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26章 新来的犯人不一般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很快就被收押关了起来。

    甚至接手的人只粗略看了眼她的档案,便将她收下了。

    只是到底没将她关进那些穷凶极恶的犯人同一屋子,毕竟只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到时候吃点苦头还是要扔出去的。那些人手上没个轻重,这女人看着小小的一个,一不小心就容易没了。

    “关下去。”那挺着大肚子的金发中年男人挥了挥手,周言词连狱长的面都没见到,便被领下去了。

    换了囚服,捧着被子跟着女狱警往前走。

    那车上的女人便是看守所的,是特意来接手她的。

    不同于男狱,这里大多数是女狱警,也是为了怕出现什么事。男狱警有,但极其少,在这里很受欢迎。

    “你住三号房。进去吧,晚饭已经过了,明早再吃。”女狱警推了她一把,给她取了铐子,晚上是不用带的。

    里面一日三餐开灯关灯都是有时间的,此时里面已经熄了灯,只有走廊里微弱的亮光透过来。

    显得有几分阴森。

    听到身后,有两人从床上抬起头看了门外一眼,女狱警便拍了拍手上棍子。

    敲得咚咚响。

    “来新人了,和平相处,别给我惹什么事!”恶狠狠丢下一句,便把门砰的一关,就出去了。

    屋内有些昏暗,但正好走廊的灯在她们窗外,倒有些亮堂。

    这牢房住了三个人,加上周言词,便是第四个。

    这地方说是重刑犯,但实际上也有普通犯人。

    只不过这些普通犯人,手上都或多或少沾了血,有意外杀人,过失杀人,也有谋杀。也有杀人未遂,见了血没杀人的。

    穷凶极恶那几人,都关在特定的地方。

    此时周言词所处的屋里,便只有一个年轻女人,两个上了年纪的。

    一个待三年,一个五年,无期的那一个,如今是这间屋子老大。

    周言词找到空的床铺,将东西铺上去,旁边那女人看了她一眼,翻了个身就继续躺下了。

    她马上就满三年能出去了,23号,这个代表她身份的数字,马上就能摆脱了。

    “哟,来新人了啊。”对面床上爬起来一个女人,脸上沟壑纵横,看起来至少四五十岁了。身上有股难闻的味道,此时看着周言词兴致勃勃的模样。

    “新来的,你多少号?你对面那马上出去的,判了三年,27号。我,98号,咱们老大,2号,你呢?”女人从床上爬起来,一只脚放床下一只脚放床上,眼神不善的看着周言词。

    “说起来,这里还少有华夏人呢。长得这么漂亮小巧,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女人看着她的眼神带了几分狠厉。

    周言词自顾自将床铺铺好,这地方阴冷潮湿,被褥虽然不算厚,但好在都是新的。

    她看了一眼三个狱友,被褥都发了黑,只怕更不暖和。

    “我问你话呢,听不到是不是!”那42号本想树立威风结果却被人无视,顿时心头来了火。

    27号马上就要出狱,新人要是不能压一头,她这剩下几年都要不好过了。

    “安静点。”突然传来一声略微沙哑的声音。

    那98号脊背一凛,那阴沉的脸上顿时堆满了笑,立马站起身点头哈腰的认了错。

    “今晚真冷……”2号随口嘀咕了一声,躺床上动都没动。

    那98号立马看向了周言词的方向,却见新人压根没上道,脱了鞋就爬上床,干净崭新的被子一看就暖和。

    98号搓了搓手,好不容易捂暖和的身上又冷了。

    27号翻了个身,压根没看她,也睡了。

    以前27号就是端茶倒水的,现在,再有几天就要出去了,也不服管教了。

    98号狠狠的瞪了周言词一眼,看了眼老大2号的地方,发现老大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立马将自己床上的被褥给她盖在了身上。

    2号合眼,睡觉。

    98号偷鸡不成蚀把米,整个人都气懵了,想去周言词那找事,又怕惊扰了老大都没好果子吃。新人又这么一副样,又生怕有什么了不得的关系吃亏。还没打听犯什么事呢。

    进了这里的人都是靠关系靠拳头吃饭。

    以及,你犯的事太可怕,别人也能敬你一头。

    有些要吃花生米的犯人,谁都不想招惹,反正都是要死的命,真要收拾你也只能认栽。

    周言词一夜无梦。

    虽然耳边一直传来哆哆嗦嗦的抽气声,和不停的走来走去取暖声,一切都好。

    这里管理严格,早上六点起,十点睡,十点后不允许发出任何声音。

    起床声响起了。

    27号立马爬起来,提起水壶飞快的跑了出去。

    人太多,打水不趁早,排队回来早饭都吃完了。不过出了门才想起,只要进了新人,这屋里就是新人打扫卫生,打水做事了。

    不过这会没什么人,她懒得再跑回去,三年来形成的习惯早就改不了了,干脆自己去了。

    “这27号是傻子吗!”98号冻得满脸铁青,见老大起来,赶紧给老大提鞋穿衣,老大眼睛都没睁。

    昨儿她一晚没睡,这么冷的天,没被子冻得浑身发抖。她一晚上将水壶里的水全用光了,洗脸洗手泡脚,折腾尽了还是冻得不行。

    “新来的,你犯了什么事?杀人放火做什么了?判了多久啊?”98号又开口了,这会老大要洗脸,水还没回来,2号正满脸不善的看着她。

    “昨晚有点冷,这……”

    “砰”的一声,漱口杯子直接砸98号脸上,98号偏生还陪着笑,不敢露出半点不乐意。

    湿哒哒的水从98号身上滴下来,满脸谄媚,冻得发抖都不敢多说两句。

    周言词看都没看,径直将被褥叠好,拿上昨晚发的洗漱用具就出去了。

    哐当,门关上了。

    屋内两人脸色阴沉。

    “早饭时你去打听一下,她犯了什么事。”这里几乎都是本国人,少有黄皮黑发歪果仁。2号说了一句,那98号立即点了点头。

    只有摸清楚她犯了什么事才好有区别对待啊。

    两人出去吃早饭时,98号就异常活跃,端着碗在管教员旁边溜达了好几次,没多时就打听出了周言词还没出最后结果,但不是个什么重要人士。

    98号眼睛都亮了。

    这就是个待宰肥羊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