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09章 你六根不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小和尚张着嘴看着她,看着她将一顶祸国殃民的大帽子扣孩子脑袋上。

    问题是,问题是我没说过啊。

    “出出家人,不打不打诳语……”

    “胡闹,什么不祥,你这是嫉妒我生了儿子成了侧妃,尘缘,你怎么这么狠的心,没害死我还要害死我的孩子!这是府上唯一的嫡子啊!”尘双气得歇斯底里,打死没想到尘缘来这么一套。

    连三皇子都带了几分不悦。

    “那在他出生前三个月,是不是府上男丁皆已各种意外出生?只要有他在,皇子再不会有子嗣,这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尘缘嘴角含笑,眼中微冷。

    呵,这庶姐手脚挺长嘛,孩子还没生,道路就清干净了,不过正好有说辞了呢。

    “你……”尘双气得眼皮子直跳。那些孩子都是她一手弄掉,如今脏水却泼给她儿子。

    三皇子脸色一变,尘缘说的都是真的。

    “你说说,这孩子出生当日是不是吓死了接生婆?后来又疯了一个贴身伺候的丫鬟?你敢说没有哪里不对,大师,你说,他是不是妖孽!”尘缘看着小和尚。

    小和尚,养你前日,用在一时呐。

    不要辜负我为你造势,为你捧出的大师名讳啊。

    小和尚一直在出家人不打诳语,看着尘缘那双眼睛,却心头一抖“是,此子命与国运相悖,若是长居京城会动荡国运。”那孩子是瞧着不对劲儿,让他有些不舒坦,但他也不敢顺着尘缘胡说。

    打了诳语,已经违背本心了呀,可怜的小和尚被打破了禁忌,还丝毫不知呢。

    周围人议论纷纷,这些事都没传出来,被府上捂得严严实实。

    此时一看尘双变了脸,都猜恐怕是真。

    “哎呀,我要回去去去晦气,我这成婚六年才怀上孩子,你,你别害我啊。”有个挺着肚子的妇人急的抬脚就走。

    这人还没走出宴席呢,就感觉脚下好像被什么东西一绊,直接摔倒在地。

    “啊……”那妇人身后丫鬟吓懵了,主子挺着大肚子摔出了血,场中不少人都吓得后退三米。

    那满月孩子跟前半个人都没有。

    是的,三皇子也后退了。

    “不不,不能信她的,是她想要害臣妾。当初嫉恨臣妾嫁给王爷,都是她嫉妒……”尘双眼睛瞪得死死的,见王爷都后退几步,心里拔凉拔凉的。

    “若是不信,将孩子放在皇陵前,让祖宗看看。”尘缘挑了挑眉,这孩子到底是皇室血脉,随便动不得,让老祖宗看看咯。

    小和尚欲言又止,尘缘这为情所困的样子,让他极其不舒服。

    场面僵持着,显然三皇子有些信了。

    死了好几个儿子,他查来查去都不信是意外。

    更何况出生那日,稳婆被吓得当场死了,他心里也不是没有疙瘩。

    襁褓中的孩子气得啊啊啊大喊,奶娘冷不丁看到他眼神,都吓得一哆嗦。难怪每次喂奶都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原来不是她的错觉!

    孩子一丢,奶娘便吓得发抖。

    “奴婢没见过这样的孩子,奶,奶不了啊,奴婢这心里犯怵啊。求侧妃另请他人……”谁家孩子吃奶还一脸色眯眯的看着人啊……奶娘这句没敢说。

    众人更惊慌了,连奶娘都吓的发抖。

    “宫里来人了。王爷……”小厮急急忙忙跑进来。

    “王爷,宫中大殿已开,请王爷侧妃抱着长子进宫。”大殿,指的是承天殿,放着皇家列祖列宗牌位。

    小和尚急的头上冒冷汗,却见太监看着他“请大师也进宫一趟,陛下有请。”

    一群人沉着脸入了宫,小和尚故意放慢脚步沉着脸跟在她身后。

    “他只是个孩子,你若是真想,真想嫁给他,我我求陛下赐婚与你……”说完这句,心口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疼痛。小和尚龇牙咧嘴的,好像在山上偷吃肉,被师父抓住然后眼睁睁把肉拿走了的感觉。

    不,更疼一些。

    一行人被指指点点的进了宫,此时睡在床上的谢岱齐,突然眼角有泪,若是能重来一次,他多想在那句,你愿意娶我吗?

    说声,我愿意!

    睡在身旁的周言词,模样与那尘缘一模一样。

    周言词睡梦中不知梦到了什么,翻了个身嘀嘀咕咕,好似在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的。

    谢岱齐还紧闭着双眼。

    午夜梦回,每晚都要经历一次埋她的痛苦。

    一行人走在前头,小和尚面带请求,尘缘却转头看着他。

    “我真不喜欢他了,小和尚你怎么就是不信呢?不过呢,我还未原谅他对我的所作所为呢,我要他一辈子活在悔恨中,忘不掉我。”尘缘笑嘻嘻的。

    “小和尚,你愿不愿意娶我?”你愿意我就留下来,你不愿意我就回去了。

    尘缘问话跟你吃了没一样简单,小和尚却整张脸都红了。

    “出家人六根清净……”说完,又小心翼翼的看了尘缘的脸色一眼。

    上次,尘缘不小心跌倒,他将她扶住了。少女跌在他怀中,软软的,呵气如兰,小和尚当时就感觉心口咚咚咚猛跳。

    那天晚上他做梦了。

    第二天一早,又重新洗了澡换了衣服。

    此时想起,小和尚竟是不敢看她。还俗,还俗的话,等出宫再说,等出去再说。

    心里这般想道,便跟着尘缘的脚步进了宫。

    此时的他还想着出宫后再回答尘缘的问题,尘缘却一边走一边道。

    “小和尚,我若是死了,你记得将我埋了,日日在我坟头放蹄髈,我喜欢肉。你一定要成为德高望重的大师啊,毕竟拒绝娶我这么漂亮的姑娘,不成为大师多亏啊。”尘缘慢悠悠的开口,小和尚却心下一凉。

    “胡说八道,死什么死。出家人不打狂医,你一定能长命百岁。”小和尚说完这句再不肯理她,生怕她又说出乱七八糟的话来。

    床上。

    周言词呢喃着翻了个身,含含糊糊恍如做梦一般“小和尚,你要不要娶我?”

    旁边的谢岱齐泪流满面“要!我娶你。”这句话,晚了太久了。已经成为他的心结。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