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37章 内心备受煎熬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茫然的抬起头时……

    4号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手上的猪蹄。

    周言词左一口奶茶,右一口猪蹄,啃得别提多欢快了。

    4号就这么直溜溜的看着她,喉咙不住地滑动,吞咽口水的声音越来越大。

    周言词突然有点吃不下去了,看着啃了一半的猪蹄和一半的奶茶,挑了挑眉:“你要吃吗?”

    4号眼神转瞬间亮若星辰,只是不知想起了什么,又立马灰暗了,看着周言词手中散发着香甜气息的零食,吞了吞口水,艰难的移开了眼眸。

    那双眼眸,感觉都快沾上猪蹄了。

    “我我我不吃……主人不喜我多吃荤腥,说吃多了会沾惹俗世的气息,他不喜欢。他不喜欢的事情,思言不能做。”她长这么大,日日风餐饮露,多是食水果,至多也就食一下麻油,亦或是茶籽油,这都是极其少的时候了。

    她口腹之欲不重。

    呃,其实她也不知道重不重,反正她没怎么在世俗行走过,不曾接触过外边。

    周言词当着她的面咬了一口猪蹄,油汪汪的嘴,喝的滋溜滋溜响的奶茶,让那小姑娘赶紧转了身。

    身后传来一阵幽幽的声音:“反正,我是不在乎别人喜不喜欢。喜欢我也吃,不喜欢我也吃。你爱喜欢不喜欢,我才不伺候呢。”声音中,是绝对的王者风范。

    要是谢岱齐在此,肯定是狗腿子一般的点头,对对对,你说的都对,反正你爱吃我就吃,你不爱吃我就不吃。

    言言说的都对。

    那4号听了,突然很羡慕。

    之后便一直无话,从窗户下看着外面走来走去的身影,其实只能看见脑袋大小的范围。也只能看见那些人在外面走来走去。

    什么图书馆,食堂,操场她全都没去过。

    连每天早中晚的饭,都是女教管员送过来。前三天送了肉,后来发现她从不沾荤腥,就只送些水果过来了。

    天气冷,她也吃不下,干脆一天只吃点略微填填肚子,从不曾吃饱。

    以前独自一人从不觉得寂寞和难受,来了个室友,这日子……

    好像不太美妙啊。

    4号有种直觉,她有点危险了。

    果然,以前清冷的生活很快就离她一起不复返了。

    “老大老大,我给你把早餐带回来了。你喜欢吃面,我特意给食堂师傅塞了两包烟,给你煮了碗牛肉面。这面很劲道,就是这牛肉不是你说的那种,是做汉堡时剩下的。这里还给你拿了两个蛋,还有你要的鸡肉粥。老大,你吃的还挺多啊……”2号端着个盘子,飞快的把东西放下。

    然后在周言词洗漱时,就给她将床铺折叠好,将地扫干净,甚至连面盆和洗漱杯子都收拾好了。

    地上的头发还仔仔细细捡了起来,将一切打理的干干净净。

    正吃着冰凉的苹果的4号,闻着空气中的牛肉面气息,感觉苹果有点食不下咽了。

    卫生她还来不及打扰,对方的小弟就给她弄得干干净净。

    “老大,我今天要上工,午饭可能要麻烦你自己去吃一下,晚饭我可以给你送过来。”2号走时还不忘急急忙忙嘱咐,甚至带走了清扫出来的垃圾。

    自力更生的4号……

    以及隔壁两个精神障碍的邻居正费劲的拖着地,见隔壁已经由清洁工小弟做完,眼神都直了。

    还,还能有这种操作?

    隔壁两个邻居闻着空气中又传出来的香味,眼神都有点莫名了。昨日那股卤猪蹄香味和奶茶香味,让这整条走廊都是味儿,不知道多少人吞口水。

    今天这股牛肉面气息一路端过来,简直馋的人口水都快下来了。

    4号觉得日子越来越难熬了。

    “你要不要去图书馆走走?那小隔间里面有台电视,电视剧还没看完,我要去看看。”那是管理员的电视,周言词蹭蹭就成了自己的。

    4号抿了抿唇,压抑住内心的想法,干巴巴的回了一句:“你去吧,我我不出门。”她不喜欢外界看她的目光,总觉得那些眼神,不怀好意。

    第一天来的时候,还有人冲她吹口哨。

    好像,上次有人冲她吹口哨,想要脱她衣服的时候,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地上躺了好多人。然后就被带到了这里。

    周言词也不勉强,今天难得不去上工,任务目标又在眼前,从不出门又不与人结仇,这样的任务还挺美的。

    转头就叼着棒棒糖,哼着小曲儿出了门。

    门外,左右两边的邻居正站在门口,仿佛木桩子一般看着周言词的屋。

    要不是在精神病院更有病的都见到过,冷不丁打开门估计还要被吓一跳。

    不过,她可是院长…

    半点没觉得哪里不对,只哼着小曲儿迈着欢快的步子好似来旅游一般:“嗯哼,今天食堂有牛肉披萨,外面阳光正好,可以去晒晒去去霉气啊……”说完,就走了……

    两个邻居眼神呆滞阴暗,若是外面人看了肯定转头就跑。

    但周言词在精神病院呆了那么多年,一眼就能看出,这俩典型的精神分裂,而且还有精神障碍,脑子时不时的犯抽抽。这种人,她见多了好吗?

    只是没她们那么暴戾罢了。

    两人只眼睁睁看着她出了门,两个人对视,突然有种诡异的认同。

    这家伙,是同类啊……

    同类相吸,不是没有道理的。

    周言词丝毫不知道,只是一个照面,就被狱中最残忍最癫狂的两精神病给打上了标签,同类人!

    而且那同类人活的还挺滋润,悠哉悠哉的小日子,过的让人眼红。

    两人对视着,不如,跟着同类学学?

    似乎,她的日子很让人羡慕啊。

    此时还在办公室的女教管员正洋洋自得的跟同行得瑟:“再凶残的犯人,到我手上都老老实实的。你看最里边那四个吧?露易丝不提,4号从不出来,有病的3号和4号也老老实实。半点没犯事,也不踏出大门半步,在医院医生都管不住,到我这就乖巧了,这都是我管教有方。”刚说完这话……

    突然打了个哆嗦,好像,变冷了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