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27章 小萝莉黑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吃罢早饭就跟着一起去上了课。

    在这里,每天早起后做完清洁,吃了饭就要去上课。

    没课就会去做工,十一点半下工吃午饭。下午十二点半上工,六点半下工。

    忙完也可以有一些自由活动,但极其限制身份,可以看看书看看报,下棋解闷。

    外面活动场都由铁网围起来,所有人都只能在囚禁区活动。

    在这里要少说话多做事,勤快铁定没错。

    在这里有些bian态杀人狂关在此处,她们都有专人看管,就算出来放风,离得不远处都有人看着。一般,这些人都离她们远远的。

    井水不犯河水。

    周言词下了工没多久就被教管员喊回了寝室。

    “你们谁打扫卫生?这屋里乱糟糟的是等着我打扫吗?”教管员黑着脸,最怕有不服管教的存在了。

    98号指着周言词:“是她,是她不守规矩。”

    周言词看着自己折叠好的床铺乱糟糟的,眼神环视一周,发现27号不敢与她对视。

    “我出门时做好了,谁动了我的东西,自己站出来?否则,那只手动的,那只手要烂哦……”周言词语气有几分不善,走时三宝给了她许多东西,虽然有些没带进来,但一些能用的东西确实在手边。

    三宝这家伙,绝对不能长歪,那些机器都扫不出来!

    要是长歪了,绝对是反人类的存在。人类的灾难……

    没人回答,周言词被扣了分,教管员说教了一通让她将东西整理好便走了。

    周言词静静的整理床铺,27号突然觉得手上有点痒,便下意识的开始挠。

    62号坐在那里,98号替她捏肩捶背。

    “教管员说你是66号?66号,以后咱们早起的开水,卫生都是你准备了。27号马上要走了,你可要将这一切拿起来啊。”98号脸上带笑,异国异地,人生地不熟,看起来年纪又不大,总算能好好拿捏了。

    周言词没说话,还在整理床铺。

    27号还在抓痒。

    “我我,我手好痒……”27号不知道为什么,想起66号那句要烂手就有点心慌。

    这痒好似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抓的破了皮却不觉得痛,只觉得一阵爽意遍布全身。

    “痒你就挠啊,你是傻子吗?”98号见她打断自己,转头瞪了她一眼。

    这一眼瞧去,却发现她挠的满手都是血,血腥气让她们有些不舒服,。

    “不行啊,不行啊,真的好痒啊……”27号难受的要死,一双手更是不怕死的使劲抓,互相抓,抓着还不解痒,干脆在墙脚上使劲蹭,蹭来蹭去,竟全是血。

    “啊啊,好不舒服啊,我要求看医生!”27号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还剩几天就出去了,结果却惹上这种事。

    一双手仿佛不是自己的了,血肉模糊却一点感觉不到痛。脚下飞快的跑了出去看医生。

    这里随行医生很多,每天都有体检。明明早上她一点问题都没有。

    27号风一般的出去了,周言词才轻轻坐在床铺上,翘起二郎腿,看着纤细白皙手指。

    “为什么就不能老实点呢……”声音清脆,嗓音独特,有着少女特有的干净。

    62号浑身一凛,直起身子看向她。

    “98号,你的嘴很多哦,牙齿会掉的哦……”浑身生机浓郁,上天宠儿又开始言灵之路了。

    98号条件反射般摸了摸牙齿,还在着呢。顿时又瞪了她一眼。

    怎么看,这人都有点邪门。

    传闻华夏有中国功夫,有古老巫术,不会,是真的吗?

    周言词若是听闻肯定会笑眯眯的反驳,假的,但你遇上了唯一一个真的!

    62号也是经历过些事的,对危险有股与身俱来的直觉。

    她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能感觉到她突如其来的忌惮。之后虽然没在对周言词做什么,但也在拿98号试探她。

    当晚,27号就住进了病房里,没回来。

    医生查不出她什么原因,这就像神经痒一般无法控制。甚至在医护室里,她直接用嘴生生撕下一块肉,吓得护士尖叫。

    偏生她依然不觉得疼,反而有种爽意让她舒服的很。龇牙咧嘴的又要咬,吓得医生将她绑了起来,直接关进了病房治疗。

    听说一双手,白骨都露出来了。

    消息传回来的时候,98号正觉得牙齿有点不舒服。

    吓得愕然看着周言词,却发现周言词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周言词去了图书馆。

    马上要到十点熄灯时间,她要出去打探打探,怎么才能接近那思言。

    最好的还是待一个屋,只是她被分到了这里。

    周言词在赌,在赌她作几次,才能将她送进思言小姑娘的房间里。

    你不送,那就折磨狱友好了……呵呵呵呵……

    要是大家都不肯跟她同住,那她有什么办法?她也很无辜的啊……

    这一刻,图书馆里阴风阵阵,众人都感觉到一股不怀好意的气息,仿佛森森恶意在朝着她们奔腾而来。

    周言词坐在图书馆,所有人都离她三米外,身旁只有个一开始就呆着的小萝莉。

    小姑娘长得像芭比娃娃似的,一双眼睛也干净清澈。周言词来世时见这里人挺多,唯独她跟前安安静静一个人都没有,才坐了过来。

    “姐姐,你真好,她们都不跟我玩儿。”小姑娘似乎是难得有人喜欢她,靠近她,顿时咧起笑容看向她。

    眼神很清澈,嘴里,有股腥臭味儿。好似吃了猪肝。

    不造为毛,周边犯人齐齐倒退一步,倒抽一口冷气看向二人。

    “她们好像很怕我,可是露易丝从来没欺负过任何人,她们就是不喜欢我。”小姑娘捧着本书,在图书馆里随意说话,也没人敢呵斥她。

    周言词还什么都来不及说。

    她又开口了。

    “她们都说怕我,可是我还怕姐姐呢,我感觉姐姐……很可怕,说不出哪里可怕,就是很可怕,可是我依然跟你说话了啊。我才是好孩子,她们一点都不懂待客之礼。”

    “我知道姐姐你是新来的,这里来的每一个人我都记得,就你是第一次见。”小姑娘笑嘻嘻的,似乎是难得有个玩伴,很高兴。

    却在说话的东西又谨记保持距离,就像,就像有点怕周言词一样。

    周言词不懂,有些人,生来就比别人多两分心窍。

    能感觉到旁人看不到的东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