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16章 能力初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自从周言词回来之后,晏若姌反倒是眼泪少了。

    也改了以往哭哭啼啼的毛病,此时反倒成了林老夫人的主心骨。

    老夫人自从晏迟迟一日比一日好了,脑瓜子一日比一日机灵,也渐渐看开了,也接受了晏若姌。

    此时却在国外回不来,老太太才享受几年好日子,这哪里看得开。

    那么苦的日子都过来了,要是儿子回不来,老太太只怕想不开。

    “怎么回事?”周言词皱眉,见母亲微微摇头便并未靠近。

    晏队长对她努了努嘴,两人这才跟着上了楼。

    晏队长给她倒了杯茶,两口子坐下。

    “云召这次响应上头号召做了和平使者,便去了国外做演讲,哪知道突然被扣押回不来。到底怎么回事,要过去才知道。”晏队长惆怅的很。

    “对了,云召从那个位置退下来了。上个月自愿内退,他本想回来陪着你母亲和迟迟,上边想着他毕竟有这头脑,干脆就巡回做和平使者。不过这属于民间行为,不是官方的。”晏队长没说的是,是晏若姌每晚从噩梦醒来。

    林云召觉得愧疚他们母子,早在几个月前就一直在准备交接工作。

    一直到上个月才忙完。

    他年纪虽然还有几年才到退休要求,但他那个位置需要高度集中精力,若是愿意内退,自然也不会强求。

    更何况,下边有的是人想上。

    “会不会是有人?”周言词挑眉。

    晏队长摇摇头:“这个你暂且放心,咱们国家虽然中间各种争斗,但对外却是一致的。对外护短着呢,就算打打闹闹,那也只有自己人闹。这种情况倒是极其小的。”晏队长之前也有怀疑,不过查探过了,确实与这边无关。

    “上头想派人过去交涉,国安这边,可能也要过去几人……”晏队长看了她一眼。

    现在林云召身份跟以前不一样,倒不好大动干戈。

    其实整个队伍,不管谁过去,都不如周言词他们更合情合理。

    一个是继女,放到身边任谁都不会怀疑。

    “我过去看看。只是……”话还未说完,便听门外急匆匆的脚步声。

    “姌姌晕倒了,刚刚家庭医生过来,说姌姌怀孕两个多月了。这会姌姌也吵着要一个名额,想要去那边陪云召。拦都拦不住……”

    晏队长心下一沉。

    刚出门,就见晏若姌从床上爬起来,到底没哭,心性强了许多。

    “他要是回不来,我就在那陪着他。这么多年,我一直愧对他,妈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云召。他在哪我在哪,才不枉他这么多年的隐忍和陪伴。”晏若姌强忍住才没落泪。

    这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啊。

    晏迟迟和三胞胎也回来了,迟迟站在她身后,紧抿着唇没说话。

    “你对不起的不是继父。”周言词微微推开谢岱齐的手,谢岱齐无法只能站在她身后。哈,万一有人想揍我媳妇儿呢?

    毕竟我媳妇儿惹是生非的能力,比谁都厉害。

    晏若姌转头看着她,林老夫人此时也不哭了,一听肚子里还有一个,生怕出了意外。

    晏家人都摇着头想周言词说点好的,周言词偏生不让他们如愿。

    “你对不起的,哪里是继父。你最对不起的是迟迟,迟迟生下来就得不到母爱,脑病,自闭,被拐卖,母亲的心不在他身上。这么大个孩子不会哭不会笑,却会羡慕别人的父母疼爱。现在好不容易享受到几天妈妈的爱,现在你又挺着肚子去找继父,你哪里对得起他?他从生下来就是欠了你的!”周言词不到万不得已并不想说这种话,但晏若姌去了只会添乱。

    晏若姌呐呐道:“言言,迟迟……”

    转头去看儿子,才发现儿子紧捏着衣角,低着头不敢看她。

    “你在家好好养胎,现在还来得及弥补,真等到错过,无法弥补,你就后悔去吧。”周言词想起梦中小和尚的事,内心越发抵触留下遗憾。

    晏若姌不敢再吭声,不知道为什么,自幼连父亲都不怕,母亲也不怕,婆婆也不怕,老公也不怕,她就是怕女儿。

    晏迟迟这才笑了两分。

    一家子人吃过饭,三宝拉着迟迟的手:“迟迟小舅舅,你放心吧,这天下没有我妈妈带不回来的人。”三宝可相信妈妈了。

    “我知道,姐姐好厉害的。她能从人贩子手里救了我,就一定能救回爸爸。”迟迟想得开,大概,也是因为自幼得到的爱太少吧。

    周言词吃了饭便和晏队长在屋内呆了好一会,直到傍晚天都黑了,才匆匆出来。

    见他们一家子已经走远,老爷子才嘀嘀咕咕念叨:“晚饭都不吃,有这么急吗?”

    晏队长心下松了很多:“急着呢,三天后要去国外,总要好好安排一下。有她在,我就放心多了。”晏队长下意识说了一句。

    却见老爷子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心里咯噔一声。

    “你和言言,早在回晏家以前就认识吧?儿子啊,你这孩子从小就骄傲,进了国安以后更是许多人都进不去你眼里。只有看着言言时,你的眼里有很深的忌惮。”老爷子拄着拐杖,看着他。

    “不管她有多大的能力,她都是你妹妹唯一的女儿,我的外孙女。你的亲侄女。”老爷子叹了口气,到底没养在身边,与家里人隔了一层。

    周言词愿意去国外,那不过是个没养过她,没给过她任何帮助的继父,一切不过是看在晏若姌这个母亲面上。

    晏若姌除了生她,并未有过别的资助。

    如今她对晏家的帮助,都是在消耗晏若姌生她的恩情。

    老爷子看的很清楚,这孩子对恩怨分的很清晰。有仇报仇,有恩报恩。随时随地不欠任何人,任何时候都可以抽身离开。

    是个很洒脱的孩子。

    晏队长见老爷子上了楼,心下微凉,其实,他哪里不懂呢。

    只是,家里所有人,又哪里知道言言温和的面孔下,三胞胎单纯可爱的背后,到底蕴藏着多大的能量呢?

    这家里,谁都无法预估他们的能力。

    晏队长有种感觉,总有一天,他们会震惊世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