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17章 悲催的白衣少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回了家,三胞胎便自己乖乖洗漱完毕了。

    一个个踩着小凳子拿着漱口杯和小牙刷,简直萌坏了。

    “妈妈,我们乖乖的,那你们可不可以给我生个弟弟?”三宝才漱口,这会又咬着根棒棒糖。

    周言词想揍她,却又好奇她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才不当最小的,我本来是最大的,我是要当大姐姐的!可是出生的时候我不想往前爬,就把大宝二宝踹出去了。”三宝看着两个哥姐,心中郁闷啊。

    本想做大的,结果因为懒,多了哥哥姐姐在头上作威作福。

    好吧,其实再来一次她也不见得会往前爬。

    真的不想动啊,真的真的不想动啊……

    三宝心中忧愁,觉得活着都好艰难了。每天吃饭穿衣睡觉读书,累不累啊……她只想被人投食,喂到胖嘟嘟的老死就行了。

    周言词哑然,她是知道三宝能记住娘胎里的事情的。就如她一样,许多事情生而知之。

    可能三宝比她更过之。

    “妹妹你还好意思说呢,你在肚子里一动不动,我都不知道还有个妹妹。”大宝慢吞吞说道。

    那么小的地方,他偶尔还动一动,踹一踹。

    可角落里那坨小东西,就蜷缩在一起从来不动弹,从来不!有几次他不小心伸展运动,把那坨踹的都变了形,都没见动弹一下。

    一直到现在,他都没见过这么懒得妹妹,虽然懒得很可爱,嘿嘿。

    三宝翻了个白眼,实在不忍心说哥哥现在脑子有点不好使,是因为那一脚自己踹的。

    “反正我不管,妈妈你给我生个弟弟吧。我要明年二月最后一天出生,属猴的弟弟,嗯,最好六斤六两吧,吉利。这定制的弟弟一定比较听话……”三宝说完便跑了。

    这熊孩子,吃了糖还没漱口呢。

    周言词就想揍三宝。

    这熊孩子人小鬼大,鬼点子多,好多时候都拿她没办法。

    “生孩子还带定制的?又不是泥人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还六斤六两,属猴的?二月最后一天?这熊孩子,吃了糖口也不漱……”周言词想揍三宝,大宝二宝连忙捂着嘴跑了。

    不能被妈妈看见他们也吃糖了……嘻嘻……

    “我就是泥巴甩出来的,言言你是仔仔细细捏的。”谢岱齐突然接了一句,堵得周言词无话可说。

    “随便一甩能甩出这么好看的人啊?”周言词偏着头看着他,他这张脸精雕细琢,光是长相就让人看的心软。

    “甩别人的时候,一根绳子甩了好多小人。到我的时候,那绳子被东西弹了一下,就只甩出了两个人。一个我,还有一个……”谢岱齐笑眯眯的,所以我们跟你是不一样的哦。

    “还有一个谁啊?”周言词有些好奇,谢岱齐总是说他是随便甩出来的,她还是第一次问细节。

    “还有一个装逼犯。也是个倒霉鬼。”谢岱齐淡淡一句,语气中有掩饰不住的鄙夷。

    “我是过一世就孤独一世,他是每世都有女人相伴,还一个比一个漂亮。他身边美人无数,却从来没人走近他的心。偏生,女人却跟疯了一般朝他身上扑。”呵呵,女人是朵。

    就是,就是每次都比较倒霉……

    比如第一世,明明是距离她最近的,偏生由他亲手推开,一次又一次,自作自受。

    好好的尘缘看不上,娶了尘双这个心机婊。

    谢岱齐想想都觉得高兴,有人比自己更倒霉更惨,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态吧。

    “啊,这样的人那你可不能多跟他接触,一听就不是个好东西。”周言词摆摆手,生怕谢岱齐跟着学坏了。

    谢岱齐笑笑点头,别怪我给你上眼药。

    谁特么叫你紧咬着不放!

    老子都结婚了,孩子都生了,你还紧咬着不放!

    “我给你说啊,像那种人就是缺一个爱而不得的人。真希望有个人出现在他生命中,让他求而不得,才知道自己有多渣。”周言词随口道。

    谢岱齐…………

    你这想法,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并且贯彻的也很彻底,次次都有他最炮灰,次次都伤心,次次都剜心之痛。

    谢岱齐不愿去想他,他可怜,我还可怜呢。

    单身狗没资格怜悯别人,再想想那人觊觎的是谁,谢岱齐就更讨厌他了。

    两个人回了屋又是一阵颠鸾倒凤,谢岱齐今晚格外的英勇,一次又一次,竟是比成婚那日更无法自控。

    好似想要在她身上找到归属感。

    “啊,啊……”

    “我只要你一人……”谢岱齐无意识的呢喃,此时的他,总算圆了梦中的一切。

    床还在吱呀吱呀的摇晃,窗帘被风吹的高高飘起,依稀能看到屋中缠绵的身影。

    “嗯……”周言词突然猛地一怔,谢岱齐满是的眸子从她身上抬起来,还未散去浑浊。

    “怎么了?”声音沙哑,里边全是忍耐。

    言言白皙的身子在月色下极其妖娆,便是生了三个孩子,如今也如少女一般,丝毫没有半点变化。若说有,便是增添了几分妩媚。

    此时她朦朦胧胧的眸子带着水光,竟是让人身下一紧,谢岱齐越发离不开她。

    将她紧紧包裹。

    “好像,好像有人在看我。”周言词语气有些迟疑。

    露在外面的肩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谢岱齐抽身下来,将窗户紧闭,看着外头眉头紧锁。

    那种似有似无的打探,对于他个习武之人来说,不陌生。心中一沉,将窗帘拉上。

    “没人,放心吧,倒是不知谁养了一只小猫,在外面乱叫。”谢岱齐见她有些冷,赶紧将她抱住,用体温温暖她。

    周言词蜷缩在他怀里。此时惬意的在他怀中嘤咛一声,谢岱齐便抱着她往浴室而去。

    浴室内,又是一番水花四溅。

    肚腹处,小金莲落入之处,闪着微微的光亮。

    一闪一闪,便沉入体内,与一只小蝌蚪融为一体。

    隔壁房中的三宝大眼亮晶晶的,捂着脑袋在被子里嘿嘿直笑。

    大宝二宝对视一眼,妹妹的心思你别猜,她不止人懒,脑子都跟别人长得不一样。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