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20章 继女撑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林云召虽然没有被收押,但出行却限制了自由。

    这里是招待外宾的酒店,几乎不对外,能住进来的几乎都有几分地位。

    “我要见外公。”三宝背着小书包,右手抱着一只吃的胖乎乎的乌骨鸡,仰着头,看着那高大的男人。

    周言词站在身后没说话。

    刚刚来的一行人都想见林云召,却被拒绝了。

    “我外公犯错了吗?我外公犯什么错了?为什么我不可以见他?你们又不是警察,凭什么不让见外公。”三宝瞪着眼睛,言语间颇有几分警告。

    那男人低头看了眼三宝,一定是错觉,这些小的孩子懂什么叫胁迫吗?

    “我是他女儿,这是他外孙女。我们只是来看看他。”周言词上前,将手搭在三宝肩膀,似乎很随意的样子。

    来这三天了,就一直在酒店,他们可以出去也可以自由活动,却见不到林云召。

    “请问他犯了什么事?”周言词有几分胆怯,旁边小女儿又乖巧可爱,让人不由放松了戒备。

    那男人胳膊间冒起极深的肌肉,一看便是个练家子。

    “林云召身为和平使者,四处宣扬和平。却没想到是个伪君子,在和平演讲之后,竟是强睡了来做志愿者的女孩!打着和平的旗号做这些下流之事,现在没将他收押,已经是给你们面子了!”男人只说了这么一句,半点也没顾忌着还有个四岁的孩子在。

    周言词在飞机上已经听到了一些风声,这些人无非是想在林云召身上泼脏水,顺便找点利息回来。

    相互往来,哪会没点矛盾。

    此时这屋子周围,似有似无的能感觉到打探的眼神,可见周围必定是严格监控的。

    大门口还有这汉子守着,想要接触他还真有几分难。

    “我们是家里派来看看他的,请问能否进去看看他?既然没有定罪,那我们为什么不能看望?还是说,你们软禁了他?这没有定罪就变相软禁……”

    周言词眸子微眯。

    “让她们进去。”男人耳机中传来一阵声音。

    门打开了,周言词也牵着三宝踏步进去。

    进去才发现到处都闪着红外线摄像头,三宝拍了拍大鸾,将它放到地上便跟着周言词进去了。

    这栋别墅倒是跟在家差不多,应有尽有,只是被软禁,那就有些无奈了。

    两人进去找了一圈,正巧看到林云召躺在花园椅子上,似乎在晒着太阳。脸上没有颓废,倒有些思念。

    “外公,三宝来看你了。外婆怀小宝宝啦,特意叫聪明伶俐乖巧可爱的三宝来陪外公。”三宝难得话多了几分,只是那一板一眼的说话倒像是在念经。

    林云召脑袋移了一下,喉咙微微动了一下。

    周言词眉眼微深。

    “外公他们打你了吗?你看起来不太好。”三宝人小话又毒,这话吓得监听那些人一声冷汗。

    林云召怔了一下,微微摇头。三宝看见他脖子间细细密密的阵眼,漂亮的大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若不是细看,完全都看不出来呢。

    “你说,外婆怀宝宝了?可是真的?什么时候的事儿?她,她现在好不好?”林云召语气有些急切,只是身子好几次动弹,都有些僵硬。

    周言词上前掀开他衣袖看了一眼,并未有伤痕,但那掩盖针眼的痕迹让她心中冷笑。

    “妈好着呢,在家安心养胎,到时候接你回去便能团聚了。”周言词心知上层不会让他白受委屈,毕竟他曾经的身份摆在那里,但此时也有些心疼。

    林云召轻拍她手臂。

    似乎在安慰她。

    他为国奔波那么多年,上面自然会护着他,他留下来也是顺理成章,才能继续接下来的事。但继女和外孙女过来了……

    林云召知道妻子惦记,便也只能心想多护着继女二人了。

    “外公我给你带了好多好吃的,你看有外婆做的糯米鸡,荷叶鸡,还有一只活鸡呢……到时候外公想喝鸡汤呀,就把它炖了。”三宝话音一落,身后那唧唧叫的大鸾便气得发疯,直接咯咯哒的甩着翅膀到处飞。

    那摄像头竟是被它撞的吭哧吭哧响。

    吧唧……

    正对着他们的摄像头被鸡啄下来了。

    监控后面只能看见一只鸡屁股正对着他们,那鸡脸上似乎还还扬起了一抹笑意……

    随后,他们最后的视线被鸡屎覆盖。

    林云召呆滞的看着一切,三宝笑的贼兮兮的,难掩聪慧。等他再次看时,又成了那个娇俏可爱不知世事的小丫头。

    “不要担心我,是我拿了点东西,他们不敢让我离开罢了。上面会想办法的。”林云召难得说了一句,只是此事事关重大,不然也不会冒险了。

    以他的身份,现在做什么上面都会维护他。

    堂堂帝国,还至于被人打了门面。

    只是现在没上升到两国相交的地步,各方面都在试探着对方罢了。

    周言词倒有些吃惊,什么东西能让大家如此忌惮,甚至林云召亲自冒险的地步?

    不过既然来了,她定然要好好护着他。

    只五分钟,外面就来人了。

    脸色沉沉的看着那乌骨鸡拉在监控上的鸟屎,气得心肝子疼。那外祖孙却悠闲地吃着鸡肉喝着茶,似乎没有半点变化。

    乌骨鸡咯咯哒的叫了两声,便迈着妖娆的小碎步蹲在了周言词脚边。

    “请管好,您的宠物!”那维修监控的人眼含威胁,周言词笑眯眯的看着他。

    “不过是个畜生,你若喜欢就留下好咯?不如就留在这陪着好了。”周言词踢了大鸾一下,不情不愿的将它踢到了林云召脚下。

    大鸾张了下翅膀,这翅膀,看起来与别的鸡有些不同。尾羽竟有些长了,明明是纯黑色,此时也透着几分不一样的颜色。

    那鸡脑袋上,还有个类似小王冠一般的东西。

    “它长得比较随意。”见林云召在看,周言词漫不经心的解释了一下。

    “对了,我这宠物吃细,非珍稀佳肴不吃,非灵丹妙药不品,就麻烦各位费心了。哦,对了,它要是不高兴就烦躁,到时候大家可要多担待了。”周言词那口气听得对方直冷笑。

    林云召也只觉这继女颇有几分小女儿心态,说话还带吓唬人的。

    偏生,这里又有哪个是被吓大的呢!

    很快,林云召就会知道,继女留下了个大杀器,让人防不胜防,还拿它没有丝毫办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