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04章 缕清思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出院之后,周言词马不停蹄就去找了一姐。

    一姐现在虽然是个老人,但顶不住手上权势大啊。

    周言词再次感慨,还是一姐厉害。当初她是看重那家人的大媳妇的,却因为不愿伺候公婆,不愿做小选了老太太。

    周言词到余家别院时,余家别院外到处都是豪车,那些挺着大肚子的有头有脸人物,一个个都亲自在外面等着。

    上层人物,虽然有权有势,但也更低的下头。

    虽然没脸没皮了些,但好在有利可图。

    “小姑娘,那边过不去,别走了。咱们老总一日三餐都来报道了,也没见到人的。”有个助理端着饭碗,见周言词没带任何人,瞧着又年轻,心想估计是打算走余家小儿子那条路的。

    余家老太太有儿有女,却因为孩子心眼太大,居然敢谋划老太太。直接将大儿子大儿媳被弄去非洲挖煤了。

    另外几个也没好下场,至今还在外面做苦力。只留了个小儿子余生和小儿媳俞晓洁在身边,还有个孙儿嘟嘟。

    “小姑娘年纪轻轻别走歪路。这里的哪个不是人精,这不连门都没进呢。”助理努了努嘴。

    这么多老总,身边也不缺乏美人环抱。但又有几个上位成功的。

    周言词笑了笑没说话,谢岱齐提着两个榴莲。

    谁都不知道,一姐好这个,还有臭豆腐。

    “走走走,都说了老太太谁也不见。”门外有些烦躁了,外面那些老总惹不起,你一个小年轻提两个水果也敢上来。

    正巧门开了。

    门外好几个助理打电话让自家老板快来,人傻钱多儿子被流放的老太太开门了。

    司机开着车,俞晓洁坐在车上。

    一见周言词就不甚欢喜,只是,好像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不过年轻女子她都没什么好感,她父母是混血,她金发碧眼,但接受了不少传统教育。回来这段时间,更是数不清的年轻女人往她老公余生身上撞。

    “我是老太太好友。请帮忙打个电话问一问。”周言词也很尴尬啊,上次在医院跟一姐相认后,就是没想到要电话。

    门卫都气乐了。

    “你说跟余少爷是朋友我还信,跟老太太?……只不过带着老公来找人的,我还是第一次见了。”门卫见夫人要出门,赶紧点头哈腰的爬上去。

    夫人可说了,年轻女人什么的,门都不能开。

    “夫人,这有个年轻人说跟老太太是故交,您看认识吗?”俞晓洁正要开口讽刺两句,儿子嘟嘟便从后座冒出个小脑袋。

    “哎呀,妈妈,是那个给奶奶送肉肉的那个姐姐呀。”就是她炖了我的一家三口,小泰迪可是他妻儿,还煮的那么好吃。

    俞晓洁这才想起来,对周言词越发不喜欢。

    老太太真是疯了,对个外人那么疼爱。

    “放她进去,老太太的贵客!”俞晓洁冷着脸,说完就让司机开车走了。

    门外一众人都傻了眼,居然还真是贵客?

    那小助理更是眼睛都直了。

    眼睁睁看着周言词进了大门,被车子接进了大门,一路送到了别墅外。

    “她这是还惦记皇宫生活呢,你瞧瞧,那小花园是不是比着御花园修的?”周言词指了指花园,谢岱齐莞迩。

    一姐一生随性惯了,谁都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进了门,屋内更是典雅的让人直以为入了宫。

    有钱是挺好,特别是有钱到老太太这个程度,若是愿意注资,对华夏都是大助力。

    “你还不把几个儿子女儿放出来啊?”周言词一见她就笑了,大儿子去挖煤,二儿子挖石油,小女儿去大韩卖泡菜。

    真亏她想的出来。

    一姐现在成了余老太太,手中掌握诺大的帝国,当当真真的富可敌国。如今忙着呢,她要是不提,几乎想不起来原身还有几个儿子女儿。

    “管他们做什么,一个想拔了老娘氧气管的人,还回来做什么?倒是你,才想起来看我?”一姐顶着老太太的脸,哀怨啊。

    周言词有点心虚。

    “还不是遇见点小麻烦,这段时间你可知道国外有什么大人物回国?”周言词给她开了俩榴莲,一姐眼睛都直了。

    唉,有钱虽好,却没一个懂她的人。

    一边啃着榴莲,一边让保姆都退了出去。富可敌国的老太太吃榴莲,总是不好意思的。

    “有倒是有,我这祖辈是移居国外的,当初一块出去的还有一家,啊,好像也姓周?”老太太挑了挑眉。

    “不过那家人,有点怪,余家跟他们打交道不多。那家人继承人都是生连体双胞胎,一个正常,一个残废,就跟被诅咒了一样,像伴生物一样。”一姐摇了摇头,反正那家人风评不好。

    周言词垂眸,果然,周负依然是被困在那躯体中。千年了,还在赎罪。

    就是不知,悔改了没有。

    “继承人的那一脉都是生双胎,那旁的呢?”周言词开口问道。

    “旁的还有两脉,不过都活的不长,至多三十岁就死。有几个活的长的,但过得跟下人一样。倒像是依附双胞胎那一脉活的。”她知道一些,都是闲来无事查的。

    周言词喝了口茶,依然是以前一姐在宫中最喜欢的碧螺春。

    也是皇帝最喜欢的。

    一姐,其实对皇帝其实有几分好感的吧?周言词突然心想。只是那后宫那一亩三分地,困不住她罢了。笼中鸟,从来不是一姐的选择。

    周言词想想一姐的话,倒是想通了不少。

    只怕当初周负死后,周家大哥二哥世代为奴这点就变了。周禄长大成婚后,生的依然是双胎,一个正常,一个残疾。且延续千年。

    但是,周负死了,大哥二哥他们的药没了,却依然活到了现在,且还依附双胞胎到现在……

    周言词杀了周负,改变了周家历史。世代为奴没了,但那少年,那少年一直在周家。

    一直不曾离开。变相的让周家人,依然依靠他活命。

    周言词能感觉到,那少年在找她,且有极深的渊源。

    恐怕,还跟她一身的气运有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