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11章 佛珠断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尘缘站在小和尚旁边。

    挤眉弄眼的,整的小和尚都摆不出大师的气势来。

    “瞧瞧,我说中了吧?”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看的小和尚颇有些不自在。

    小时候想下山,师父说山下有妖精,妖精要吃人。

    尘缘就是那小妖精吧,每次看到他都觉得心里难受,现在连晚上都睡不好了,甚至都能进他梦中了。

    “那就是个妖孽……”尘缘努力昂着脖子,一脸骄傲得意。

    看的小和尚好想伸手摸摸她脑袋,撸撸那一头的毛发,一定比山上的小猫更可爱,摸起来更柔软舒服。

    冷不丁想起前两日她跌进怀中的触感,小和尚口干舌燥的很。

    唉,念经念多了,该多喝些水的。

    “可他,是我唯一的儿啊……”尘双靠这个儿子得了侧妃,得了宠爱,哪里舍得。

    “这还不简单,他若真是祸国殃民的罪人,把他放列祖列宗牌位前看看……”尘缘笑眯眯道。

    皇帝倒是想直接将之杀了。

    尘双却不死心,飞快的爬起来,将孩子放到供桌上。

    “列祖列宗,贺凌是皇室子孙。是皇室血脉。请列祖列宗大发慈悲,救救贺凌,求列祖列组大发慈悲,救救贺凌。”尘双使劲磕头。

    三皇子却阴着脸,如今他已是信了七八成。

    这孩子,留不得!

    小和尚突的想起,之前尘缘在做善事时,特意留意了三皇子府上的下人亲戚关系,还有伺候他的丫鬟和奶娘……

    小和尚看了眼尘缘,尘缘笑眯眯的转头看着他。

    上次,小和尚在承天殿主持了人生中第一场祭祀,但尘缘拜托他放了一袋东西在黑面尊者后。

    她说是想要求平安,想要求自己能不能嫁出去,听说皇室的话菩萨更容易听到呢,请他帮忙放一放,拿去供奉。

    小和尚信了,此时却手脚一凉。

    眼睁睁看着尘双突然尖叫起来,吓着脸色苍白,指着那不断往下倒的牌位。

    皇帝和三皇子脸色极其难看。

    “哇哇……哇哇……”婴儿啼哭声有些渗人。

    小和尚突然有些不安,他觉得自己可能做了帮凶,做了不好的事情。脸色很难看。

    “小和尚,你要相信我呀……”耳旁,若有若无的声音让小和尚头都不敢回。

    他不敢看尘缘。

    “父皇,父皇!父皇,流泪了,流泪了,雕像流泪了……”三皇子吓得脸色都变了,看着两旁镇守承天殿的黑面修罗竟是流出了血泪。

    那一行行血泪极其刺眼,皇帝当场就震怒。

    “妖孽出世,恶贯满盈,人人得而诛之!朕,必杀之!”皇帝几乎毫不掩饰怒意,三皇子啪嗒一声跪下。

    “儿臣赞成,求父皇诛杀妖孽!”三皇子冷汗之流。

    尘双都吓懵了,儿子啼哭都不敢靠近。

    怎么会,怎么会,她其实也梦到了,但她,梦到的是,儿子做了皇帝,她成了太后。

    可此时,皇室列祖列宗都从上面震了下来,那一行行血泪更是吓得直抖。

    她更是不敢说这个梦了,她一点都不敢说自己以后是当太后的命。

    小和尚浑身都凉了,那些血泪……

    都是他放东西的位置。

    尘缘,尘缘她……

    小和尚你要相信我呀,那句声音,突然消失了。

    等小和尚回头时,尘缘已经看着那婴孩,面无表情,似乎很冷漠,很冷漠。

    小和尚心里有点空,他好像错过了什么,心里很是烦躁憋屈,到底错过了什么,为什么跟念错了经文一样难受。

    “大师,请问可有解法?大师既然一早预言此妖孽,那定有解法,求大师成全!”皇帝难得的弯了腰。

    “大师,此事若成便是我王朝国师!”皇帝许诺。

    他只想保江山千秋万代!

    小和尚想扭头看尘缘,却又不敢。他很想告诉陛下,这,这可能都是假的!这,血泪是他放上去的。

    他是出家人,他怎么可以……

    他想说出来,但他说出来尘缘就死定了,小和尚突然沉默了。

    “大师,可有解法?若此子长大成人,定会坏我百年基业!”皇帝凝声道。

    小和尚心下一颤,正想开口,却听身后尘缘声音淡淡道“大师慈悲为怀,大师对初生婴儿到底心软几分。不如咱们一般,与俗世有牵扯。便由尘缘为陛下解忧吧。”尘缘语气淡淡,仿佛刚才眨巴着眼睛逗小和尚是做梦一般。

    小和尚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看着尘缘站出来,站在那婴孩旁边。

    婴孩啼哭的极其厉害,小和尚想阻止,却对上尘缘的眼,顿时愣了。

    脑海里突然又想起那句问了无数次的话,若是我无路可退,你可愿意娶我?

    小和尚此时看着尘缘站出来,觉得,他似乎已经做出决定了。

    如果他站出来了,也许,尘缘就有退路了,是这样吗?

    小和尚很不安,心口有些堵着堵着的疼。

    “大师,你慈悲为怀以普度众生为己任,此事可能对大师有些冲击,可否请大师避开一二?”尘缘很淡然,看着他的目光清澈,与旁人没有两样。

    皇帝下令让小和尚离开。

    小和尚深一脚浅一脚的出了殿门,内心极其不安,转头在殿门关上的刹那,看见尘缘看着他。

    嘴型无声的说“你愿,娶我吗?”

    殿门,吱呀一声关上了。

    小和尚心里很慌,捻着佛珠想念经文,手中佛珠突然尽数断裂,就那么撒在承天殿门口,一跳一跳蹦了好远。

    四处,都是珠子。

    有人帮忙捡,他却失神的看着殿门,不肯离开。

    殿门一直未开,直到天快黑了,宫门即将关闭,有人过来请他出宫,他都怔怔的看着殿门。

    “为,为什么他们,一直没出来?”小和尚久未说话,喉咙有些哑。

    侍卫看着大师,感觉大师脸色不太好。

    “这里是承天殿,内有一条道可直接通向祭台。陛下已经将镇魂者和妖孽带去祭台了。即将开始献祭仪式。”侍卫不知为什么,感觉大师的眼神有点悲凉。

    镇魂者,妖孽……

    小和尚心口一抖,转头便朝着祭台那边跑去。

    腿脚发软,心中发慌,内心的不安越发强烈。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