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05章 囚千年已变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一姐突然沉默了一下。

    手中的榴莲放了下去,眉头轻皱,犹豫了下才开口。

    “周家这代的当家人我见过,总感觉,有点邪门。”一姐不知道怎么开口,若说邪门,言言其实也不算正常人。

    许多玄而又玄的东西,根本解释不清。

    “像我们这种身份,谋算我们的人不知多少,等着我们死了继承财产的也不知多少,就我这老太太,这两个月都遇到一次车祸,一次自杀,那小姑娘从顶楼跳下来,差点砸我头上。”一姐撇了撇嘴,这么拙劣的手法,她真心看不起。

    “那周家当家人,那时带着才十岁不到的儿子,我遇到过一次。”

    “那一次在国外整个街道被封锁,他与儿子就在大厦中。那场爆炸,直接当大厦炸得粉碎,他父亲死了,可他,是唯一的幸存者。还成功接手了诺大的公司。”

    “别人不知道他在其中,可这老太太知道,二十年前这老太太还未曾瘫痪,就是在那场爆炸中被波及,瘫了。身在爆炸中心的那小孩,却没有。你说怪不怪?饶是现在已经快三十岁,他也曾遇到不少事,却从未受过一点伤。”

    老太太撇撇嘴,她就觉得那人跟言言是一类人。

    恐怕都跟她们这些人,是不一样的。

    周言词沉默。

    她甚至在猜,是不是那少年这千年来,一直以不同的身份在周家存在着。

    谁都没注意到,谢岱齐突然攥紧了拳头,眼中一片深意。

    “你有那孩子的画像吗?”

    一姐摇了摇头,她只在这老太太回忆里见过那孩子十岁不到的模样,后来更是神秘的很,几乎没有露过面。

    周言词有些失望。

    谢岱齐全程都心不在焉,好几次脸色变幻,似乎难受得紧。

    周言词在一姐这边吃了午饭,午饭间还瞧见墙上挂着一幅画,黑白画,似乎是小孩子画的。

    饶是一姐见了也不由笑了两声。

    “也不知哪个熊孩子骗了我那便宜孙儿,告诉他,那泰迪是他妻儿。上次车祸死了,你给他炖成了肉汤,他吃完就画了一幅全家福。爱妻爱子的写着。每日拿骨头还祭拜两回。看他将来媳妇怎么办。”一姐笑眯眯的样子。

    周言词也不由失笑,真是个实心眼的孩子。

    半点没往自家孩子身上联想。

    等回了家,才发现谢岱齐今天有些心神不宁。

    往日,她从未见过他这般模样。

    “怎么了?我瞧着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病了?”周言词垫着脚去摸他额头,谢岱齐只拉了她的手在掌心,什么也不说。

    谢岱齐抬头看了她一眼,张了张嘴,却只叹了口气又紧紧闭着嘴什么也不肯说。

    难得见他心事重重的样子。

    “离,离那个人远一点,他,他不是什么好东西。”谢岱齐憋了半天,才说了这么一句。

    周言词一愣,瞧他这模样,竟是,有点酸?

    “每次有他出现,就没什么好事。”谢岱齐打心眼里不喜欢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

    周言词有心想问,但此时三胞胎已经推门进来,便只得按捺了下来,将此事记在了心里。

    一家人饭还未吃完,谢岱齐手机便响了。

    拿起电话,似乎对方说了什么,谢岱齐抬头看着周言词,愣了一下。

    “孟柳意死了,迟老三杀了她,然后跳楼了。那边打电话过来,问你要不要去?”谢岱齐开口问道。

    周言词放下碗,萧家还真是怕她呢,组训都不忘萧家别招惹她。只可惜孟柳意胆子挺大。

    “去看看吧。”最重要的是,她想看看迟筱婧交的那个男朋友。

    国外相识,又坐着轮椅,由不得她多想。

    两人将三胞胎送到晏若姌家,便赶忙去了一趟迟家。

    过去时那里已经被封锁了,到处都是警车,在做笔录。

    迟筱婧瘫倒在那轮椅男怀里,整个人都快哭晕死过去了。

    她爸杀了她妈,然后畏罪自杀了。

    这对她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阿迟别怕,阿迟,有我呢。”那青年抱着她,周言词仔细看了他一眼,哈,果然,是周负。

    有她的印记呢,刻在神魂,禁锢在残躯中。

    只是如今医学发达,他倒是能说话了。不过这又能改变什么呢?依然得在轮椅度日。

    阿迟,阿迟,周言词听他语气,倒没听出半点情谊,反倒在深处有几分掩饰不住的恶意。

    周言词猛地想起,她杀周负时,三哥好像叫了她一声阿词?

    “噗……”周言词突的笑出了声。

    周负恨意太重,不会记了上千年吧,就算轮回多世,却因为死前极重的怨念,每次都只记得零零散散的东西。

    他该不会以为是迟筱婧吧?

    妈呀,迟筱婧被这个变态盯上,不是生不如死?

    还救了他,还阿迟,这催命来的!

    那少年也是恶趣味,明明知道周负零零散散有几分记忆,还认错了人,偏生一声不吭,好歹也是双胞胎啊。

    轮椅男感觉到周言词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虽然有些眼熟,但依然坚定地移开了眸子。

    没错,就是身边这个人!一定没找错!

    反正他已经跟迟老爷子提出了婚约,等结了婚就带她回国外,到时候,一定好好磨死她!

    轮椅男嘴角一丝笑意,很渗人。

    被禁锢在这躯体中,偏生每次都留着一丝杂乱记忆,比重新投胎做残疾更残忍!看不到边,看不到希望,他只能寻找那个叫阿迟的!

    在五福村的地宫没了,实验室也没了,好在帝都找到了跟她最相似的人。

    可怜的周负,早就忘了自己重生前夺了周言词的运,早就忘了正主。

    只记得脑海里那声阿迟……

    查来查去,就迟筱婧最相似。她手上有药,还有许多千年之前的秘辛。甚至还有她的生辰八字,以及当初成为女帝时的许多东西,她都知道。

    迟筱婧哪里知道,她偷了孟柳意从萧家拿出来的东西,知道祖上跟女帝有仇,知道许多东西。

    为了吹嘘自己,居然还吹出了自己一家是女帝后代。明明女帝都没留子孙在大越,依然可劲儿吹嘘。

    后来见那男子喜欢,见自己生辰跟女帝相似,更是言语中透露自己可能是女帝转世。

    见那男子一天比一天对她好,还得意极了。结果惹上这么个变态。

    真是造化弄人。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