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23章 去死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一路上只有咳嗽声,听的人心惊。

    刘晋将自己的热水杯递上去,那女老师也不喝,她知道年轻人都好干净,就不给人添麻烦了。

    “璐璐是我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当年,当年她父亲犯了错,被我举报告发,后来连夜潜逃回国……那时候璐璐都还没有出生。”声音在车内想起,几人都惊了一下。

    国安那边查出那男人间谍的身份,就是被人告发。

    却不想是她!

    这是一个能大义灭亲拥有大胸襟的女人!

    “璐璐那时还在我肚子里,几次想打下她,她却在肚子里动来动去。这当了妈,心都软了,便生了她。”

    “只以为孩子好好教,就算没有父亲,也不能有一个那样的父亲。我当初眼瞎看上她父亲,哪知道她父亲竟是……窃取消息时被我发现,亲自举报了。”中年妇人好似已经用尽了力气,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回光返照的感觉。

    “璐璐啊……”她叹了口气,再不肯多说。

    对女儿的失望,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

    一行人到的时候,林云召也已经被带了出来,脚边蹲着乌骨鸡。周围人离了他们至少三米远,谁都不敢靠近,形成了真空地带,倒是有几分好笑。

    周言词见着林云召,淡淡点了下头。

    倒是她身后的妇人歉意的躬身,她是教政治的老师,对林云召,更是尊敬崇拜。

    “进场吧,来了很多媒体。你……”周言词想嘱咐什么,却见妇人怔怔的望着会场中,被人保护的女儿和……

    那个匆忙逃离国内的男人。此时正低着头看着女儿,两个人面容极其相似。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父慈女孝的美好场景呢。

    可这一切,更让她心痛的在滴血。

    辛苦养育,却让她剑指自己人,哈!好似一场笑话!她紧握怀中一跟报纸包裹的东西,看着手指粗,似乎还有几分弹性。

    记者招待会正式开始。

    林云召沉着脸,好几次反驳,那女子似乎都驳了回来,仿佛丝毫不在乎什么名声。身旁金发碧眼的中年男人满意的点头,一会在她耳畔说话,让她有些喜悦。

    “陈璐,我再问你一次,你摸着良心告诉我们,告诉天下众人,你所说一切属实,一切都是真的吗?”周言词站起身,略有几分刻意的挡着妇人在身后。

    一双眼直视陈璐。

    “你母亲都不要的男人,你要认贼作父吗?”一语惊起千层浪,陈璐霎时白了脸色,条件反射般看着父亲。

    父亲说,只要她做成此事,就将母亲和自己的国籍改到这里。

    她父亲在这里拥有不低的地位,只要转过来,别人就只能仰望她。

    “就事论事,你牵扯她的私事做什么!”身旁男人操着一口撇脚普通话,看着周言词脸色极其难看。

    “有什么不能说的?当初你在国内做间谍,被一腔正气的妻子撞破告了,连夜逃跑。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不过可惜的是,你妻子辛辛苦苦教养出来的女儿,居然跟你重新勾结在一起,活生生打了她的脸!”周言词满脸嗤笑。

    那陈璐猛地站起身。

    国内……做间谍,被母亲,告发……

    陈璐心口一抖,母亲一生正直从不亏欠任何人,若是知道,她……

    “璐璐,你看着我!”熟悉的嗓音传来,陈璐整个人都失去了血色,呐呐的看着熟悉的脸从周言词身后站出来。

    此时她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只觉得心都在抖,浑身都在抖。

    颤抖的叫了一声“妈!”

    中年女人眼泪唰的落下,拿出被报纸包裹的黄荆条,冲上去就朝着她身上狠狠打去。

    “别叫我妈,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儿!你是罪人,你是罪人啊!你要气死我是不是?你是不是想气死我!”中年女人几乎气疯了,一边打一边哭,只是如今病入膏肓,打起来有气无力,但陈璐心口却在受着鞭挞。

    “妈,妈……我,我只是想让你过好日子,我……”

    “过什么好日子,当年跟了他已经让我悔恨终身了,你竟然,你竟然……往他身上泼脏水!你个逆女,你个逆女啊!”妇人骂的厉害,喉咙越发难受,竟是大力的咳嗽起来。

    “你告诉我,你告诉我,这一切是真的假的?你当着所有人说!”妇人一双眼睛血红,陈璐吓得瑟瑟发抖,心中越发不安。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是我骗人的,是我鬼迷心窍骗人的。是他,是他让我陷害的……”陈璐哭着想要靠近母亲,却被妇人一把推开。

    自己却头一昏,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妈!”陈璐尖叫着冲上去。

    那金发碧眼的男人还想叫人拖出去,却在陈璐满是狠意的眼神下住了口。

    媒体记者都有些懵,只顾着拍着,兴奋的拍拍拍。

    华夏教女案,竟是出了名。

    用命来教育女儿,用命来教女,更让人敬佩。

    陈璐眼睁睁看着母亲口吐鲜血“不,不要,让母亲,失望啊……”说完,便撒手人寰。

    眼睛却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陈璐已经傻了,她不知道怎么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她明明只是找到了父亲,想要跟着父亲,带母亲过好日子。只是要……

    要昧着良心,她犹豫再三同意了。

    可如今,母亲竟是生生气死在跟前,陈璐脑中那根弦砰的一声便断了。

    外界的喧嚣全都跟她无关,她只傻傻的抱着母亲死不瞑目的尸体呆滞着。

    那名为父亲的人还叽叽喳喳在她耳旁焦急的说着什么。

    哦,让她起来指证林云召,母亲没了但她以后会幸福的。不,不会幸福了。

    陈璐抱着母亲,靠在窗边,眼泪无声的往下流。

    “我说的都是假的,他没有猥亵我,都是假的。是他,要我说出这一切……”陈璐面无表情的指着面前的生父。

    那生父气急败坏想要阻止她,却见她转头凄惨的笑道。

    “自小,我就想要一家人整整齐齐,如今,总算能如愿了……”说着一把抓住男人,在他惊恐的目光下,使出全身力气,抱着母亲,推着生父……

    从窗台跌下……

    “啊!”在场众人齐齐傻眼。

    ps重要提示,三天内大爆更……还清所有欠债以及利息的时候啊……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