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18章 与周家后人初遇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要去国外。

    此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只是随行而去的还有三宝。

    “凭什么凭什么,就只有妈妈和三宝去,是因为我和爸爸不够聪明吗?”二宝一脸控诉,站在桌子上,试图以身高压制她老母亲。

    谢岱齐哀怨的看着周言词,三宝却是站在妈妈脚跟前。

    “妈妈,三宝那么懒,你去了饭都吃不上。带大宝去吧……大宝可爱嘴甜又勤快……”大宝胖乎乎的,小家伙掰着手指头数自己的优点。

    三宝一个眼神瞪过来,吓得赶紧躲爸爸身后。

    妹妹真可怕。

    看的周言词失笑不已。

    “不是妈妈不带你们去,而是名额就两个。爸爸是要留在家照顾你们,不然妈妈怎么放心?不过,你们到时候可以单独坐飞机来找妈妈。”周言词摇了摇头,谢岱齐这才酸酸的看了眼三宝。

    熊孩子,你就是我的情敌!

    他也知道,他是男人,最近在影视中也露了几分,外界隐隐在传闻他是武林高手?

    加上他是娱乐圈人,这么去引起的关注太大了。

    言言和三宝都是弱质女流,便是跟在那些人里也不会引起注意。她是继女的身份,过去照顾也能说得过去。

    “那三宝,你要替爸爸照顾好妈妈。”谢岱齐这个家庭煮夫很心痛,带我多好啊……能唱能跳会煮饭,还能暖床。

    三宝得意极了,背着小书包,刚刚四岁的孩子看着格外可爱。也让人毫无防备。

    三孩子在幼儿园请了几天假,都打算好好陪陪妈妈。

    柯老师还打了电话问孩子怎么不来上学,但被二宝直接一句话堵了回去:“爸爸妈妈要给我生弟弟妹妹,老师你不要打扰他们。”说完,便吧唧拔了电话线。

    “单身狗就是毛病多,有那时间还不如去找找女朋友。”二宝如今看柯老师不顺眼的很。

    大宝转头说了一句:“柯老师才不缺女朋友,每次他来上课,那些女老师都缺勤请假了,而且来学校接学生的漂亮姐姐也多了。以前都是老人来接,现在都是漂亮姐姐来。只是柯老师对谁都笑眯眯的,但不跟她们说话。”

    二宝得意的看了眼大宝。

    “电视里说这叫欲擒故纵,你不懂,这样才能钓大鱼。”二宝哼了一声,反正看着妈妈的眼神她不喜欢。

    柯老师这次表示还真是愿望,欲擒故纵这是不可能的!

    他就是吃亏了太多次,现在对女人有点阴影,不敢乱下手了!

    一家人高高兴兴玩了两三天,谢岱齐才带着几个孩子送她们去机场。

    其实,他愿意留在国外,也是因为感觉到了那个人。他不想言言跟他遇上!

    使者团已经在机场等着了,他们都是交涉人员,也是谈判人员。虽然林云召现在不再是外交里的人,现在属于民间私人行为,但上边总要照顾他几分。

    说起来,这和平使者,可比官方还有来头些。

    在民间拥有极高的威望。

    下了车,一行人便往候机厅而去。

    “我早就说了,去点能干正事的就行了。一个继女过去干什么,拖拖拉拉的,还占了两个名额。”说话的女郎皱着眉,微微有些不满。

    本来这次随行的还有她朋友,却因为那边占了两个名额,现在只能留下了。

    “家人过去好歹能安心些,家里人也能安抚情绪。”一个上了年纪的开口道。

    他也是有家有孙子的,自然知道家里人的慌乱。

    年轻女人看了他一眼,到底沉默了下来。陈教授很有些威望。

    “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大家去检票吧。”周言词带着几分浅笑,牵着白白嫩嫩犹如观音座下小童女一般的三宝走来。

    倒是让机场来来往往的人都多看了两眼。

    “不是吧?你还带个孩子,你以为是出国旅游吗?”年轻女人顿时瞪大了眼睛惊讶的尖声说道。

    身后有四个年轻人看了她们一眼,并未说话。这是国安另一队的人,并未见过周言词母女。

    他们的身份都是过了明路的。

    此行的使者团有十二人,四个国安,四人谈判,还有两人是上面派来的。剩下便是周言词母女。

    “好了,刘晋你也别说了,都少说两句。”开口的是领头者,孔方。

    那年轻女人这才闭了嘴,只是脸色一直不好看。

    “去登机口吧,有专机送我们过去。”孔方跟林云召有些交情,此时看着周言词脸色很和蔼。他知道林云召对继女挺有好感。

    只是没想到晏家那么多人没去,偏偏派了继女过去,这就值得思考了。

    “我母亲怀了身孕,要在家养胎。我替她走一遭。这孩子嘴巴伶俐又讨喜,带过去哄她外公开心的。”周言词几句话便让孔方点了点头,眉眼带了几分喜意。

    老伙计又要添二胎了。

    周言词一行人从机场进去时,正好一群人拿着行李出来。

    周言词一眼就看到了他们,全身穿着黑色,是华夏曾经很流行的装扮。前面走的穿着一身白,这一行人前面白,后面黑,很是显眼。

    “走快些,雨霖打电话哭的厉害,周锦现在长本事了,念个书都忘本了。”穿白色衣裳的中年男人沉着脸,半点不顾身后黑衣老人,全靠几个黑衣年轻人搀扶着。

    有些人隐隐偷看,都觉得挺有意思。

    好像穿白色的那些人是主子,黑色衣服那些人走路都不敢超过他们半步,好似怕逾越一般。

    周言词摸了摸怀中佩玉,见那黑衣老人神色不好,几乎一口气吊着。

    三宝从妈妈手里接过,好像孩子贪玩一般撞在那老人身上,佩玉轻轻塞进老人手里。老人一怔,条件反射般握住。

    “干什么,你乱跑什么?没点规矩,尽添乱!”黑衣人还未说话,自己队伍里那年轻女人便开口了。

    “不妨事不妨事。孩子爱跑正常,乖孩子,快回去吧。”老人推开她,生怕惹到前面那些人。

    周言词歉意的点点头,那老人眼珠子却猛地亮了起来,整个人都抖了几下。

    “爷爷……”孙子看着他,却见爷爷微微摇头,这才赶紧扶着没再多说。老人,是他们一族,唯一活到七十岁的。

    两行人错身而过,心,却都在对方身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