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13章 生白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小和尚双手无力的垂下。

    傻傻的看着他们将在帮尘缘塑金身。

    她的模样很安详,甚至嘴角带着浅笑,就像每次笑着喊小和尚一般。

    她,她,脸颊红润,睫毛狭长浓密,脚踩在那妖孽身上,甚至还能站立,任谁都想不到,她那闭着眸子假寐的模样,其实……

    早已没了呼吸。

    她,死了。

    小和尚眼中满是震惊,好似这一切太突然,都还来不及反应一般。整个人都还是懵懂状态。只能傻傻的看着金身,半响反应不过来。

    “哈,哈哈……哈哈……”三皇子在笑,笑着笑着,眼泪下来了。

    “哈哈哈哈……”三皇子疯了,就那么站着站着,眼睁睁看着尘缘被活塑,就那么刺激的疯了。

    “我的妻,我的妻……父皇,父皇,儿臣要请封尘家嫡女为妻,就是那个,整日,整日……整日跟在儿臣身旁的小跟屁虫,儿臣,要娶她为妻……”三皇子神色迷离,偏着脑袋看着皇帝,一会嘿嘿傻笑,眼中带泪,一会哇哇大哭尘缘不要他了。

    “父皇,儿臣要娶她。尘缘,尘缘没有推她,就是那个贱妇,她没有推,是儿臣胡说八道的!”三皇子留着口水,咧着嘴傻笑,上前就踢了尘双一脚,一头撞在坚硬的成了形的妖孽雕像上,血哗哗的流。

    “你这孽障,滚回府呆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皇帝见不得他这模样,见他已是生生逼疯了,更看不过眼。

    现在尘缘已被他塑成金身,那便容不得逆子诋毁!

    不然这岂不是自打脸面!

    以后,尘缘就是全国的守护神,谁都不可诋毁!

    三皇子恍若未闻,只呆呆的看着金身,傻笑着一边走一边闹“娶媳妇儿咯,娶媳妇儿咯,我要娶缘缘咯……我要穿喜服,我要成亲咯……”一边跑一边跳,还张开双手蹦蹦跳跳,竟是回去要吵着做大红色喜袍。

    大臣们紧低着头,半点都不敢多看。

    鬼知道三皇子经历了什么,当年是他最看不上尘家小姐,也是他跪了三日退亲,也是他整日在外谣传,尘缘小姐不守妇道,尘缘小姐没脸没皮,尘缘心狠手辣推长姐入水。

    鬼知道现在中了什么邪,又开始发疯了。

    小和尚一句话都没说,他耳边只听见皇帝那句,尘缘要你帮她念经文超度。要朕原谅你。

    她,一直都护着他。

    小和尚心口一阵钝疼,好似生了锈的刀子在他心间一刀一刀狠狠割去,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心口沉重的几乎要痛的叫出来。却只能死死捏着衣角,死死的看着那金身,浑身颤抖。

    金身塑了整整三日。

    小和尚不吃不喝盘腿坐在金身旁三日,不言不语,不吃不喝,只傻傻的看着已经变成金身的她。

    心口的洞,越来越大,什么也填不满,什么也填不上。只觉得凉飕飕的,又痛又难受,小和尚只能微微弯着腰,驼着背,才能感觉没那么疼痛。

    “大师,你为国祭祀有功,从今日起,你便是王朝唯一的国师。”皇帝下了旨意,小和尚真的成了名扬天下的大师。

    比起他师父,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三日后,大家都走了,只有小和尚依然坐在祭台上。

    大家都知道他要为她超度,大家敬佩极了。

    夜深人静,小和尚已经七天七夜没睡了,嘴上满是干涸的皮,喉咙也沙哑了。

    身上落了一层落叶,肩头满是灰尘,鼻翼间有几分黑黢黢的,似乎长了胡子。

    他那总是光溜溜的小和尚头,都长出了一层薄发。

    只是那头发,并不是黑色。反而透着一层白,白白的,毛茸茸的。

    他长出了白发。

    “尘缘,我不敢睡觉,我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你的模样,你说怎么办呢?”声音沙哑刺耳,没有半点感情,仿佛只是在随意聊聊。

    “尘缘,经文我念不下去,我怎么给你超度啊?我我不记得经文了。”

    “尘缘,其实,其实我觉得自己并不想成为一个普度众生的大师,我好像……好像六根不净。”

    “尘缘,你,你其实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活塑对吗?我从遇见你,就总感觉你对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不放在心里。好像世间一切,都不能让你停下脚步。”

    “所以,你一直问我,要不要娶你?”

    小和尚的声音仿佛在哭一般。

    她问愿不愿意娶她,其实,她是想有个留下的理由吧?

    小和尚一直没哭,他很难受,浑身哪哪都不对劲儿,眼神也没有了亮光,好像涣散了。心里的信念也倒塌了。

    可是眼中无泪,心里痛如刀割。

    真正的痛,没有眼泪。

    小和尚没有心了。

    小和尚穿着那身破烂狼狈的袈裟在金身前坐了十二天,久到都快与地面融为一体,才被人抬出宫。

    怀中紧紧贴着尘缘的一缕头发。

    小和尚也长了一层白色的短发了。

    “我该回山了。”小和尚如今已是王朝国师,乃天下数一数二的大师,最是德高望重的高僧。也算是荣归故里了。

    他没穿陛下赏赐的袈裟,只穿着一身破烂,怀揣最重要的东西一路回了山。

    跌跌撞撞走走停停,浑浑噩噩,路上还遇到一个穿着大红色喜服,逮着人便喊媳妇的疯子。

    “你看我的小媳妇儿了吗?她不见了,以前总是在我身后,只要转身就能看见她的,你们看见了吗?”曾经的白衣少年,如今癫癫狂狂,脑海里只记得那个人。

    小和尚看着他,笑了。

    尘缘,你可真是小心眼,当真要让他记住你生生世世呐。用命在他心间刻上最重最深的一刀,到死都忘不了。

    小和尚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

    尘缘,你怎么就误伤了呢?他心间刻上了一刀,可我连心都被你无声无息端走了。现在空荡荡的,心都空了。

    且,后知后觉,至今才发现。

    小和尚眼泪突然就下来了,站在那疯子面前,眼泪直流,蹲在路中间,哭的像个孩子。

    天下起了大雨,他又变成了那个上天不喜的孩子。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