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402章 记忆唤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还敢对我说死字的人,从未有活到现在的!你不是想要健全的身体吗?想要逃脱上天的责罚吗?想要健康的后代吗?偏不,偏不给你!我要将你生生世世禁锢在这残废躯体内,让你生生世世赎罪!”周言词话音刚落,身后狂风暴起,将她一头青发吹散,竟如天神一般降临。

    你想要的,就不给你,就看你要不要得起!

    已隔京城百里之外的白衣少年,正蹙眉感受消失的那抹气息,眉宇间有些烦躁。

    龙脉处突然传来浓浓的熟悉感,眼神一亮,便飞快的冲了过去。

    这天下,周负谁都不怕。

    但他怕将一切打乱的周言词!

    他不懂,这是乱了天下,对天授之人的本能害怕。

    周言词之前不懂,直到金莲入体,她懂了。

    这金莲倾国之力孕育而生,掏空了整个龙脉,倾注了整个国家的生机,只为满足他一人私欲!

    恐怕他是想靠着金莲,稳住神魂,直接在躯体中安家落户,若是成了,他和周禄永远也换不回来!

    周禄替他受罪,替他受罚!

    可如今,她回来,别想!

    周言词感觉体内躁动不安,这本就不是她的身体,恐要维持不住即将离体。

    干脆将金莲死死压住“我要让你在这躯体中永不超生!”

    周言词将一抹气息打入周负体内,周负整个人都僵住了,丝毫动弹不得。

    只感觉有什么印记将他和身体紧紧捆住。

    啊,他的腿一软瘫倒在地。

    嘴巴开始不手控制往外流口水。

    “该是你的,就是你的!谁都不能代替你受过!”周禄和周负两人惨叫不已,只是周禄竟是缓缓能动弹了,也是奇迹。

    “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千秋万世,我一定找到你,将你挫骨扬灰!”一道惨叫声,周负瞬间昏死过去。

    周言词头有些昏,看着周三哥急匆匆跑来,将虚弱着想要抱抱的儿子推开,一把将周言词抱起来。

    神色间全是担忧。

    是,妹妹!

    “将他杀了,尸首分离,喂狗去!”周言词冷着脸,此时她感觉那金莲有些失控。

    转头看着呆呆的林悦雅双胞胎妹妹,拍了拍周三哥。

    “好好护着她们一家,这孩子,我对她有亏欠。”周言词耳旁又听到了妈妈,是三宝的召唤。

    周三哥几次动口,想问能不能留下,却见她眼神已经有些恍惚。

    啪,一巴掌拍上他的脸。

    愣了愣。

    “别一副我要死了的表情好吗?”周言词瞪着眼睛,干啥咧干啥咧?

    “记得把我冻起来!对了,现在这个皮囊,待会埋莲池下,百日内国运就会恢复,龙脉就能回来!”周言词打破了那丝伤感。

    妹妹,果然还是那个妹妹。

    周言词看着周负,那白衣少年没回来,但她等不住了。只能将周负困在身体内,不论他轮回多少世,依然是个残疾!

    就算那少年再能耐,这点更改不了。

    周言词放心的闭上了眼,耳旁听到一声怒斥“不准死!”

    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周言词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耳旁一会妈妈妈妈的喊声,一会谢岱齐便来给她擦拭身体,她感觉得到,却睁不开眼睛。

    只是那颗小金莲却在她身体中生根发芽。

    周言词时而在想,她提前杀了周负,周家人,那还会世代为奴吗?

    周言词隐隐有感觉,大哥二哥一家虽然有改变,但那药她没有,只要还真不一定。

    她改变的,是大越苍生性命,当时周家人所用之药,是那少年的,甚至周负一系列法子,都是少年给的。周三哥,恐怕拿不住他!

    但三哥后代也绝对不会被拿捏。

    罢了,横竖现在大哥二哥后代也在她眼前,她便顺手收拾了吧。

    “明天是爸爸妈妈认识纪念日,爸爸说他为妈妈写了一首歌,等下就要开始唱了,妈妈你要好好听哦。”大宝让人搬来电视机,兴致勃勃的打开了电视。

    “我还从来没听见爸爸唱歌呢,我在论坛上看见过,都说这是谢影帝首唱,妈妈可真有福气。”二宝笑眯眯的,坐在病床前。

    三宝心中不太舒服“爸爸成名这么多年都没唱过歌,我是不想听的!”

    周言词再次恢复意识时,便只听到这一句,随后便有几分清醒了。

    只是这会电视中,竟传来一阵旋律。

    周言词一听便有些喜欢。

    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只是总有几分麻木,大概是躺久了。别的不说,她恢复了很多记忆。

    很多与谢岱齐的记忆。难怪她在大越,在现代,看到谢岱齐都觉得眼熟,原来……

    原来,他真的独身七世了。

    每一世,都跟在她身后。若不是这次,只怕依然是个单身狗。

    病房内安静了一些,大宝正拉着二宝做好,并让她把薯片声控制一些。

    毕竟是亲爹首唱“据说曾经有植物人,听到心爱之人吟唱,而从床上爬起来的先例。说不定妈妈感受到爸爸的爱,就醒了呢?”大宝不造在哪里看到的真爱鸡汤。

    耳旁,传来一阵歌声。

    “第一次见你,你站在花丛中,手持大刀气势汹汹,一刀剁下猪头浅笑嫣然……第二次见你,扒光我身衣,将我悬挂树梢吓死去……”病房内诡异一般的寂静。

    “他说妈是个杀猪屠户……”

    “他还说妈是强盗!”大宝二宝听着那怪异的歌词,偏生有一种极其契合的旋律,只是……

    谢岱齐这调调唱出来,真的是有点震撼人心了。

    屋内三个孩子都惊呆了,傻傻的看着电视。

    “爸爸哪里来的勇气,站上台的啊?真爱吗?”二宝口直心快,两手捂着耳朵。

    “我的爸呀,五音不全!”大宝感觉耳旁全是噪音,偏生电视里的爸爸极其真诚的看着镜头,似乎连自己都陶醉了。

    病床上,周言词面无表情的睁开眼。

    还是不是亲生的!

    捂耳朵只捂自己的,这是残酷的刑罚吧??啊?是不是?

    “给我关机!”一只鞋子朝着电视机扔去,正中谢岱齐脑门。

    三孩子转过头,便见躺了半月的母亲,正怒气冲冲的看着电视。

    “哎呀,广告不是骗我的,居然真的可以唱歌唤醒真爱之人。”大宝惊呆了。

    周言词……

    你确定人家不是起来关电视机的?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