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24章 思言和言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整整齐齐。

    这句话给歪果仁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还有当众教女那一幕,用生命教育女儿,当真是让人看得目瞪口呆,却又心生敬意。

    一家三口的纠缠,就这么一跃而下结束,饶是周言词也有些心头不是滋味儿。

    一步错步步错,当年妇人爱错了人,生了孩子尽力教导。如今却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林云召被无罪释放了,现在连唯一的牵制都没了,上面虽然不想放人,但也抵不住华夏如今日渐强盛,饶是他们也得低一头。

    明面上已经困不住了,理由站不住脚是要吃亏的。

    林云召带着大鸾离开时,那些看守他的人全都下意识松了口气。这只鸡在这呆了三天,吃的人参灵芝各种东西,不计其数。

    吃不好就撒泼,一撒泼他们就遭罪。

    甚至上面都来问了好几次,你们是关了一个人还是囚禁了一个足球队呢,这吃的用的要吓死个人。

    看守的人无奈至极,偏生又只能硬着头皮养,那只鸡,赶都赶不走。

    现在见林云召出去了,竟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虽然上头为没能留下林云召感到可惜,但他们却是真的开心了一下下。

    走吧走吧,对于将那只鸡送来的周言词,他们更是打心眼里不愿接触。

    林云召才回酒店,国安那边就来了一个人。

    “能否借一步说话。”说话的男人将周言词叫出来,林云召看了一眼,见周言词神色轻松并未有所迟疑,这才没出声阻止。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继女好像越来越神秘了。

    甚至隐隐有种能力无可预支的感觉。

    拐角处周言词看着男人,男人将她上上下下打量片刻,眼中有几分怀疑。

    “虽然我不懂为什么上头将这个任务交给你,比你合适的人无数,光是我们队里就不少,但既然上头选中了你,那我也无话可说。”他是国安队里数一数二的,只不过传来消息要她去做时,颇有些吃惊。

    这只是林云召一个继女,一个平凡人。

    回头一定要好好查一查。男人眼眸微深。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最近的新闻?埃及发现一个金身女像,那女像镇守着一个婴儿。”

    周言词微微点头,她不止知道,在梦里她还是亲眼看着金身塑成的。

    只是,梦里所想,金身旁边,应该还有一座墓,小和尚墓。虽然不知为什么没有被发现,但那墓肯定是在的。

    小和尚说,他要世代守着她,不入轮回不求来生,一定要等到那句我愿意。

    “世界各地都发现了金身雕像。咱们国家那座是最大也是最离奇的,现在许多专家学者都往我们那边去了。”

    周言词挑了下眉。

    “那关我什么事?”周言词皱着眉头。

    那男人似乎没想到她并没有那种与身俱来的荣誉感,反而有几分置身事外的模样。

    心头有些不舒服:“你大概不知,那雕像全都长着同一张脸,他们明明处在不同的时间,雕像是同一张脸。你不觉得奇怪?”

    周言词心里咯噔一声,但面上看不出分毫。

    雕像横竖与她再相似,也不过有几分而已,她并不担心什么。她担心的是,为什么此事会引起各方关注。

    “大概是巧合吧。”周言词淡淡道。

    男人斜着看了她一眼,似乎对此并不发表意见。

    上头对此事的重视超出了想象,虽然他们都不以为意,但想来上头是有什么发现吧。

    毕竟第一手消息几乎都在他们手里。

    “我需要做什么?”周言词随口问道,横竖还有些时间,倒是不曾太过抵触。

    那些金身像,与她毕竟有些关联。

    “在米国监狱,关了个女孩。上面想要你能保护她活着。上面有办法弄她出来,但是怕活不到出来前,希望你能让她活到出来。”国安局那男人越发不得其解,你说找个普通人去保护那女孩,莫不是开玩笑?

    “一个女孩?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周言词诧异了。

    那男人摸了摸脑袋:“我也不懂,反正你去见了才知道。不过,那监狱关着最是穷凶极恶之人,甚至连环杀人案,碎尸案之类的重犯都在其中。”

    最怕的是心理上,活人都能逼疯。

    有人分析,在那种地方看守,都需要极强大的心理支撑。

    “她叫什么名字?”

    “思言。只知道叫思言,她不与人说话,也不与人交流,怀疑她还有自闭症。找你的一个原因,也是因为你曾在精神病院待过,有经验。”说这话的男人诡异的看了周言词一眼。

    这家伙,怎么看都挺正常的。

    周言词:呵呵,看到我犯病的人都死了。

    周言词只说考虑考虑并未拒绝,也并未接受。太过绵软,不然还以为她是个软柿子呢。

    那男人似乎无法接受她不像自己一样接受命令,还待说什么,便离开了。

    出去给三宝带了个小蛋糕,三宝最近很喜欢吃这些甜腻的东西,上次六寸小蛋糕愣是一个人吃完了。周言词只能规定她一周吃一个。

    “大鸾你是不是又胖了?你都吃什么了?”

    “大鸾,你尾巴好像长了,我记得第一次见你是纯黑色,怎么好像身上颜色变多了?”三宝正蹲在林云召脚下,看着大鸾打了个饱嗝,很是惊疑的问道。

    林云召也觉得这只鸟有点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大鸾慵懒的看了眼林云召,她现在胖了很多,已经快飞不起来了,跌跌撞撞身体都不灵活了。

    林云召见周言词回来,见三宝玩的高兴,便一同去了隔壁。

    待他们出了门,三宝才笑嘻嘻道:“妈妈要给三宝生弟弟啦,好厉害的小弟弟呢……呵呵……”

    隔壁屋。

    “你听说过一个叫思言的女孩子吗?”周言词直接开口,林云召一听便眉头皱了起来。

    “他们想让你去保护她?开什么玩笑,那里都是杀人重犯,世上最穷凶极恶的人都关在那里!”林云召猛地站起身,脸色铁青。

    “我不同意!我去通知他们!”林云召站起来就要打电话。

    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按住了手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