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12章 活塑金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小和尚生来就没有父母家人。

    名扬全国的方丈是在河里捡到他的,他被一个木桶穿着,一直随波逐流。

    流到了方丈的寺庙外,被捡回了庙里,成了个小和尚。

    他自幼吃素,却总是饿得慌,长长面黄肌瘦。

    后来他学会了打猎。

    但是奇怪的是,但凡只要他进山,山里便会鸟雀都遇不到一只。便是跟着经验老道的猎户进山,都会没有丝毫收获。

    当真倒霉的紧。

    也是庙中公认的倒霉。

    轮到他做事,那天总是不顺利的,甚至连他晒个衣服都能连下七天雨。非要他每日跪在大门口给老天爷打个招呼才能放晴。

    老天爷爱为难他。这也是真的。

    作为一个小和尚,真的活得艰难呐。

    后来方丈总是看着他:“你啊,尘缘未了。你欠了一人,此生要还。你下山去吧。”

    小和尚懵懵懂懂下了山,直到遇见那个叫尘缘的女孩子。

    哈,就是她。破了尘缘,就能回去好好念着经文了。

    跟了尘缘两年,小和尚却发现他看不懂这个小姑娘。外界对她传言极差,名声极差,可她总是巧笑嫣然的半点不在意。

    “总有一天,他们全都会后悔的,会世世代代跪在我脚下感谢我的。不过,小和尚你要是愿意娶我的话,我也可以留下的……总要有个留下来的理由呀。”每当她说此话,小和尚都阿弥陀佛念着经跑了,耳根子通红,身后是少女嘻嘻的笑声。

    笑若银铃,一直在他梦中徘徊不散。

    后来,他晚上越发不好睡眠了。

    老是梦见尘缘笑嘻嘻的问他:“小和尚,肯不肯做我留下来的理由啊?”

    小和尚气急败坏,好几次早晨起来都得重换衣服。他不懂,那是怎样的感觉,让他面红耳赤,内心燥热,却又好想好想看到她。

    她,她就像手里的木鱼,想每天敲每天敲,敲她小脑袋。

    小和尚觉得自己可能成不了大师了,他念的经文越来越少,也越来越不顺,总是被打乱,脑子里总是想起她。

    不过,好似遇到她,运气也变好了呢。

    跟她出门,还有野兔野鸡撞晕到身上,任他挑选,真的是从未有过的待遇。

    一下子从老天不喜,变成亲儿子的待遇。

    小和尚一路奔跑,跑到心口咚咚咚直跳,跑到浑身冒冷汗,跑到气喘吁吁,手脚却依然冰凉一片。

    祭台那里围了很多人。

    所有人穿着白,好似在吊唁。

    “只有国丧才可让全朝大臣穿白,但陛下好端端活着呢,怎么会……”身旁有人惊讶问道,急匆匆进宫来,帽子都快跑掉了。、

    身旁有个大臣拉着他跪下。

    “好似是出现了亡国妖孽,陛下要杀之。却有了天命之人出来镇压,自愿镇守妖孽千年,陛下感念她为国为民一片赤子之心,以国丧待之。”大臣们咂咂嘴,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小和尚呆滞着脸。

    “怎么镇压呀?”

    “听说是将那妖孽禁锢在雕塑里,踩在脚下,永世不得翻身!”大臣看着远处已经开始了祭祀,赶紧低头。

    身后大臣还不死心,他是今年才考上来的,年纪轻,没经过人事。

    话也较多。

    “你不知道吧?陛下被托梦了,我今早进宫,府中也有人托梦了。只怕还真不是空穴来朝。”那大臣有几分后怕,他今天来晚了,就是因为夫人哭哭啼啼说,他被人剁了做了韭菜馅的饺子喂狗。

    “唉,你还没说镇压之人怎么办呢?”那年轻官员问道。

    “当然是重塑金身,据说是活……活塑呢。”官员叹了口气,跪下真心实意的磕了个头。

    “陛下已下旨,全朝世代供奉她金身,家家户户都要请一尊回去。她,她以后就是咱们的守护神啦。”

    听完,小官员久久不能平静,只偷偷抬头看着前方。

    “她,她年纪也不大吧……?”看着年纪不大,娇俏可爱,还是一派天真得样子。

    小和尚听到那句活塑,整个人一阵颤栗。

    一股绝望从心口蔓延,恍惚间,又听见了那句问了无数次的话。

    “小和尚,我无路可退的时候,你要不要娶我呀?”说这话得她总是笑嘻嘻,他从未多想。

    “娶,娶……”小和尚无意识的呢喃,疯了一般往祭台跑去。

    好几次还被僧袍绊倒,却又跌跌撞撞爬起来,整个人都仿佛失了心神。

    祭台上十多个塑金身的大师傅,她正闭着眼,任由他们往身上一点点塑起来。活塑,活塑……

    “大师,大师,您不能上去,大师……”

    皇帝见底下喧闹,眉眼间有些不悦。待看到大师过来,这才舒展了几分眉眼。

    “让大师上来。”

    小和尚上来时,满头大汗,此时婴孩已经没有了气息。已经被一层又一层盖了起来,正要修修改改雕成人形。

    他看都没看一眼,尘双正跪在那雕刻的婴孩面前,失声落泪。

    三皇子却愣愣的看着雕像。

    在承天殿时,她看着他,轻轻说道:“跟在你身后多年,总算能再为你做最后一件事。”说完,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对陛下说出了愿活塑金身,望陛下不要责罚三皇子一家。

    三皇子内心极其震撼,只觉得整个人都一麻,好像心底空了一大块。

    殊不知,转头的尘缘便笑了。总要你生生世世记住我的!

    横竖我走就走了,死了跟睡觉一样。

    尘缘这番话,将三皇子直接打入深渊,爬都爬不起来。

    此时三皇子看着金身,似哭似笑,仿佛疯魔了一般。她闭着眸子,就如睡着了一般,脸上的睫毛都看得清。

    小和尚眼中无泪,他觉得自己想哭,却流不出泪。

    师父说让他破尘缘,可是他还不知道怎么破尘缘,尘缘就要活塑了!

    “大师,尘缘有言,你与她是至交好友,不论你做出什么事,都要求朕原谅你。她也拜托大师,能为她超度。你是她相信的德高望重之人。”皇帝见大师面色不对,但也没多想,只以为二人关系极佳。

    小和尚浑浑噩噩听不进,他大起胆子将手凑到尘缘鼻唇间。

    原来……

    早已没了呼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