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14章 噩梦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穿着破烂神色颓废,一头白色短发的年轻人站在山门前。

    他这一路行来,早已跟下山时不一样的心境。

    初时只想早早回山,破了尘缘,将来会成为大师,每日讲讲经文,打打坐,偶尔偷吃两块肉骨头,这就是毕生追求。

    可如今,再次回到山门前。

    已是大师,还是陛下亲封。他毕生所求两三年就皆已完成,可如今……

    小和尚眼睛有点干涩,一切,全都是她换回来的。

    “师父,我回来了。尘缘……尘缘,已死。师父,尘缘死了。”小和尚顶着一头白发看着师父。

    远近闻名的佛言寺方丈怔怔的看着他一头白发,突然叹了一声。

    “痴儿,痴儿!师父让你下山,助这救世之人除得妖孽,保王朝平安。保天下黎民苍生,你这,又是何苦!”老方丈眼中满是惊叹。

    他早在三个月前,便已知晓徒儿已是当朝国师。

    但如今徒弟真正站在他跟前,才知徒儿已不再是佛门中人。早生白发,一双眼已被世俗所牵绊。

    小和尚当即愣在原地。

    “除,除妖孽?保天下?”那尘缘呢?师父,你说的下山破尘缘呢?

    小和尚突的想起尘缘眼神莫名的看着他,问他的那句话,小和尚你不相信我吗?

    那时皇帝问他妖孽可有解法,他不忍伤害初生婴儿,亦是不肯信她,便不曾开口。之后她将一切全盘接下,活塑金身!

    原来,师父早算到妖孽出世,她,是小和尚没信她!

    小和尚脸色一白,却见师父僧袍一挥:“痴儿,你且离去吧,佛门你已待不得了。心中无心,心中无人,你心已散,白发已生,尘缘与你融为一体,你且下山去吧。”

    “为师,自会向陛下请罪,将国师一事推了。痴儿,痴儿……”方丈远远走开,声音若有若无的传了回来。

    小和尚跪在地上,尘缘,融为一体,心散了。

    “尘缘,你害得我好苦。”可是,我甘之如饴。

    小和尚跪在庙外三日,以谢师傅养育之恩。

    在那之后再世间再无国师,只是宫外一处祭台上,日日都有一个长着白发,不会言语不会笑闹的流浪汉。

    日日给镇守妖孽的守护者擦洗金身,日日供奉着三炷香。每日就那么呆坐在地上,抬头看着金身,看着看着就流泪了。

    怀里那丝头发,日日捂着,捂着在心口,从未离开。

    直到临死前,徒手挖了个墓,将头发葬与其中。

    那泥里全是血迹,十指早已血迹斑斑,骨肉分离,看着分外可怖,可他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将浑身上下唯一值钱的那块玉赠与了街边三个弃儿,央求他们将自己埋葬。

    小和尚如今已成了老人,日日备受相思之苦,却求而不得,日日梦见那句,你可愿嫁我?

    此时静静的躺在泥土中,双手合十捧在心间,只求老天,能再让他,遇见一回!

    ………………

    “啊!”谢岱齐突的一声喊,猛地从床头坐起来,心间仿佛还留有几分悲凉,鼻翼间仿佛还有泥土的气息。

    好似那股窒息感还让他无法忘怀。

    心口咚咚咚直跳,好像又变得空洞了,那样的感觉,他再不想经历。

    “怎么了?”灯开了。

    周言词迷糊糊的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那睡眼朦胧的模样看着他,就如当初那娇俏着问他,你可愿娶我时的样子,一模一样!

    谢岱齐眼眶一热,差点落泪。

    只紧紧抱着她,抱得好紧好紧,浑身都在抖。好像是在梦中一般,这样能在醒来之时抱着她,这样的梦他做了千百回。

    “你怎么啦?可是做噩梦了?居然有噩梦敢缠着你,翻了天了吧?”周言词心中暖暖的,轻轻拍着他的背,感觉他浑身紧绷,在她的轻拍下才慢慢缓和过来。

    两个人无话,就这么抱了许久,谢岱齐才站起身。

    倒了杯白水,喂了口给言言,言言就着他的被子喝了一些,早上她不爱喝水。

    “天都亮了,啊,大宝二宝三宝今天还要去幼儿园呢,我记得大宝说今天要开家长会啊!迟到了迟到了,完了完了,快起来快起来……”周言词将窗帘拉开,急的跳脚,怎么一下子就睡过了。

    啊,对了,做了个梦,本来都快起床了,突然做了个梦。

    梦见了一个不知真爱在身后,还肆意践踏真心的傻子。她梦见自己虐了他,嘿嘿。

    她还梦见一个傻乎乎的小沙弥,可爱得紧,每次跟她说话都耳朵通红。她总是忍不住逗弄他。

    不过怕谢岱齐这个醋坛子吃醋,她便将此梦掩藏在心中了。

    两人从屋中出来时,楼下早已空荡荡的没有一人,桌上还盖着两个锅盖。

    周言词急忙下楼揭开,打开一看,竟是西红柿鸡蛋面。只是不知做了多久了,竟是成了一坨。

    “这肯定不是大宝煮的。”周言词摇着头,也不浪费,自己端进去热了一下。

    顺便给谢岱齐弄了两个咸鸭蛋,炒了盘素菜,就着面驼子,对付了一口。

    “大宝做饭是你一碗,我一碗,你一碗,我再一碗……要是他做的,这锅里可不止一人一碗。定是二宝做的。”三宝,他们想都不敢想。

    幼儿园睡个午觉忘了呼吸,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拖到了医院抢救。

    这么懒的熊孩子,她能做饭吃?别闹了好吗?她只对搞破坏感兴趣。

    谢岱齐今天一天都没什么劲儿,好似昨晚的梦太过漫长,让他有些回不过伸来。

    “待会去学校吧,毕竟家长会咱们一次都没去过。也不知道三个孩子会不会生气。”周言词和谢岱齐二人换了身衣服,开着车便匆忙往学校赶。

    等红绿灯的时候,谢岱齐突然问道:“言言,如果有人对你说暗恋了你几辈子,你千万别信,那些油嘴滑舌的人,都是骗子!”

    周言词哦了一声,随即狐疑的看着他。

    “你当初,是不是也是这么对我说的?”貌似某人当初也是那句,遇不到你,我独孤终老了几世……

    谢岱齐身形一僵。

    好像打脸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