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03章 头七都不放过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从病床上爬起来,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就如二宝所说,知道妈妈会醒来,但绝对想不到是因为爸爸的缘故。

    几个专家正推门进来,恰好见到周言词气势汹汹的一拖鞋扔电视上,嘴里还嘀嘀咕咕:“唱这么难听怕不是想膈应死我呢?”周言词瞪大了眼睛,大兄弟,单知道你演戏演的好,却不知道你唱歌鬼哭狼嚎一样。

    几个专家面面相觑。

    “快,给病人检查检查。”专家眼睛都亮了,怎么会呢怎么会呢,这,这上次检查还跟活死人一样呢。

    三宝轻哼一声:“大惊小怪。”这有什么,我有时候睡觉都忘了呼吸呢,幼儿园午睡,老师都没打电话叫救护车呢,有什么了不起的。

    大宝二宝扑在妈妈怀里,高兴坏了。

    “妈妈真的被爸爸的歌声唤醒了,爸爸妈妈是真爱。我要打电话告诉爸爸……”二宝兴冲冲的给爸爸打电话去了,还不忘恭维爸爸唱歌唱得好。

    说起来,二宝想要骗人的时候,简直能把人骗的团团转。

    周言词这一趟把一家人吓坏了,倒是三宝仿佛知道什么,一直没吭声,反而淡定得很。此时妈妈醒了,也跟个小大人一样。

    把小炮弹哥哥大宝拉着,不让他挂在妈妈身上。

    “不准让妈妈抱。”若有所思的看着周言词肚子,瞄了两眼又瞄了两眼。

    大宝委屈极了,只是比起妈妈来,他好像很害怕三宝妹妹。明明三宝妹妹爱吃又爱睡,也不爱骂人不爱打人,可就是怕她。整个幼儿园都怕她。

    等谢岱齐从演唱会上一路开车飞奔过来时,周言词已经被专家整的烦躁了。好不容易打发了专家,自己办了出院手续,牛肉面都吃了两三碗了。

    “妈,你少吃点,三宝有一次吃完三碗米饭,睡午觉睡懵了,起来又吃了三个大包子,两碗酸菜肉丝面,把老师都吓坏了你可别跟三宝学。”大宝一脸担忧。

    自从上了幼儿园,三宝这懒又冒出来了。

    三宝凉凉的看了他一眼:“我只是忘了。”忘了自己又没有吃了。

    大宝见妈妈笑的开心,赶紧鼓起勇气告状:“那你上游泳课,在池子里面半个小时没起来,小时候都吓昏过去了,那你怎么说?”大宝鼓着腮帮子。

    三宝顿了一下:“天气热,睡着了。”

    大宝跟个活宝似的,就是因为三宝,他最喜欢的一个小姐姐老师受不了刺激,申请去另一个大班了。唉。他还想长大后娶她呢。

    不过现在的柯老师也好,嘿嘿,帅帅的,可好看了。

    大宝的颜控属性暴露无遗。

    周言词看着三宝,老实说吧,她其实也不太看得透这小闺女,好似对什么都漫不经心,但学什么又极快,不过只要不走歪,她便不会多加干涉。

    孩子自有自己的路要走,父母干涉过多,只会将孩子变成自己的样子。

    “妈妈,你这几天去哪啦?”三宝看着妈妈,随口问了一句。

    大宝瞪了瞪眼睛:“妈妈在医院躺着呢。”

    周言词看了眼三宝没说话。其实,她回大越,虽然挽救了大越灭国之灾,但周家大哥二哥那一脉,其实命运并没有改变太多。他们所用的药,周负当时并没有交出来,白衣少年,周言词对他感官也不好。

    她不觉得他会帮大哥二哥那一脉。

    不过那一脉也没有那么难熬。具体的,她还是要找上次在五福次遇见的女孩子。

    周家历史改变不多,想来也不会影响太多。周锦一行人,应该还在。周雨霖就不知道了,毕竟是双胞胎后代。

    周负被他禁锢在那残缺的身体里,不论投生多少次,多少世,都只是个残废。

    周言词正想着,谢岱齐便进来了。

    不过短短半个月没见,谢岱齐看着仿佛老了很多,一双眼睛只有看见周言词才亮了起来。

    谢岱齐什么都没说,只上前紧紧抱着她,大宝想留下来看热闹,也被三宝妹妹一个眼神吓走了。

    唉,妹妹凶猛,这可怎么办呢。

    “我以为,你又要一睡不醒。”谢岱齐声音闷闷的,天知道他有多害怕言言离开,他总觉得自己每次都死在言言后面,真的太难熬。

    周言词不由想起其中有一世,自己已经死了多年,谢岱齐将她尸体冻起来,日日守候在她身边,给她说着身边日常。直到终老,一起躺进了坟墓。

    心口一阵疼,只紧紧抱住谢岱齐。

    突然明白,两个人能有今天,该是多么大的幸运。

    “我不会走在你前面的。”周言词冷不丁说了这一句,谢岱齐一怔,却没多想,只越发抱得紧了。

    他毕生所求,只求能走在她前面。再不愿见她早死。

    媳妇啊,亲眼见证了她十八般死法,谢岱齐实在是经不得吓了。

    两个人从屋中出来时,谢岱齐才想起:“哎,我唱的是不是好听?我听人家说,要是真心相爱,唱歌是能唤醒的,你是不是听到我的歌了?”谢岱齐一脸兴奋。

    长这么大他就没在外面唱过歌,唱倒是唱过一次,就是母亲病重之时。

    周言词啊了一下,神色闪烁:“听,听了,哈,还有人听过你的歌吗?”

    “我妈听过,那时她已经病得很重了,我年纪又小,她身上痛得厉害。很早就想走了,却又走不了。就让我唱歌给她止痛。后来我就唱了,只是,唱完我妈就让我以后不要在人前唱歌,之后,她就走了。”

    谢岱齐有几分失落。

    虽然母亲当时嘴角带着笑,满脸解脱,可他还是很遗憾。

    没给母亲多唱几日。

    周言词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一眼。

    “后来母亲死后,我思念母亲,整日梦见她。她头七那天,就偷偷在棺木旁又唱了几首歌,之后就再没梦见了。母亲定然也是遗憾的,你看,完成心愿就离开了。”谢岱齐叹了口气。

    所以,长这么大,其实活人都没听过他唱歌的。

    周言词突然很心疼他母亲。头七都不放过……

    连入梦都不肯来了,得多抑郁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