼。

    “爸爸你别碰玻璃,待会你情绪失控将玻璃按出个窟窿怎么办?”大宝还试图将爸爸的手拉开玻璃范儿。

    身后站着的两个教管员,眼皮子直抽抽。

    虽然她们说的是华夏语,但现在华夏语极其普遍,甚至她们国家已经开始学习华夏语了,许多人不会说,但都能听懂几分。

    此时见着几个孩子搞怪,都不禁笑了,孩子的世界总是天马行空极其有趣。

    不得不说,这里人对孩子很宽容。

    不过也没把这些话放在心上,这可是防弹玻璃,防弹玻璃啊!!手指头给戳个洞,你们是演科幻电影呢?

    周言词拿起电话,看到对面胡子都出来了的老公,差点笑出声来。

    这男人带着三孩子来探监,别提多好笑。

    “你还笑,你在里面玩的都不肯回家了是吧?可别忘了,你还有个老公在外面呢。”谢岱齐哀怨的很,凭实力单身了那么多世,好不容易娶到老婆,结果老婆还见天的到处跑,心好痛,老婆为什么不带我……

    “还有三孩子在外面呢。”大宝二宝跳起脚来喊。

    “妈妈妈妈,我们想你了……”

    “妈妈。妈妈。你要等等我,我也想来,但是柯老师说这里只有长大了才能来,你等等我长大,我以后也想进来玩。”大宝这熊孩子羡慕坏了。

    二宝还一脸得意:“妈妈,你不知道,同学们知道你坐牢了可羡慕我了。她们的爸爸妈妈都没有坐过牢,只有我的妈妈最厉害。他们现在可崇拜你了。”二宝高昂着头,一副了不起的样子。

    身后两个女教管员…………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样的一家人,难不成你们还想在这里边团个聚?

    谢岱齐将两孩子推开,心中后悔呀,为什么要生那么多,更老婆说个知心话都不行。这也就算了,这些熊孩子,一个晒一个的厉害。

    将他这爸爸,衬的好没用啊,好无奈好无奈。

    “你在里面好吗?有人欺负你吗?”谢岱齐最担心这个,虽然明知道言言的能耐,但总是忍不住担心她吃亏。

    “爸爸,妈妈不欺负人就不错了。”大宝凉凉道,这小心眼的男人,还跟我抢妈妈,哼!

    周言词笑弯了眉:“你看我这精气神像受欺负的样子吗?早晨有人打水送饭做卫生,连头发丝都清扫的干干净净。出去还有零食吃。”

    “而且这里的人很友好,你知道吗?我住第一个屋,有人担心晚上磨牙吓着我,将牙齿全都拔掉了。有人怕多手动我的东西,手指头都快抓烂了。还有人见到妈妈就觉得,妈妈慈悲更是被感化了。每晚都在忏悔,恨不得以死谢罪。这里的人,真的很好哦……”周言词掰着手指头细细数来。

    身后两个教管员恨不得上去戳穿她。

    放屁,都是放屁。那些人怕你都快怕死了,现在你走哪大家都怕你!

    “这些人真好,妈妈你要是喜欢就多待几天……”二宝笑嘻嘻的看着爸爸,爸爸在外面肝肠寸断,还挺好看的。

    谢岱齐幽怨的看了女儿一眼。

    谁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是特么的情敌吧?知道争不过,故意来当女儿分我宠爱的……

    身后教管员眼神也很哀怨,她已经打了几次报告,能不能将这瘟神送走,可是都没有人理会。

    请神容易送神难,她现在很有体会啊!

    “老婆,也别待太久了……”我我不想当独守空房的深闺怨夫啊。

    周言词笑眯了眼:“等这次出来,我告诉你个惊喜好不好?”

    谢岱齐那脑袋跟鸡吃米一样不住地点头,两个人在三孩子的目光下,说了好一会软话才依依不舍的将电话递给了孩子。

    谢岱齐再次感叹,为什么要生那么多呢,坚决不能生二胎了唉。

    “妈妈,里面好玩吗?我以后能进来吗?”大宝二宝对这个很向往,听得周言词脸色直抽抽。

    “你们犯了错我就亲自关你们进来,当然了,没有妈妈的允许一步也出不去。没有自由,没有小伙伴没有朋友没有零食什么都没有。”周言词知道三孩子的能力,可不希望她们成长为熊孩子那类。

    三宝傻兮兮的看着大哥和二姐。

    “你们是傻吗?被别人关进去和自己进去那可不一样。”关进去那是犯了错,自己进去那是闲的没事干……

    大宝二宝一脸不好意思,妹妹总是懂的那么多。

    周言词趁机又教育了孩子一通,这地方对她们来说也许没有什么可怖,但要让她们明白,有些东西有些底线,至死不可逾越半分。

    孩子们虽然懵懵懂懂,但明白了,这不是什么好地方。

    “那妈妈你为什么进来?你犯错了吗?”大宝冷不丁问了一句,周言词面色一僵。

    “妈妈进来感悟人生,顺便教育教育那些犯了错的叔叔阿姨,那你们想试试妈妈的怒火妈妈爱的教育吗?”周言词皮笑肉不笑的。

    三孩子齐齐倒退一步,摇着脑袋,不不不,可怕,由妈妈教育,那得多惨啊。

    没多时,时间到了,三孩子很利索的转头,只有谢岱齐依依不舍的可怜模样。

    三孩子拖走了身坚智残的老父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