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33章 求言姐换房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又面临着换屋子了。

    此时她无辜的站在中央,无奈的看着7号,双手摊开看着教管员。

    “她是不是犯了什么病啊?我听说很多连环杀人案脑子都不太正常的,你瞧瞧她,整夜整夜做噩梦,现在不睡觉就算了,整天嚎叫,跟神经病似的。”周言词指着7号。

    22号缩着脑袋不肯说话。

    自从66号来后,7号好像就是从那天起,再也没正常过。

    整晚整晚叫着不要杀我,整晚不住地凄厉惨叫,整栋楼都能听见。

    可怕的是,她的噩梦不做完,她整个人就不会醒。

    甚至,她怀疑7号能感觉到痛,因为7号身上在不停的抖,不停的喊痛,甚至有一次,她若不是塞了块毛巾进去,7号能咬断舌头。

    当时,她发现66号好像很遗憾的表情。

    “但是,但是她说怕你,她说你是恶魔……”教管员有点不信,这么瘦瘦小小一个华夏人,能把在审判上将律师都吓哭的连环杀人案吓疯?

    活生生逼疯?

    她不太信。

    当时那7号审判完成之后,本来低着头沉默离开,手上还带着铐子。

    突然在离开之时对着对方律师笑了一下,那笑容,当时法官都浑身一凉。对面律师脸色霎时就白了,一个劲的怀疑7号要杀她,眼泪汪汪的,在家里躲了半年不敢接案子。

    而且,当时7号都死不悔改,不认为自己错了。

    半点没有惧怕,不怕死,不怕鬼,不怕下地狱,什么都不怕。

    但此刻,俨然一副活不下去的疯子样,这样的人,居然被活生生逼疯了。

    教管员都表示,有点惊讶啊!

    此时周言词就那么站在那里,7号甚至不敢靠近,直接被逼到了角落蹲着,眼神不敢看66号,一副瑟缩的模样,哪还有之前的趾高气昂的样。

    “教管员,教管员,你去告诉法官,告诉法官,我知道错了。你告诉他,我知道错了好不好?”

    “能不能求他帮我重新宣判,我愿意以死赔罪,我愿意现在就偿命,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啊……”

    “她们每天都在找我索命,每天都在活生生割我的肉啊,我不敢睡觉,我不敢闭眼,我害怕……”7号这吓到癫狂,吓到极致的模样,简直让人诧异。

    教管员有点担心她的状态,赶紧喊了医生来查。

    只是那66号,教管员有点绝望,连换两个牢房。

    一个牢房求着她离开。

    一个牢房甚至开始求死。

    “我不我不,我不要活,求求你们不要治我了,我不要活了。你们不要给我治了。有恶魔在,有恶魔在,她故意要我活着害我的,你们快点处决我,快点处决我啊!”7号甚至想跳楼,只是那窗户都被铁网挡起来,想跳楼何其困难。

    恶魔在身边,恶魔在身边啊!

    7号已经活不下去了,她不怕冤魂索命,也不怕厉鬼缠身,偏生梦里,她每晚都要经历七次死亡。每次,都是她曾经对别人所做的那样,好痛,好痛好痛……

    7号被人拖下去了,几次求死未成,已经心灰意冷了。

    教管员转头看着周言词。

    “22号,你还想跟她住吗?”眼神希冀的看着她。

    22号不敢看周言词“麻烦教管员给66号重新换个铺吧,或者我换一个也行。”

    教管员没说话,只有给周言词换位置了。这些死刑都是专门给她们住的,说是历代相传也不为过。好多判几年或者无期的,住了害怕。

    “66号你跟我来。”教管员捂着脑袋,现在有点头疼了。

    当初有人说想给她点苦头吃吃,就是想着这里可怕又阴郁,这才一周……

    周遭的犯人都已经将她隔离了,据她了解,她不止一点苦没吃,过的还相当不错。

    62号每天给她送肉吃,露易丝天天送零食不间断。现在这边嘛,瞧着22号也是要上供点香火给她了。

    连换两次牢房,都是犯人被逼无奈过不起下去要求换房间,现在看来,遭罪的还是犯人。

    周言词慢吞吞跟着教管员去了办公室。

    还有个男教管员,看见周言词过来,眼神亮了一下。

    “怎么了?这长得小巧又胆小的,就是容易被欺负。虽说这些地方不能欺负新人,但新人胆子小,许多事情不会,总是要吃点亏。要不放我手里,要不要我安排一下?”男教管员眼神在周言词身上扫了一下,以为她是来申请调换房间的。

    那女教管员脸色诡异的看了他一眼。

    你特么眼瘸了?你哪看出来这么个大妹纸是被欺负的一方?

    “坐下吧,喝可乐还是咖啡?”女教管员也有点无奈,她现在是看出来了,这就是个刺头。

    还送过来让她吃点苦头?上头的人怕不是脑子有问题,是让自己人吃苦头吧!

    “可乐。”周言词不喜欢咖啡那苦苦的味道。

    端着杯可乐喝的滋遛滋遛响,圆润的脸颊鼓着,像只小青蛙一样,没有半点杀伤力又让人没有防备。

    “哎呀,你手上那些人哪个都不简单,实在不好安排放我那。”男教管员还在劝说。

    女教管员翻了个白眼。

    “66号,你以后有什么能直接对我说吗?她们虽然是犯人,但也是……也是有尊严的,她们这要死要活的样子,给我们增添了很多烦恼啊。”女教管员有点惆怅。

    “我什么都没干呀……”双手一摊,格外无辜。

    门外,7号挣脱开医生,直接趴在地上,满脸污秽,一双眼睛求死的心都能化为实质了。

    “我求求你,求求你让我死吧,66号,66号,你让我死吧……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我愿意,我愿意下辈子下下辈子赔罪……”7号尖利的嗓音吓得男教管员一哆嗦,这杀神当时可在这里引起了轰动。

    这会却跟狗一样,没半点当初的得意,只一心求死。

    7号被人连拖带拽的弄走了。

    男教管员却离周言词微微远了几分。

    “唉,62号求我送你走,22号也求我送你走。其余几个室友疯的疯,傻的傻,病的病。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女教管员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绝望。

    这烫手山芋,逮谁烫谁呀。

    到底哪个畜生将这么个非人类送了进来!!

    什么仇什么怨,要这么整我……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