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10章 你要不要娶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谁都不知道,这一去,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尘缘一派潇洒的模样,反倒是让三皇子侧目。

    她好似,很轻松愉悦?就像,就像他久未归家,归家时的愉悦。

    “王爷,咱们的孩子怎会克人,一定是她胡言乱语嫉妒臣妾嫁给你了。当初为了留住你,不许臣妾,不许任何姑娘接触你,便是这样。她总是这样改不了。”尘双抱着孩子,低头擦着眼泪。

    “臣妾就跟你多说了几句话,都被她推下湖了。她一定是嫉恨至今。”

    三皇子眉头不耐的看了她一眼,女人是水做的,谁都喜欢。眼泪恰到好处能让人心生怜惜和喜爱。

    但绝对不喜欢水龙头做的。

    “本王并未看见她推你。”三皇子迟疑许久,才看着尘双淡淡道。

    尘双一怔,手中的孩子都差点没抱稳落在地上。

    “本王不说,不代表本王不知。她并未推你!”三皇子也不知怎么回事,那时候他只想急切的摆脱尘缘,自然对尘缘的名声不在意。

    也从未想过那些流言足以毁了一个女孩。

    他甚至有意引导众人往尘缘善妒的方向推。只恶狠狠地想,千万不要再出现在他跟前了。

    后来如愿娶的美娇娘,生了几个孩子,却发现尘缘不再像跟屁虫一样追在他身边。

    他总觉得自己该高兴,却又有几分不习惯。

    再后来,尘缘一直未嫁,被陛下御赐万福县主,只造福苍生,却再未谈及婚嫁。所有人都在谈,尘家大小姐依然记挂三皇子,爱三皇子至深。

    他午夜梦回之际,想到那张越来越漂亮的脸,便有几分遗憾。

    关注的,比他自己想象的都多。

    “既然父皇要让列祖列宗看看,那看看便是。”更何况,府中发生那些异象,他一直耿耿于怀。儿子,还能再有。

    但命,只有一条。

    一行人再无说话,直到大开的承天殿外,尘双襁褓中的婴孩才哭了起来。

    “哇哇……哇哇……”哇哇大哭,脸色都哭的青紫了,拳头紧握,你们这些贱人,等我长大一定要睡遍你们!睡到你们求饶!

    一到这他就浑身不舒坦,好像被许多双眼睛盯上了一样。

    “王爷,王爷,咱们回去吧,孩子刚满月,这等地方,他,他来不得啊。”此时进了殿,抬头一看到处都是牌位,尘双心里一直打着抖。

    手中孩子哭得越发厉害了。

    殿中供奉着几尊黑面菩萨,此时都好似看准了怀中孩子一样,哭得声音尖锐又凄厉。尘双都有几分怕了。

    一身明黄色的皇帝双手背在身后,沉着脸站在大殿中央。

    一群人见了礼,皇帝也不曾让他们起来。

    沉默良久。

    “万福和大师起来吧。”皇帝直接叫的封号。

    三皇子沉默着跪在地上,尘双抱着孩子跪着,感觉怀中儿子眼神有点不对。

    一眼看去,却见儿子眼中竟有几分贪婪,狠厉的看着皇帝,那身明黄色黄袍。

    “咯咯咯……”只有四十多天的孩子,竟是笑出了声。

    皇帝一眼看去,眼神幽深,微眯着眸子。那孩子仿佛被掐住了喉咙似的,连忙收回眸子,一副无辜婴孩模样。

    皇帝拳头微微握紧。

    “朕,昨日做了一个梦。梦见,列祖列宗打下的江山,覆灭了。朕被砍了头,老三你被绞成了碎末。朕的那么多儿子,全都没有好下场啊。”皇帝仰望大殿,看着列祖列宗牌位,叹了口气。

    三皇子心头一凛。

    “父皇可曾梦见何人所做?儿臣愿为父皇分忧解难!”三皇子一脸的大义凛然,但凡想起自己被绞碎成肉末,便打了个哆嗦。

    皇帝看着他,没言语。

    “朕大意了啊,朕大意了。老三,这些年朕虽忽视你,但却也待你不薄,却不想唉……”皇帝看着尘双,意有所指。

    “后来呢?”尘双抱紧了孩子,指骨都泛白了。

    看着皇帝竟是哆嗦着问了一句。

    “后来,那孩子屠尽宫中所有太监,尸横遍野。睡了我的妃子,睡了各府长相娇美的女子,妇人,甚至,他一母同胞的姐姐都不曾放过!”皇帝阴着脸,话音一落,三皇子便急急磕头。

    “父皇喜息怒,父皇息怒。这梦定是假的,定是假的,父皇息怒。”三皇子有点懵,父皇做了个残暴的梦啊!

    “那孩子出生时因为睁开眼,咧嘴调戏稳婆,吓死接生婆。又因色胆包天几次戏弄丫鬟奶娘,更是逼疯下人。那孩子,名唤贺凌,乃你府上侧妃所出!”皇帝一字一顿道!

    “不,不可能!”尘双失声道。

    抱着孩子瑟瑟发抖,鼓起勇气眼泪哗哗的道:“不不,不可能,我的儿子才一个多月,他他只是个孩子!”转身看着尘缘,恶狠狠道:“定是她嫉妒,是她想害我儿子啊!!”

    尘双失声痛哭。

    “朕的梦,她还能插手不成!朕还梦见,她才是来解救我王朝之人!”皇帝指着尘缘。

    小和尚吃惊,不声不响小伙伴就有这么强悍的来头了吗?

    “贺凌,贺凌,父皇,父皇怎么会知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此名,今早儿臣才取的,只有我夫妇二人知晓……儿臣,儿臣谁都还没告诉啊,只打算满月宴后将名字送给父皇参谋。”三皇子跌坐在地,失神道。

    尘双也是猛地一怔。

    “朕梦见的!朕还知道,你此生再无一个儿子,全都死了!生一个死一个!”皇帝冷笑一声,按照辈分,宫中妃嫔皆是他皇祖母,老三的妾室皆是他长辈,他,他……

    他竟将年轻貌美的,全部收下。

    逼死无数人!

    小和尚站在皇帝身后,听得一愣一愣的,这还是人吗?这打入六畜畜生道都不够还债的啊!

    “不,不可能的,他是我怀胎十月生下的儿子,不可能,不可能的,怎么会造反,咱们会乱了朝纲,怎么会……”尘双便是听听都觉得心惊。

    但脑海里一想起儿子的眼神,却又忍不住打个哆嗦。

    儿子的眼神,真的跟女儿那时,不一样。

    那眼神,便是她,都觉得极其露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