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31章 一面是佛一面是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此时的国内。

    穿着一身黑的周锦正跪在一个白衣男人身边,周雨霖一巴掌一巴掌往她脸上扇。

    “就是你,就是你,你个贱婢,要不是你我能丢这么大人?我被那些网红拍下来了,我以后可怎么办!”周雨霖气得又甩了她两个巴掌。

    “父亲,都是她,要不是她我也不会丢这么大人,我本来就不想去那什么五福村,是她们非要去。那天晚上,那金身出来的时候,女儿跪在地上都起不来。这贱婢更是直接跑下去迎了金身,一点都不顾及女儿。”

    “而且,而且女儿还被雷追着劈,女儿都没法做人了。”周雨霖哭的眼泪哗哗的,这几天她一直请假连学校都没去。

    她现在丢人丢到太平洋去了。

    白衣男人周无痕皱着眉,冷着脸看了眼周雨霖。

    “闭嘴吧你!发现金身第一时间不朝家里汇报,还出这么大丑!看老板怎么罚你!”周无痕有点烦躁,大老板最是不爱出风头,现在闹这么大,难免不受呵斥。

    “大哥哥才不会呢,大哥哥舍不得罚我。我小时候可是大哥哥唯一的朋友。”周雨霖嘟着嘴反驳。

    大哥哥族中总是生双胞胎,一个残疾一个正常。

    两个哥哥都没有朋友,要不是她小时候经常帮忙推轮椅,久而久之熟识了,他们更是一个朋友都没有。后来大哥哥做了大老板,掌了家中权利,她就是和大哥哥关系最近的人了。

    周无痕瞪了她一眼,没再说话。

    “周锦,你陪雨霖读书却不好好照顾她的事,我看在你爷爷面子上,就不再追究你了。但你将金身的事,一五一十给我说清楚!”

    周锦看了眼旁边同样一身黑衣的老者,那是她爷爷。

    眼中有几分惊疑,之前就听说爷爷要不行了,这会面色红润,看着哪像要死的人?再活几年都没问题啊。

    周锦跪在地上,一字一顿的回忆,只是有些东西是打死不肯说出来的。

    说完之后,周无痕没叫她起来,她跪了三天三夜。

    之后,是爷爷叫她起来的。

    回了房。

    膝盖一软便差点倒在地上,若不是弟弟拉住她,此刻整个人都栽倒在地了。

    “这些畜生,就知道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在那狗主人面前却跟个哈巴狗一样跪舔!”黑衣少年周巡气得发抖,将姐姐抱到沙发上。

    黑衣老者正心疼的看着她。

    “爷爷没事的,我们马上就能得救了。我我……她一定能救我们,那金身,跟家里流传出来的画像一模一样,祖上传下来的,说好的金身出世她就会降临的!”周锦整个人都在发抖,拉着老者的手不住颤抖。

    黑衣老者捏着三宝在机场塞入他怀中的东西,眼中有种光芒在闪动。

    希望,重新开始眷顾她们一族了。

    “对了,那狗主子早就回国了,你们发现他的踪迹了吗?”黑衣少年周巡一口一个狗主子,老爷子想呵斥,却也知道他们恨意极深,早已深入骨髓了。

    狗主子,便是周雨霖口中的大哥哥。

    “没有,不过……不过那瘸子好像跟迟家女儿在一起了。听说还准备结婚呢。”周锦心中嗤笑不已,那两人双生胎,真是绝配。

    一个赛过一个的变态。

    她们一族从出生开始,就靠药物维持生命,大多数没有药,都活不过三十岁。这命运,不断的延续,祖上传下来,只有在金身出世,那与金身一模一样的人才能解救他们。

    他们在等,一直在等。

    此时的周言词,丝毫不知周家二哥三哥的后人已经到了华夏,并且顺利与周锦汇合。

    这会,她正收拾室友呢。

    那连环杀人案当时震惊全市,这女人窜逃好几年,最后还是半夜出来买卫生巾突然落了网。

    此时饶有兴致的看着圣经,真以为会保佑她呢?

    “你既然有此觉悟,当初为什么要杀人呢?”周言词好整以暇的看着她,那女人一下子沉默下来。

    一旁的室友书都掉了,卧槽?居然还有人当面问杀人犯为什么要杀人,你不怕被灭口吗?

    大妹子,你是来搞事的?

    “她们该死!”

    周言词挑眉。

    “几岁的孩子也该死?她们招惹你了?她们犯了什么错需要你来杀了她们?我记得你可杀过六个陌生人,除了第一人与你有关,其余人有孩子,有环卫工,还有公益者,还有神父!”周言词看她那张脸就知道,还是死不悔改。

    这样的人,还看圣经?

    一面是佛,一面是魔!

    那女人蹭的一声站起来。

    “华夏人,你是来挑事的吗?我杀人,关你什么事!我杀他,是因为他辜负了我,我不论做的多好,他都要出去跟女人厮混,他该死!”

    “那环卫工,扫地扫地我头疼,我讨厌!”

    “那孩子,蹦蹦跳跳笑的那么开心,我看见她的笑容就厌恶!”

    “至于公益人?哈,我过的那么难熬了,为什么没有人来帮帮我?神父,神父是指引我们见上帝的,他却要指引那么多人,上帝哪有空见我?不如把他杀了,他就只能为我一人引路了!”那女人满脸癫狂,这种人,早在第一次动手时,就已经没了道德底线。

    饶是旁边室友也是没得活路的人,此时一听她那神经病理论,都嘴角一抽,离她远了一些。

    周言词挑挑眉“你说你想见上帝?我带你见见地狱好不好?不如这样好了,每天晚上你都把你以前所杀之人,所遭受的每一遍死法,都一一尝试一下,直至死亡!”言灵,在这一刻瞬间生效。

    周言词甚至在想,要不要给她争取个死缓?多留两日,多受点苦?

    那重犯还不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此时阴恻恻的看着周言词,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盯着我做什么,三天后我要你跪着叫奶奶饶命!”周言词那语气,笑容,别提多诡异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屋子里温度都下降了。

    周言词却在惆怅,总不能作天作地作空气,将这监狱搅的天翻地覆,她们才将自己送到思言身边吧?

    不过,反正遭罪的又不是我,关我什么事呢……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