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25章 高高兴兴坐牢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林云召转过头看着她,却见她一双眸子难掩聪慧。

    一闪而过的锋芒让他怔了怔。

    一闪而过,还待再看时已经笑眯眯的没了半点不对劲。

    林云召似乎还是第一次仔仔细细看她,这一看,心里顿时惊了一下。

    “言言,有没有说过,你与那金身女像,长得有些相似?大概大概五六分,不,不,你若是穿上长裙,梳上头发,约莫能像个七八分。”林云召惊讶,竟是心间微微闪过什么,却没来得及抓住。

    周言词平日里有意将自己妆容画的与金身不同,此时倒被林云召看出来几分。

    “最近网上流行金身像,好多人都热络那种妆容,画出来十成十的都有,我这算什么……走出去都不打眼的。”周言词笑了笑,好在现在网络红人多,上次在五福村,那些网红竟是都觉得那张脸美貌非常。

    回去后便掀起了一股金身女像的热潮。

    现在街上看去,比周言词像的都能找出好几个。

    林云召还是久久不能回神,看着她那张脸,越发觉得相似。

    “你忙完就先回国吧,我去那里走一遭。”周言词有几分使命感,还没到那么强烈的地步。

    只是,思言思言,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几分奇怪的感觉。

    她想去看看,也许,跟那白衣少年有几分关系。

    林云召劝不了她,又担心回去老婆接受不了,毕竟言言去的地方不是什么好去处。便说了几分上头不能流传的秘辛出来。

    “就算你不去,还会找别人去的。你不用有什么负罪感,那女孩子……那女孩子,就是因为跟金身,长相极其相似,并且……并且……”林云召顿了一下,总觉得那叫什么思言的,大概还不如言言长得像。

    “并且,那女孩子自称知晓关于金身的秘密。”现在各地都有金身冒出来,各种流言蜚语压都压不住。

    甚至还有人说,金身出世,天降大乱,什么乱七八糟的传言都有。

    “那思言,怎么会进了监狱,还是重犯狱?”到处都在找她,她竟然还在蹲号子。

    林云召面色变了变。

    “发现她的时候,周遭全是死人,无一人生还。”虽然查来查去都没找到线索,但绝对是不敢放她离开的。甚至有人问过仔细数,上百人全部被挖了眼珠割喉而死。

    林云召说此话也算是掏心置腹,只是没想到周言词听了,更是生了要去看看的心思。

    还知道金身的秘密,与她长得相似,哈,这怕不是哪里来的盗版?高仿?

    林云召见劝不住,便想让她看在三宝的份上,与他们一块回去。

    让他绝望的是,三宝似乎很遗憾不能自己同去……

    这是一对怎么样的母女啊,林云召脑袋都大了。

    “言言你不回去吗?呀,余氏集团的人又来接你了。”刘晋这段时间很是爱粘着周言词,此时一见车队过来眼睛都亮了。

    “这可不是接我,接三宝呢。”周言词拍了拍三宝肩膀。

    三宝很失落,妈妈去玩有意思的东西却不带自己去。

    昨晚她已经打电话找爸爸告了状,爸爸很快就来了,哼。

    一行人送进了机场,周言词也没等他们上飞机就离开了。哪知周言词前脚刚走,后脚三宝就说爸爸来了,笑眯眯的下了飞机。

    林云召接到电话,也只能无奈的留下一人陪她等父亲。

    这一家子还真是胆大包天。言言一弱质女流能深入监狱,三宝一四岁孩子可以独立留在机场,家人似乎一点不对劲都没有。

    作为父母的周言词和谢岱齐只笑而不语。

    他们,只需要担心三宝会不会欺负人就可以了。

    “周言词女士吗?有人控告你与一宗杀人案有关,请跟我们走一趟。”才出机场,就有人亮了牌子,周围民众见了都远远偷看。

    周言词并未反驳,动作挺快的嘛,这么快就给她安上了罪名。

    上了车,那几人似乎还想给她戴上铐子,周言词瞄了眼,虽然还是加强版的,但要打开也不是难事,便也并未反驳。

    “还未定罪,只需要蹲几天就可以了吧?”

    警车一路呼啸,车上没有一人回答她。

    按理来说她一个未定罪的人,就算被关押,也不至于关到那种地步。

    “你惹了不该惹得人,有人要你吃点苦头。”难得有人回了一句,周言词适时的惊慌了一下,便垂着头一副很惊恐的模样。

    这些人还真是,为了将她送进去,连理由都找好了。

    车子一直不曾停下,周言词偶尔看眼外面,竟是天都擦边黑了。

    周围景色也越来越荒芜,一路随行的二人简单就着开水汉堡吃了些东西,周言词更是理都没理,只知道他们是让这个华夏人受罪的,给她吃的更是不可能。

    在他们停下尿急的时候,周言词在那女人的监视下也解决了三急。

    回来时,手上拿着几个野果子。咬的咔擦咔擦响,脆嫩多汁,竟是看的几人眼都直了。

    “给我一个!”你个华夏人竟是还有这种运气!本想饿她几顿,尿个尿都能拿回吃的。

    其中一壮汉抢过颜色最鲜艳的一个,咬的咔擦咔擦的。

    旁边女的似乎想阻止,却想周言词也吃了,应该没什么吧。

    车子一路行驶,那吃了野果的壮汉感觉浑身有点麻酥酥的,但不明显,便也不曾在意。

    直到天黑时,周言词才在车窗外,依稀见到那一排冰冷高耸的围墙,还围着一层层铁丝,通了电的。

    有人下来查探了一番,车子才行驶过去。

    一进门,那股冰冷阴森的感觉便透了进来,周言词没忍住打了个冷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用手摸了摸手臂,对面女人看的嗤之以鼻。

    这么娇小的女人,进去就算什么也不做,也能吓个半死不活。

    “下车!”粗矿的男人将周言词推下车,自己却在踏出车的时候浑身一软,倒在地上。

    “该死,怎么回事!”浑身麻酥酥的,却提不起半点力气。

    几人都惊了一下,马上叫来护士将人抬走了。

    只是那女狱警却看了周言词一眼,突然想起她被抢走果子时,半点反抗都没有。

    有毒……

    故意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